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母公司宣布捐2亿欧修复巴黎圣母院,奢侈品牌为何愿为文物保护解囊

当地时间15日晚,法国地标性建筑巴黎圣母院突遭大火,塔顶已经坍塌,所幸主体结构保持完好。法国总统马克龙要求全国一起重建巴黎圣母院,“因为这是法国人民的期待。”并宣布将进行国际筹款活动以筹集资金进行维修。

紧跟开云,法国奢侈品巨头LVMH集团主席兼CEO Bernard Arnault宣布捐2亿欧元修复巴黎圣母院。LVMH集团旗下有包括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CELINE等奢侈品牌。LVMH集团在公告中表示,“在国家悲剧发生之时,Arnault家族和LVMH集团希望表现出他们的团结,一起加入到重建巴黎圣母院的工作中,圣母院因其代表的遗产和其背后的法国团结精神,已经是法国的代表。”

在此之前,法国亿万富翁、法国第二大奢侈品巨头开云(Kering)集团董事长兼CEO弗朗索瓦·亨利·皮诺特在一份声明中承诺,将捐款1亿欧元用于重建巴黎圣母院。

1963年,法国人弗朗索瓦·皮诺创立了以其家族命名的皮诺集团公司,最早从事木材和建材销售,后发展成零售业巨头并成功上市。1998年后,家族集团陆续收购了Gucci 、YvesSaint Laurent、Balenciaga等奢侈品牌,公司后更名为PPR集团公司,成为仅次于路威酩轩(LVMH)的法国第二大奢侈品集团。

皮诺家族几年前曾被中国媒体广泛报道,当时,该家族在2009年佳士得拍卖中拍下圆明园流失文物十二生肖兽首中的鼠首和兔首,并于2013年将它们归还给了中国。弗朗索瓦·亨利·皮诺还与他年近八旬的父亲弗朗索瓦·皮诺飞抵北京,参加了2013年6月28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行的圆明园鼠首、兔首捐赠仪式。

弗朗索瓦·亨利·皮诺在接受新华社独家采访时表示:“圆明园兽首是中国人民非常关注的事情,因为它们没有回到祖国。尤其是2009年佳士得的那次拍卖,作为法国人,作为佳士得拍卖行拥有者,我非常理解中国人的感受。所以,我们花了很大气力说服这两件文物的属有者卖给我们,然后再把它们捐赠给中国。我再次强调,整个过程中没有寻求或要求任何回报。这是一次富有特殊意义的访问,我的家族对此感到骄傲。”

回望过往,不仅开云和LVMH,许多奢侈品集团都曾出资参与到历史古迹、文化地标、艺术品的修缮与保护项目中来。

2018年,香奈儿就宣布成为巴黎大皇宫修复与重建项目的唯一及长期赞助方,品牌将出资2500万欧元用于修复和重建巴黎大皇宫,该项目将于2020年12月正式启动,预计2024年全部完工。

为1900年世界博览会而建的巴黎大皇宫也是巴黎著名地标之一,同时也是香奈儿品牌最爱的新品发布地,自2005年以来,香奈儿一直选择在巴黎大皇宫发布最新系列的高级成衣和高级定制,每一季巴黎大皇宫都会在前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 (Karl Lagerfeld) 的奇思妙想下展现出精彩纷呈的秀场景观, 并成为当季巴黎时装周当之不愧的最富特色秀场。

2017年,法国第一大奢侈品集团 LVMH 主席 Bernard Arnault 宣布,将投资 1.58亿欧元翻修改造路易威登基金会博物馆附近一座废弃的博物馆——国家传统艺术博物馆(Musee National des Arts et Traditions Populaires)。国家传统艺术博物馆建立于 1972年,位于巴黎郊外,自 2005年以来一直处于闲置状态。Bernard Arnault 表示,改造后的博物馆将用于存放、展示艺术品和手工艺品,同时可作为音乐厅、展览馆和手工工坊等功能,预计2020年对外开放。设计了路易威登基金会博物馆的著名建筑师 Frank Gehry 则将负责这座建筑的外观设计。

罗马特莱维喷泉(Trevi Fountain),大家更喜欢称呼它“许愿泉”,历时30年修建,于1762年完工。喷泉以罗马神话中海神尼普勒战胜归来为题材,设计气势磅礴,喷泉设计中所展现的人物塑像栩栩如生,和清澈的泉水交相辉映,呈现出一幅动人的奢华景象,每日都着无数全世界访客慕名而来。但因为年久失修,喷泉上的神灵、带翅膀的小天使、小鸟都因风吹日晒而变得沧桑,因游客的脚步而变得摇摇晃晃。

