时尚界人士的居家办公指南

从会议规范到数字设计,BoF列举了时尚行业可采取的有效远程工作步骤。

意大利米兰——Alessandro Oteri是一位来自米兰的奢侈鞋品设计师。他从不会整日坐在电脑前面工作。相反,他每天会花几小时参加新闻招待会,在他位于蒙提拿破仑街(Via Monte Napoleone)的工作室仔细研究样品,有时还要用笔和纸画草图。他常常出差,要么去位于帕拉比亚戈市北部的工厂,要么去他的商业合作伙伴距佛罗伦萨市三小时车程的公司总部。

现在,Oteri和米兰城中的130万居民都被隔离封锁在自己家中。意大利政府已下令关闭商店、酒吧和餐厅,鼓励人们保持社交距离并在家工作,希望借此阻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进一步传播。意大利现有新冠肺炎患者15113例,死亡1016例。3月11日,美国总统Donald Trump宣布将在未来30天内禁止非美国公民的欧洲游客赴美旅行。

“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身处战争年代,你什么都做不了,”Oteri向BoF表示:“我必须改变所有的生活习惯。在意大利,我们太习惯于走出家门活动了。”

遭遇这种情况的不仅是意大利一个国家,或是Orteri一个人。目前,许多国家的企业(包括时装公司、出版社甚至部分制造商)都要求员工在家自我隔离,这意味着他们别无选择,必须找到新的方式来经营公司业务。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的蔓延,Nike伦敦办公室、Farfetch伦敦总部、Condé Nast纽约办公室和Amazon(亚马逊)荷兰站等越来越多的公司纷纷暂时关闭办公室。部分企业正在对办公室进行深层消毒清洁,并计划让员工尽快返回公司办公。另有一些企业则要求员工在3月底前一直留在家中工作。

Farfetch伦敦总部办公室 | 图片来源:Retail Design Blog

从某些方面来讲,时尚和其他创意行业其实非常适合灵活的工作安排。不过虽然技术已经令远程沟通联系变得更加容易了,但时尚产业中的很多方面仍依赖面对面的沟通方式进行。任何规则都有例外,但模特试衣、立体裁剪和拍照等工作过程中都需要与人接触。

从制造商到创意人员,时尚产业中的很多人都必须在特定的工作场所工作——无论是在工厂还是设计工作室。

因此,远程工作和强制保持的社会距离会极大地影响他们执行日常任务的能力。招聘公司Robert Walters的数据表明,英国近50%的企业都无法适应远程办公,而且通常只有高级员工才更有条件远程工作。

公司正在逐渐适应这种新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版《Vogue》造型师表示,该杂志正计划通过视频会议组织即将出版的几期杂志的创意制作。

他表示:“北京的核心团队成员,比如艺术总监和制作总监等,都会去办公室工作,但也只在不得不去办公室的时候才会去。其他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都在通过微信和Zoom沟通。每隔一天,我们都会安排一次Zoom会议,讨论拍摄的问题。”

即便是那些员工一刻也无法离开办公桌的企业,也不得不在此时另找方法,以便应对员工必须在家工作的情况。

意大利版《Vogue》的副主编Sara Maino表示:“通过这个历史性事件……时尚产业正在逐渐适应智能化办公。”

无论团队成员需要保持多远的社交距离,为了确保业务保持高效,行业领导者需要做到以下几点:

制定清晰、易于执行的政策,让每个人都负起责任

未来这段时间里,所有员工可能都必须在家工作这件事肯定会令部分雇主感到不安。Robert Walters公司指出,英国60%的雇主都担心他们的员工可能会利用远程工作政策钻空子,41%的雇主称远程工作会“令追踪员工表现和工作效率变得更困难”。

然而,人力资源专业人士组织英国特许人事与发展协会(Chartered Institute of Personnel and Development)的资源和包容性顾问Claire McCartney建议,企业应避免过于密切地监视员工。

她表示:“远程工作时,应注重信任你的团队成员。”

雇主或管理者应该向员工明确公司对他们的要求。在提供健康建议的同时,就如何在家工作制定全公司范围内的指导方针,同时以沟通为契机,重申公司现有的有关工作时间、守时性和在线消息系统使用等方面的政策。

如果可能的话,公司应该让所有员工在家工作并进行为期一天的测试。这也能帮助管理者和员工及时发现并解决任何可能出现的挑战。奢侈品在线零售商MatchesFashion等企业都尝试了这种做法。

McCartney表示:“还是有希望的,因为很多人都(已经)在远程工作,但还有更多的人也可以这样做。这可以让他们有信心继续以这种方式工作。”

公司也必须对员工负责。虽然企业可能不清楚所有员工的家庭办公条件,但雇主可以重申良好的坐姿、充足的光线以及定期休息等基本标准的重要性。同时也应该为子女已经停课在家的在职父母提供便利。

建立线上会议基本规则

Slack和Zoom在过去几年中的发展十分迅速,但很多公司可能还是第一次使用虚拟会议应用程序。Robert Walters公司指出,只有47%的英国雇主采用了虚拟会议应用程序,而在全公司范围内使用信息应用程序的公司比例则更小(只有21%)。

