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莉芳再次亏损,老牌内衣卖不动了?

接连亏损,安莉芳的日子不好过。6月23日,安莉芳控股发布公告披露,前5月获得净亏损500万港元。不止安莉芳一家,近年来包括都市丽人、爱慕股份在内的老牌内衣品牌业绩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或亏损。业内人士表示,受疫情影响,老牌企业长久依赖的线下渠道成为其发展的短板,缺乏线上渠道布局加上营销经验缺乏,使得老牌企业逐渐失去市场。

持续亏损

6月23日,安莉芳控股发布盈利预警公告称,截至2022年5月31日,5个月期间获得净亏损为约500万港元。

对于此次亏损,安莉芳控股在公告中表示,此次亏损归因于疫情导致消费气氛持续疲弱,加上疫情隔离措施或封锁限制,集团部份销售点因而暂停营业,导致销售较2021年同期减少。

与此同时,安莉芳控股在公告中透露称,如果目前情况持续对集团2022年第二季度的财务表现造成重大不利影响,集团目前预计该等因素可能会导致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六个月净利润减少,相比之下,截至2021年6月30日,6个月的净利润约为3300万港元。

其实,安莉芳控股近两年业绩一直呈现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20年安莉芳亏损282万港元;2021年亏损2749万港元。

“随着疫情影响,消费场景向线上转移,线上成为主要消费渠道,而以线下渠道为主的老牌内衣企业自然受到影响。”鞋服行业独立分析师程伟雄表示。

据了解,安莉芳控股创办于1975年,主要经营内衣的生产、销售业务。旗下内衣品牌有安莉芳、芬狄诗、COMFIT、LIZA CHENG、安朵等。发展四十多年的安莉芳控股,建立了较为全面的线下渠道网点。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底,安莉芳总零售点为1251个,其中销售专柜及专门店数目分别为1049个及202个。

深圳市思其晟公司CEO伍岱麒表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媒体崛起且消费品渠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传统内衣品牌过去获得市场的在线下零售门店体验后购物的方式不再受到欢迎。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和观念改变,使得新兴品牌脱颖而出,不断挤压老牌市场份额。

就此次业绩亏损相关问题,记者对安莉芳控股进行电话采访,但截至发稿电话未接通。

老牌内衣失势?

不止安莉芳控股,同为老牌内衣企业的都市丽人、爱慕股份等业绩也都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或下滑。

数据显示,都市丽人在2019-2021年期间,分别亏损12.98亿元、1.18亿元、4.94亿元;爱慕股份2021年净利润下滑22.42%。与此同时,曾风靡一时的维密也被打包出售。2022年4月,维密中国49%股权被以4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其代工厂维珍妮。

无论是老牌内衣的业绩不佳,还是内衣巨头维密的出售,或多或少都展现了老牌内衣发展的窘境。

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老牌内衣共同点是依赖线下,线上电商发展缓慢,尤其是在疫情影响后,这种短板较为明显,随着消费模式的变化,老牌内衣企业转型困难,业绩自然不太理想而逐渐失去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老牌内衣卖不动的同时,以Ubras为代表的新兴内衣品牌正在快速发展。

资料显示,2016年5月成立的Ubras,目前已完成数亿元的三轮融资;在今年“6•18”大促期间,Ubras以近4亿元的销售额占据内衣品牌榜首。成立于2014年的内外,目前已完成八轮融资,估值超10亿元。成立于2015年的蕉内,目前已完成三轮融资,估值达到25亿元。

此外,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年来获得融资的内衣电商品牌已超过10家,包括内外、DareOne、兰缪(La Miu)等。

记者梳理发现,新兴品牌在电商渠道的销量远高于传统内衣品牌。Ubras旗舰店按销量搜索,排在第一的内衣产品付款人数为10万+,前十的产品付款人数都超2万人。蕉内旗舰店内,按销量排名第一的产品付款人数为20万+,多款产品付款人数超万人。内外旗舰店内,内衣产品多款付款人数超万人次。

再看安莉芳旗舰店内产品销量,按销量搜索排在第一的产品付款人数为1万+,多数产品付款人数在千人左右。爱慕股份旗舰店内按销量搜索,销量最高付款人数仅为4000+。

程伟雄表示,对于老牌内衣企业而言,在营销概念、对消费者讲故事、线上渠道布局、迎合新消费场景等方面不如新兴品牌,这需要老牌企业在品牌年轻化、新渠道构建的转型上多下功夫。

“不过,老牌在产品质量、品牌影响力、品牌的塑造上远高于新品牌,这也是老牌企业的优势。新兴品牌凭借短暂的营销获得流量,其想要长久发展还是要走向线下渠道与老牌对抗,而在线下场景新品牌的各方面的累积影响尚不如老牌。”程伟雄补充道。(记者 张君花)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