当有一天,FENDI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彼得罗·贝卡利(Pietro Beccari)开车穿过这座永恒之城时,他听到广播里说许愿池上的一块石头脱落了,他忽然产生了一个想法:他要开始一个保护罗马喷泉的项目,并取名叫“FENDI喷泉保护计划”(FENDI for Fountains),借此展示这个诞生于罗马的品牌对这座瑰丽辉煌的“永恒之城”的热爱。2015年11月3日,特莱维喷泉举行了隆重的揭幕仪式,庆祝修复工程竣工,工程完成后,特莱维喷泉终于恢复到原有的熠熠生辉的亮白外观。

同样在罗马,2014年时,意大利奢侈品牌Tod's创始人迭戈·德拉·瓦勒捐献了2500万欧元用于修复古罗马斗兽场,这是斗兽场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首次大规模修复工程。

除了帮助修护本国文物和文化地标,奢侈品集团也乐于帮助他国展开文物保护计划。毕竟,文物、文化、闻名是属于全人类共同的遗产。比如2017 年时,爱马仕中国就启动了一项慈善丝巾项目,推出特别版90 x 90 cm真丝方巾——“画家的珍宝”,并宣布将这款特别版方巾销售所得净收入奖全部赠予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用于包括敦煌石窟保护、敦煌石窟数字化保护、敦煌学人才培养等多个项目的推进,以支持敦煌石窟文物保护事业的发展,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传承贡献力量。

“画家的珍宝”特别版方巾由设计师皮埃尔·玛丽(Pierre Marie)创作,设计师从爱马仕珍藏馆中一只19世纪的画具箱汲取灵感,并着以全新配色。这只柠檬木画具箱专为户外写生打造,可容纳画家在描绘大自然时所需的一切物品,与法国浪漫主义时期的风格一脉相承。画具箱四周,几支画笔插在一只东方风韵的花瓶中,铅笔、规尺、画卷、书籍、信封等各式物品置于案头,编织出文化的交响。特别的是,在案头叠放的信封上写着“爱马仕支持中国敦煌石窟”字样,展示着这块丝巾特别的身份和来历。

首先,欧洲当前的经济情势确实需要这些西方奢侈品巨头们慷慨解囊。受金融危机影响,许多西欧国家的经济都处于衰退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能够用于文物修缮的费用本身都是在减少的,像意大利文化部用于维护文化遗产的预算就从2004年的2亿欧元削减至2013年的5640万欧元。所以当罗马许愿池喷泉上的一块装饰雕塑掉落时,罗马便决定像社会请求援助。

出资也是奢侈巨头老板们的情怀表现。像Tod's创始人迭戈·德拉·瓦勒出生于意大利中部一个小村庄,13岁时第一次随教区教堂组织的旅行团来到罗马,参观了拥有两千年历史的意大利标志性古迹——古罗马斗兽场,在他很久的记忆里“斗兽场就是意大利”。等他到60岁时,Tod's已在他的经营下,从当初作坊式的家族小鞋厂发展成为了奢侈品集团,而意大利此时又正陷入经济和政治双重困境,所以当斗兽场需要有人帮助维修时,他从感恩之心出发做出了这个决定,正如他所言“我们是意大利人中的幸运者,有一定名望的人理应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事情而不求任何回报”。

而从另一个角度说,这些品牌之所以能够成为国际奢侈品牌,都与其诞生地本身的文化厚重感以及国际美誉度息息相关,很多奢侈品牌的设计甚至正源于其所在地的著名文物,像是罗马的古典建筑风格就曾为FENDI创始人的孙女西尔维亚·文图里尼·芬迪(Silvia Venturini Fendi)设计著名的Baguette手袋提供了重要灵感,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FENDI家族还创作了有关许愿池的电影和书籍。而帮助国家修复这些著名文物,让它们始终拥有让全世界人民仰望的魅力,则能实际性地帮忙维护本国的奢华、迷人、浪漫的国际形象,这也同时是在维护品牌背后所赖以依靠的文化历史本源。正如迭戈·德拉·瓦勒所言:“对于我们这些靠‘意大利制造’吃饭的企业来说,这样做(出资修缮文物)是别无选择的。”

而奢侈品的慷慨解囊,也能同时帮助其维护品牌形象和社会美誉度。

放下所有狭隘猜想,有钱人出资修缮,普通百姓管住自己不在文物上乱写乱画,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同等重要的保护行为,毕竟文物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

相关新闻

    接下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