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镜头大作用——定格动人瞬间,传播爱与责任

前言:

2017 莫斯科摄影大赛医疗报道类银奖

2017 法国PRIX DE LA PHOTOGRAPHIE PARIS年度报道类铜奖

2017 美国佐治亚摄影巡回赛黑白照片类奖牌

2017英国FINE ART PHOTOGRAPHY AWARDS纪实类提名奖

2017印度SAM国际摄影巡回赛最佳儿童摄影奖

仅今年上半年,纪实类摄影作品《让孩子微笑重现》(Helping Children Smile Again)和《达达布的孩子们》(Children of Dadaab)就已荣获五个国际性奖项。今天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它们的作者,旅美独立女摄影师辜笑与我们对话,谈谈创作感受和背后的故事,让我们走近这些震撼人心的作品,了解它们背后的深意和摄影师的创作心情。

问: 请问您是如何踏上摄影这条道路的?

辜笑: 我并非摄影科班出身,没有接受过任何正规的摄影教育,接触和爱上摄影纯属机缘巧合。我的摄影动机很单纯——让需要帮助的人们进入大众视野。在校及工作期间,我参加了各种不同的公益活动和志愿者组织,活动内容多为帮助社会边缘人群,包括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打工人员子女,非洲难民营的妇女儿童,去美国读书后又接触过刑期将满即将回归社会的服刑人员等。这些边缘人群艰难的境况和多舛的命运让我唏嘘,他们坚强的意志让我敬佩,他们乐观的生活态度让我动容。通过与他们的沟通和互动,我意识到虽然短期的志愿活动具有一定现实意义,但由于每个人在特定时间内只能做一定量的事情,它也具有一定局限性。用长远的眼光来看,帮助边缘人群最好的办法是让普罗大众了解他们的生存状态,让群众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群人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生存,从而能够集中社会资源,为边缘人群提供相应的关注和帮助。社会大众对边缘人群们的了解多为透过媒体宣传,摄影恰恰是一个绝佳的途径,它以真诚打动人,而非哗众取宠。自从开始纪实摄影,它便成为了我的心头好,我逐渐爱上了在参与的各种活动中,用镜头记录下一个个瞬间的感觉。后来,我将积累的诸多作品分组整理,投稿参加摄影比赛。在这个过程中,我通过欣赏别的摄影师的作品,提高了自己的摄影审美和技巧,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也开阔了自己的眼界。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通过我的镜头用我的视角看到这些故事,了解这些边缘群体的存在,还原我当时的感触,从而达到共鸣。我觉得艺术的使命之一就是让世界充满美和爱,我很庆幸我能够用自己的小镜头,让大家更立体地了解这个世界,从而为世界变得更美好添砖加瓦。

问: 也就是说您不仅没有系统学习过摄影,也并非从事摄影相关职业,全凭一腔热血的爱好?

辜笑: 没错,我是金融专业科班出身,从事的工作也是传统的金融行业,工作内容更是与摄影风马牛不相及,都是跟数字、模型和报告打交道;如果非要说我的工作跟摄影的关联,也许就是这几年的工作经验和习惯,培养了我快准稳“抓重点”和“做决定”的能力,让我在拍摄的时候能够在短时间内完成构图,捕捉到很多稍纵即逝的珍贵瞬间。

问: 摄影师也分挺多种的,有偏重自然风光的,有偏重艺术创新的,为什么您选择做纪实类摄影师?

辜笑: 每个人对这个大千世界都有不同的理解,您刚刚提及的几类摄影师有很多作品让我看到世界上大好河山,万紫千红,在我看来侧重点更偏向于记录或绮丽恢宏、或美轮美奂的美好瞬间。我做志愿者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这个世界上美好掩映的伤疤,笑容背后的无奈;我认为作为一个摄影师,我有义务把我看到的,感受到的沉重现实尽量还原和呈现给大众。正如浪漫主义文学读起来唯美细腻,但纪实文学深刻沉重;纪实摄影也不会像自然风光和人文历史照片般让人一看眼前一亮,并且对眼前的美景心生向往;更多时候,它传递的是一种对现实一针见血的传达和思考,同时它也能通过对场景的重现,有意识地引导观众着眼于一些平时无法注意到,或者容易忽略的人、事、物,从而引发观众的共情和具有现实意义的思考,起到号召大众寻求解决方法的作用——这也正是它的社会意义。

问: 能请您与我们分享一些《让孩子笑容重现》背后的故事么?

