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庆旸:享受着舞台之外不一样的自己

【环球网时尚综合报道/编辑/陈晨】从春至夏,从央视春晚到全国巡演,舞蹈诗剧《只此青绿》以及“青绿腰”火出天际,孟庆旸却心静如水。

春晚结束后的几个月里,《只此青绿》剧组要在全国开启一百余场巡演,行程紧凑,几乎每一周都会转场一个新城市。我们电话采访孟庆旸,就是借用她在外地巡演的空隙。这段日子以来,总有人问她“春晚对于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而她的回答很简单:一如既往。

虎年春晚之前,孟庆旸已经两登央视春晚舞台,分别是2015年领舞《丝路霓裳》《大地春晖》,2021年领舞《茉莉》,节目受到一片赞誉,其中《茉莉》还以24.10%的收视率获得当年春晚收视桂冠,但孟庆旸并未因此大红大紫——直到以传世名作《千里江山图》为灵感创作的舞蹈诗剧《只此青绿》出现。至于前两次春晚没有如今这般出圈,她并没有患得患失:“很多东西确实是天时地利人和,在这个年纪,遇见“青绿”是我的幸运,遇见周导和韩导也是我们的幸运,是两位导演赋予了“青绿”。能够通过一部作品被大家熟悉与喜爱,我非常开心。但这份荣誉是属于我们《只此青绿》剧组的。“在她看来。自己9岁来京习舞独立生活,对各种挑战、困苦与寂寞已经习以为常,放在哪儿都可以独立、都可以生长,这让她对很多事情不会太放在心上,与世俗的生活与名利保持着一种恰到好处的疏离感。

这种疏离感,也恰如其分地契合了《只此青绿》的气韵倍添光彩。

众所周知,春晚舞台充满节日景象,舞美设计艳丽、明亮、热烈,让每个节目看起来都是喜气洋洋的,而当《只此青绿》登场,一群高髻青衣的美女步步生莲、从王希孟《千里江山图》中款款走来,你仿佛能感受到现场蒙起了一笼轻纱,所有人都从方才的炽热、浓烈中剥离,不由自主地皈正于一种宋代美学所蕴含的沉静、克制、清冽的氛围,特别是当“青绿”做出抬头望月的动作、垂目转身的时候,无声无息却又回响遥遥、回味无穷,那一刻你能体验到一种强大的传统美学张力,体验到那种绵延千年的执着与孤寂。有观众用“疏离感”形容这种气质,孟庆旸认为这三个字非常贴切:“‘青绿’不是一个真实的人物,却有着人的情感。这种情感,正是《只此青绿》以及《千里江山图》所带来的人间温情。”

自2021年8月国家大剧院首次“展卷”以来,《只此青绿》已在全国巡演逾百场,借央视春晚成功“出圈”,并被写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青年》白皮书,让更多中国观众增添了文化自信,更加热爱传统文化,痴迷起“中国风”。“‘青绿’带动了一股潮流,这是一件好事”,孟庆旸说,“大家可以通过‘青绿’以及更多的文化符号,真正了解到我们的传统文化背后所承载的意义。这也是我们作为艺术传播者的欣慰。”

“青绿”的成功,也让领舞孟庆旸成为了青年追捧的文化偶像,她的微博、抖音分别涨粉几十万。粉丝们都想了解“青绿”背后的她究竟有着怎样的人格魅力与生活方式,是不是像“青绿”一样克制、内敛、古典?

庆旸以日常生活为例,平时她穿衣随性,不喜拘束,怎么开心怎么来;阅读则最爱悬疑推理,从小就是福尔摩斯小说迷,再往后就是读东野圭吾,最近开始看《三体》,“我喜欢那种身处不确定因素之中的感觉,愿意享受未知。我是不太会畏缩的一个人,事情到那儿了,要么就接受,要么就去挑战,不会自怨自艾。所以,我的人生过得还是挺开心的。”她说,哪怕因为疫情需要居家隔离,也不会丝毫影响情绪,只会把这段时间用来与自己对话,“有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真正面对自己,我觉得也挺好的。”

在孟庆旸看来,所有舞者身上共通的气质就是韧劲,这是她们从小肢体上经受万千磨砺所得来的。回想学生时代,每天早晨六点半开始早功,九点开始上课,下午五点多课程结束后,晚自习继续排练剧目,一直到晚上十点结束,回去洗澡睡觉,一天就这样结束了,也没有周六日,每天如此。记得2015年她第一次登上春晚担任《丝路霓裳》领舞,演出前她的韧带意外受伤,医生千叮万嘱不能过度运动,否则不容易恢复,但是她顾不上这些,一边配合治疗,一边带伤训练,最终出色地完成了舞蹈动作。“这些辛苦乃至伤痛,都是与舞者不可分割的,都是必须要面对、坚持的,但是,只要能做自己喜欢、热爱的事情,你就不会觉得辛苦,你会去享受舞台上那束光打在身上的那一刻,在跟你肢体、角色对话的那一刻是非常享受的。”

孟庆旸以为,是中国人的文化底蕴与文化自信造就了“青绿”的成功,而“青绿”也赋予了自己很多微妙的能量,使自己的知识、眼界、心境得到升华。接下来她会一如既往做好一名舞者,她希望若干年后大家记得世间有过她这样一位文化传播者、美的传播者,这就足矣了。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