意大利版《Vogue》的副主编Maino表示:“主要是(要找到)一种不同的工作方式。有三位设计师正通过视频连线向我们展示他们的新系列……以前人们从没想到过要这样做。”

意大利时尚品牌Sunnei就请到了受城市封锁影响的米兰艺术家,来品牌的Instagram频道直播展示他们的作品。

不过,虽然有可用的工具,但人们可能还不具备普遍的规范意识。在这样一个前所未见的工作环境中,不应该依靠常识来解决所有的问题。英国特许人事与发展协会的McCartney建议,应明确每项工作任务应使用的沟通渠道。(比如,公司应规定,所有的会议都要在Zoom上进行,所有的工作电话应使用WhatsApp拨打,而所有的文字消息都应通过Slack发送。)保持统一将有助于避免混乱。

确保每个人都有合适的工具

服装品牌Tanya Taylor要求员工参与一项统计以弄清员工家中有哪些可用的工作设备。这样一来,品牌就可以负责提供员工远程工作所需的任何技术工具。

Taylor表示:“主要是要了解(员工)在办公室里会使用什么工具,以及我们可以怎样在他们家中复制公司的工作环境。”比如,品牌会将服装人体模型送到设计师的家中,并通过在线会议来模拟真实生活中的试衣工作情形。

在要求员工远程工作之前,公司可能会让他们填写一份清单,以便弄清员工能完成哪些工作。比如,有的员工可能会需要开通国际长途业务来拨打商业电话,或者有的员工居住的地方附近的手机信号可能会比较弱。

安全性是另一项考量。英国IT支持提供商Infinity Group的首席执行官Rob Young表示,家庭或公共Wi-Fi通常不如办公室连接那么安全。公司需要在多因素认证方面进行投资,以确保无论员工身处何处,他们的网络连接都是安全的。

推动创意人员更多地使用新技术

在纽约工作的华裔设计师李云梦(Claudia Li)于本周四决定开始让她的四人团队远程工作。该团队正在尝试FaceTime和Zoom等不同的视频会议软件。

李云梦表示这不是团队第一次尝试远程工作。当她在巴黎的时候,团队就因刊物出版工作期限临近而不得不使用FaceTime协调工作。

李云梦说:“我拿着我的iPad,在上面画画,添加注释,然后……把屏幕截图分享给他们。虽然这样工作的速度慢了很多,但还是可行的。”

Clo3D、Optitex和Browzwear等软件让设计师可以尝试用数字技术再现他们的服装设计。在制造方面,数字软件可以用来帮助设计师转换他们的设计原型,以显示布料可能怎样移动以及可以怎样将它们缝合在一起。然后就可以将设计文件发送给工厂。

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的创意咨询公司时尚创新机构(Fashion Innovation Agency)的技术开发经理Moin Roberts-Islam表示:“现在的情况虽然很糟糕,但也(为这个行业)敲响了警钟,因为它迫使品牌开始重新看待技术。在时尚行业内,技术尚未得到应有的广泛应用。这是一场严峻的考验,足以推动行业工作模式的改变。”

灵活调整对场地有依赖性的项目

虽然不少拍摄工作都被取消了,但总有一些要继续进行。保持灵活性很关键。如果拍摄地点安排在了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政府强制要求保持社交距离的地区,那就应该将拍摄地点改到更加安全的地区,即便这意味着要与远程团队进行合作。在现在这个时期,也应该重新审视样品采购和整体概念等方面的问题。

对纽约品牌Zero + Maria Cornejo而言,眼下最重要的任务是寻找本地人才。该品牌原计划在3月底进行下一次的电商拍摄。虽然品牌能确保拍摄地点就在公司办公室附近,但品牌的传播经理Haley Lim表示:“经济公司正在帮助我们了解纽约本地的模特。”

“我们在重点关注这些模特,以确保如果能按计划开始拍摄,她们就能顺利地参加……但毫无疑问,现在的这种情况是前所未见的,”Lim说。

有时候,没有工作要比为了接到工作而冒险要好。

在纽约工作的自由职业化妆师Marina Guidos表示,已经有多场美妆活动取消了与她的合约,比如原定于上周举行的国际美容展(International Beauty Show)。

Guidos表示她正安心在家,耐心等待自己的老客户(包括计划拍摄时装型录的设计师和负责拍摄写真的摄影师等)在生活恢复正常后与她联系。

“我也会担心自己的安全,”Guidos说道。

同时她补充说,她也希望能从取消合约的客户那里获得一定的补偿。“大公司肯定会提供补偿,小公司就不一定了。”

远程工作对于李云梦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团队目前的首要任务是设计李云梦的2021春季系列。这个任务需要团队成员进行大量面对面接触:创建情绪板、触摸和评估面料样本、分享草图等等,同时还要就每个想法进行沟通。

李云梦说:“远程工作会难得多。我们应该可以把整个情绪板带回去(家里),或者把整箱样品带回家……还是要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