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东北乱炖式的教程里,美国佬学会了制毒。为了逃避追捕,把小作坊搬上了汽车

都看过《绝命毒师》的猪脚们在车里制DU吧?

那不是捏造的剧本,这种设置在汽车里的移动制DU作坊十年来在美国愈演愈烈。

地图显示2012年美国各州发现的汽车制DU作坊数量,总量为11210起

在美国的网络上你可以搜到数量众多的简易制DU教程,比如最流行的“一锅法”(one pot),内容和名称都有点像东北乱炖或者重庆火锅。

看过《绝命毒师》都知道,制DU的黑话就是cook(烹饪)

这种教程往往会给自己起一个类似于《十分钟学会回锅肉烹饪》《二十小时背完雅思单词》的名称,让那些没有老师指导的野生“厨师”找到一种在《绝命毒师》里当主角的迷之快感。

说实话,这些教程确实特么上手轻松,而且无需精密仪器,材料都是超市里和药店里买的到的合法物。这让那些想挣钱或过瘾的愣头青们纷纷搞起了自己的“cook实验室”。

在家里搞cook很容易被抓进去,但藏在可移动的汽车里便没人知道他们的确切地址。

为了掩人耳目,“厨师们”把实验室搬进汽车。这使警察们很难抓到这帮爷,即使有朝阳群众热心举报,也架不住汽车轮子开的快啊。

美国联邦政府机构报告显示,从2007年到2011年,汽车制DU案件总量几乎翻了一番,从6951起增加到了13530起。仅纽约市的造冰事件便从2007的1个攀升到了2011年的46起。

也有人说是《绝命毒师》剧情的经典和真实驱动了无所事事的盲流投身“汽车cook”。

制DU者们什么车都上,但像《绝命毒师》里老白用的那种房车才是抢手货。

在“移动制DU”重灾区田纳西州,警方专门设立了冰DU特遣队,队长汤米·法默尔说:“移动车辆cook的警报就没停过,天晓得还有多少车辆涉及。”

田纳西州,一辆车内发现了cook残留物。执法机构在2013年的头30天里就抓获了超过207所cook实验室,相较去年同年(田纳西冰du制du量)增长了35% 。

“发现一辆可疑的cook车很难,除非你闻到了浓浓的化学药剂的味道。但车里也不总是带着这股味道的,除非碰上他们正在造冰。”印第安纳州缉毒警队长尼基·克劳福德说。

但别以为有了简易教程,再搞辆汽车就能换来金山。

因为某些化学药剂及其不稳定,在剧烈的摇晃中可能和空气或者其他药品发生反应。极易引起爆炸,搭上小命的大有人在。

在家cook也会炸,想象一下多么危险吧

2011年8月,田纳西州发现一辆被用cook的汽车燃烧残骸

除了爆炸这种物理伤害,汽车cook带来的化学伤害更加致命

除了粗放式制作造成的有毒烟雾会被车里车外的人直接吸入外,车辆内部的各类物品的表面还会残留着大量的化学药剂。这些东西往往会残留数以十年,造成汽车主人的过敏、呕吐、头晕,甚至癌症。

毫不夸张地说,cook之后的汽车,就是一间奥斯维辛的毒气室,里面堆满了化学武器。一旦“厨师们烹饪”时发生意外,化学污染会让整片停车场或是半截公路沦为禁区。

所以电视剧里的主角们会穿着各类防化服

但现实生活中的盲流选手并没有这个意识和条件

所以电视剧里的主角们cooking之后会清洗自己

而在现实生活中,现场处理移动cook案件的

也是专业的防化警察

因为案件数量巨大,甚至诞生了专门清理制du车辆(和房屋)的清洗公司(据说只能在警方的联动下提供服务,但谁知道呢?),而清理和修复一辆用作cook的汽车大约要花费3000到7000美元。

cooker们还把偷来的汽车当成作坊

大赚一笔后再把汽车卖到二手市场

为了保障购车者的权益,美国已经有8个州规定汽车商必须告知购买者车内是否可能有冰DU残留。

印第安纳州的cook汽车数量由从07年至11年猛增了76%,对此印第安纳州出台了一项法案,针对售卖曾用于cook的汽车。如果法案通过,未告知消费者车辆真实状况的汽车经销商将要承担起汽车的净化费以及最高10000美金的赔偿金。

这辆房车于2012年在密西西比州,奥利弗布兰奇市失窃。房车内部残留物测试结果为甲基苯丙胺(即冰du)阳性。

失窃的房车内部

造冰随身必备工具,包括几把勺子和针头

执法机关认为阻止这场愈演愈烈的闹剧需要付出更多行动。

罗伯·博威特是一位优秀律师,他说:“虽然预计美国市面上流通的80%的冰DU都来自墨西哥,但如果政府加强对含有伪黄麻碱处方药的管控,还是能给那些汽车里的三流制DU者造成不小打击的。”

2005年,俄勒冈州就执行了相关政策。直接导致俄勒冈的造冰案件从2002年614起跌至2011年的11起。

2010年,密西西比州成为了第二个执行该政策的州,联邦数据显示该州的造冰案件仅2011年就从937起跌至321起。

《绝命毒师》里的伪黄麻碱

伪黄麻碱,感冒药的重要成分,同时也是cook的重要原材料。在大部分国家,含有伪黄麻碱的药物通常需要有关部门或者医院医师开具证明后,才允许卖给病人。

虽然美国大多数州都对这种感冒药成分都进行了管控,但情况不容乐观。由于美国人每年光买感冒药就大约花了42亿美元,非处方感冒药有很大利润空间。

“过去的三十年里国会一直在给制药行业和药物代理擦屁股,这些厚颜无耻的从业者动用权利、影响力和金钱直接影响了公众的健康成本和生命安全成本。” 律师博威特谴责道。

田纳西警方冰DU特遣队队长法默尔说:“移动制DU车的毁灭性危害简直刷新了我的三观,自制冰DU正在毁灭美国,立法控制伪黄麻碱已经刻不容缓了。”

(完)

文章来源:nydailynews    /  译:张熊猫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分享到朋友圈才是义举...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