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短视频版权之争何时休? 亟待创新商业模式破局

在当今快节奏社会下,短视频行业发展迅猛,因短小、有趣、能满足人们碎片化的娱乐需求而备受欢迎。但未经授权就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已经严重构成侵权,纠纷时常发生,引发争议。

今年4月,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七十多家影视传媒单位和企业发布了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提升版权保护意识。近日,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其中明确规定,短视频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

短视频侵权易,长视频盈利难,长短视频之争,其实就是版权之争,是用户和流量之争,更是利益之争。这背后还有更多需要思考的。

版权侵犯危害不容忽视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9.44亿,短视频用户达8.73亿。可见,在流量为王的时代,短视频抢占了很多流量。

而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显示,仅2019年至2020年10月间,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92.9%,非独家作者被侵权率为65.7%。另有数据显示,热门电视剧、综艺节目、院线电影是被侵权的“重灾区”。

影视作品的生命就是版权,传统的影视作品的运作模式是投资、发行及后续一次性卖断,一般影视作品在播出或者首映之后未来的10多年都还是有他的生命周期和版权盈利周期的。短视频分割大部分流量,大量影视作品的短视频充斥着互联网,那还有没有观众会愿意观看完整的一步影片?这会是版权方和采购方要顾虑的。

“毫无疑问,短视频侵权首先会对一次性卖断版权市场造成很大影响。短视频对影视作品的截取片段播放和使用,会对影视作品的成片发行造成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玉东律师表示。

作为长视频内容供应商的北京艺鼎传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张亮也明确说,目前短视频平台上的大部分影视内容没有版权授权,对长视频网站有很大冲击,影视公司更因为短视频侵权泛滥受损严重,希望各方能共同努力推动内容正版化,压缩盗版的生存空间。

很多短视频以“二创”形式打擦边球,规避平台审核,掩盖侵权本质。北京汉德律师事务所孙海天律师对此指出:排除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合理使用,所有的行为都可以归纳为侵权。“现在我们主要说的场景是在抖音、快手等平台,很多个人或者MCN机构对电影进行二创、解说、汇编的行为,都涉及到对作品的修改和改编,这些都肯定不是个人娱乐和学习的范围。无论是为了涨粉丝、带广告,还是说其他的盈利性活动,这些行为本身就是具有盈利性的,都不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合理使用,所以必然会涉及到侵权。”

对文化行业来说,抄袭、盗版的急功近利行为,不仅是对经济利益的损害,更是对原创自信和文化价值的侵犯。

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在哪?

迄今为止,长视频平台开启了一系列对短视频平台的“阻击”。国家有关部门也多次约谈相关短视频平台,要求平台约束侵权行为,但收效并不明显。在高利益、低成本的诱惑下,许多“搬运号”被封禁后,换个“马甲”继续侵权。

对于屡禁不止的原因,李玉东律师认为,从大的角度来讲是社会文明程度的问题,我国知识产权发展的时间较短,从1980年加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至今只有几十年时间,人民群众的版权意识仍有待提高。

“特别是短视频的爆发带来了巨大市场空间,禁止盗版不可能一蹴而就,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中国近年来越来越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也采取了手段和措施,但进步是需要时间的。”李玉东律师补充道。

孙海天律师则强调屡禁不止的原因是权利人维权困难。“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方,可以享受到避风港规则,即通知删除之后就不再承担赔偿责任了,真正承担赔偿责任的是具体用户或者MCN机构。作为权利人一方,面临数量众多的侵权行为要考虑维权成本。一方面需要平台配合披露侵权用户的信息,一方面还要取证、诉讼。如果权利人不能从平台拿到赔偿,就要分别对若干个主体进行维权。如果权利人没有专门的人力、物力和部门来维权,成本就会非常高。”

北京艺鼎传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切身经历和感受也能说明一二。张亮坦言,“我们和盗版平台沟通过,希望他们购买或者下线盗版内容,但沟通起来成本很高,我们需要监测、收集以及沟通、协调,沟通效果往往还不理想。”

张亮还提到了使用法律手段也会遇到困难,存在案值太小、成本太高、取证困难以及缺少专业律师等难题。他表示,希望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对侵权行为有明确的鉴定,规范盗版罚款机制,加大惩罚力度,简化程序,确定标准,这样打击盗版的工作才能有成效和动力。

亟待以合理的商业模式破局

采取哪些举措才能有效制止短视频侵权的频繁发生,从而维护版权方的合法权益,促进影视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李玉东律师认为有两种方式,一方面国家在方针政策、行政法规上继续强化,在具体手段上把政策落到实处。现在已经在慢慢开始了,比如6月1日刚刚修订的著作权法,对于故意侵犯著作权增加了5倍惩罚性赔偿,对于损失难以计算的赔偿从50万提高到500万元。

另一方面,就是通过建立合理的授权机制和商业模式才能慢慢让市场成熟起来。“要想从源头上解决问题,需要建立一个版权方、创作者有效的授权模式,这种模式就是大家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国内像小猪优版这样的平台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前瞻,他们通过获取影视作品授权让创作者进行创作,然后分发到平台,让影视短视频侵权问题从源头上得到了解决,并且形成一定的规模,这种模式值得行业去借鉴。而且据我了解,在版权采购方面,小猪优版的目光也不只局限于国内,在海外独家优质影视版权内容层面,他们计划投入大量资金去做采购,让创作者和海外内容版权方一起来合规共享“短视频”这块蛋糕。

孙海天律师提出需要建立系统的维权机制,借助内外力共制。此外也强调了要有行业模式创新,同时也提到了以小猪优版为代表的可借鉴商业模式,通过版权系统化管理和版权合法授权和多渠道内容分发,让短视频创作者、版权方、短视频平台三方实现共赢。

其实这也说明一个问题,长短视频之间的矛盾不是不可调和的。作为长视频供应商的张亮都认为,法律对侵权行为的界定和惩治是问题的核心,但同时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需要共同建立合作机制,明确可以共享的传播内容范围和付费标准,建立一种合理的商业模式。

当前中国影视行业处于关键发展时期,需要社会各界共同维护影视行业各方的合法权益,构建“先授权后使用”的良性生态,创新探索合理合法合规且能实现多方共赢的商业模式,推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