辜笑: 这组照片是我2012年在山东临沂跟随公益组织Operation Smile(“微笑行动”)在当地为唇腭裂儿童进行免费矫正时拍摄的。当时来自全球的数十位医务工作者通力合作,免费为当地的上百名患儿进行手术,我在手术中为中外医生充当项目助理级翻译,从而有机会拍摄医生为患儿手术的珍贵照片。

问: 短短几天时间为上百名儿童手术,医生们工作量很大,很辛苦呀。

辜笑: 对,几天上百名的数量确实不少,但相比我国庞大的人口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从左上的照片中您可以看到,由于长时间紧张工作,医生的手套内部已经汗湿了。众所周知,由于手术的精密专业性,医生护士们每逢手术,注意力都需要十万分紧张和集中;并且因为每天要尽可能救治更多的患儿,医护人员每次工作时间都很长,非常辛苦。但一想到孩子们术后伤口痊愈后能展现出幸福的笑容,生活不再不便,跟小伙伴能够自然玩耍,大家都非常开心。为了创造让患儿放松的环境,每位医生还特意准备了卡通版的手术服。这次志愿活动让我近距离接触和感受到了人性中的良善和无条件的给予,我希望能通过我拍摄的照片把这些将我动容的时刻传递给大众,让大家看到爱能够带来的力量和希望。

问: 请问在拍摄这些纪实照片的期间有没有特别令您感动的瞬间和事情?

辜笑: 身临其境时几乎每一个瞬间都是感动,虽然能用镜头记录下来的可能只是千万分之一,但每一张都是当时心情的浓缩和代表。让我印象很深的是当时在手术室外焦急等待的孩子家长——这些家长多是来自贫困地区,收入不高,对唇腭裂手术也不甚了解。家长们通常带着复杂的心情前来等待,一方面为孩子能免费接受早期唇腭裂治疗而感激欣喜,一方面也为手术的成功与否焦虑困扰。医护人员不时抽时间与患儿家属交谈以减轻其担忧;语言不通的时候,医护人员也会用微笑或行动安慰家长。每一次看到这样的时刻,我对医护人员的敬意又加一分,所以我也希望我的照片能表现这些白衣天使们的善良,传达出我对他们的敬爱。

问: 能给我们讲讲《达达布的孩子们》背后的故事么?

辜笑: 达达布是肯尼亚东北部的一片区域。由于上世纪索马里内战,大量的人逃到了这里。联合国从1992年起在这片没电没水的区域设立难民营,原计划接纳5万人,但现在这里居住了大约30多万的人。这组照片拍摄于我在达达布志愿者期间,我主要的工作是在当地的一个小学里教孩子们一些基本生活英语和基础数学。当地环境恶劣,条件艰苦,居民们普遍居住在塑料布搭建的窝棚中。我们志愿者居住条件稍好,住的是四面透风的铁皮房子。难民营小学条件也非常简陋,连最基础的教学工具——黑板都由破编织袋充当,志愿者教学时就在编织袋上写字。公益小学负责学生每天午饭,但也只是一杯简单的,用玉米粉熬的糊。即使生活、学习条件限制重重,孩子们依旧展现出了这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烂漫,对珍贵知识的渴求,以及对外部世界的好奇。我前段时间从报道得知因为经费的问题,联合国不得已只能削减在当地的支出。不知道现在当地的孩子们还能不能保证最基础的营养,吃到免费的玉米糊;也不知道孩子们还能不能就着自然光,看着破编织袋上的字,继续对知识的汲取。

问: 这些纪实主题确实挺沉重的,请问您把这些照片投稿参赛的动机是什么?

辜笑: 我觉得不论纪实照片还是文字报道都只是帮助大众了解边缘群体的渠道。纪实摄影是我选择的,最贴近自己内心表达的方式。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呼吁,引导大众关注方向,从而帮助弱势群体改善生活状况。我拍摄纪实照片并去参加比赛,就是希望更多的人看到这些群体的生活状态,能读出我在作品描述里的辛酸沉重。比如在《达达布的孩子们》中,我希望传达的不仅是当地物质生活的匮乏,这是最直观的感受;仔细看照片中孩子们坚毅的眼神,和眼神中无法磨灭的纯真和期待,就知道这些孩子们在努力生活着,而社会和志愿者们的帮助能够使更多的社会关注和物资到达当地,改善孩子们的生活,让孩子们感受到关于生活更大的希望。总体来说,我想让我的照片帮助大众更深入地了解这些社会边缘面,激励大家同心协力,改变现状。

问: 除了《让孩子微笑重现》和《达达布的孩子们》,请问那段时间您还拍摄了哪些作品?

辜笑: 我在从肯尼亚离开后,还去攀爬了位于坦桑尼亚,被称为“非洲屋脊”的非洲最高山——乞力马扎罗山,并在路上拍了一组反映山中挑夫生活的作品《云中漫步》。这组照片获得了不错的反响,并荣获今年莫斯科摄影大赛的银奖。通常攀爬乞力马扎罗山的登山者们都需要挑夫的帮助来运输繁多的行李,照片中,每位挑夫或头顶或肩扛厚重的行李,穿过荒芜的沙地,跨越丛生的灌木群。当行至山中海拔较高处时,四周围皆是翻滚的云海,挑夫伸展两臂保持平衡,竟像是云中漫步。挑夫们多为壮年男性,但也有看上去年龄较小或较大的。由于多年重复繁重劳作,挑夫们在各种崎岖山路上已是驾轻就熟,如履平地。我在创作这组作品的过程中才了解到,做挑夫风险极高,山顶因为海拔高,气温很低,基本上每年都有不少挑夫因为缺少避寒衣物,不幸冻死在半路上。虽然工作时长长,耗费体力还危险,但挑夫们的生活条件并不乐观——每位挑夫每天的工钱仅仅五美元,他们不断地辛苦劳作才能勉强填饱肚子,养家糊口,但他们没有过多的抱怨,只是不断地扛起身上的重担,重复着每天的路线。我希望这些照片能够让大家在欣赏和赞叹乞力马扎罗山的壮丽美景之外,看到一群这样的人——是他们让乞力马扎罗山能更为人所知,乞力马扎罗山能名扬四海,他们也有一份功劳。

Walking Over the Cloud

问: 除了关爱边缘群体这一主题外,您还偏爱拍摄哪一类的题材呢?

辜笑: 我个人还比较偏爱野生动物和环境保护的题材。在肯尼亚担任志愿者期间,我在马赛马拉草原拍摄了野生动物,也从当地的动物保护人员给处了解了非洲象数量锐减,急需保护的严峻形势。今年年初,据人民日报报道,从06年到15年的十年间,严重的象牙盗猎导致非洲象数量减少了11万,而绝大多数象牙的目的地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看到温和的大象因为它们美丽的象牙而付出被人残忍猎杀的巨大代价,我十分心痛。我拍摄野生动物并参加比赛的目的除了想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些可爱的生物,更希望大家阅读我的照片简介时,触景生情,认识到这些野生动物生存的窘境,了解偷猎者的贪婪凶狠,从而抵制非法捕猎行为和野生动物制品,帮助野生动物恢复它们的原生态。

问: 能透露一下您下一个拍摄计划么?

辜笑: 作为一个“探索纪实型”的摄影者,我接下来打算去加拿大的纽芬兰地区拍摄当地的风土人情,了解一下纽芬兰渔场因为人类的过度捕捞消亡后当地居民的生存状况,希望能够继续将大众的注意力引导到平时不容易着眼的地方。

问: 好的,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祝您接下来拍摄顺利,带给大家更多震撼人心的作品!

辜笑: 谢谢您的邀请,也希望看到这篇采访的朋友们能够更了解纪实摄影,它不仅仅是对真实场景忠实的记录和还原,还承载着摄影师对社会大众的期望和改变现状的希冀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