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手店鼻祖Joyce关闭北京国贸店

买手店的黄金时代不再,即使是鼻祖级别的Joyce也面临转型挑战。

界面时尚近日了解到,Joyce位于北京国贸三期的门店在近日已经停止运营,记者拨打物业电话确认了该消息。

Joyce中国区市场部向界面时尚表示,国贸店为租约到期后撤出,但随后已在北京金融街购物中心连卡佛内开出了新的Joyce Trunk店中店。该店引入了更多街头时尚和运动潮流品牌。

Joyce的业绩在此前已数年出现下滑,其持有者吴光正在2020年宣布,以每股0.28港元的价格回购股票,将Joyce集团从港交所下市并完成私有化。吴光正是香港会德丰集团的股东之一,九龙仓集团和九龙仓置业也同在会德丰集团之下,另一香港时装买手店连卡佛亦是其附属公司。

而在这之前,Joyce集团已经宣布进行重组。根据对外披露的重组方案,Joyce集团在百慕大注册的Joyce Boutique Holdings Limited上市地位将被撤销,新建以香港为注册地的Joyce Boutique Group Limited控股公司,以解决行政失效情况并减轻企业管理费用。

Joyce退市前发布的最后一份财报显示,在2018/2019财年,Joyce集团净关闭五家门店,分别是4家位于香港表现欠佳的店铺,以及台湾的1家Marni门店。受此影响,Joyce年内收入同比下跌2.1%至8.42亿港元,连续第四年录得亏损,公司股东应占亏损约为2229.2万港元。

但Joyce内地部门的收入却比上年度上涨7.3%,毛利率上升5.7%。目前Joyce在内地开设有两间时装买手店,北京之外的另一家位于上海恒隆广场。Joyce中国区市场部称,未来会针对内地市场做更多投资。

在本土化运营方面,Joyce于2020年疫情期间上线Joyce Now小程序,迎合年轻一代奢侈品消费者的购物喜好,以限时发售模式经营,目前已举办10次发售活动,曾独家代理村上隆和J Balvin的联名系列。

Joyce是在谈论时尚时无法跳过的角色。在邓小宇的《穿Kenzo的女人》中,在中环Joyce Boutique买衫是四位女主角的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日程。而时装评论人黎坚惠所著的《时装时刻》中,Joyce将西方时尚品牌引入香港的贡献也被着重强调。

1971年,Joyce创始人马郭志清(Joyce Ma)在中环文华东方酒店内开设了一家专门出售欧洲设计师成衣的精品买手店。作为最早前往欧洲对设计师作品进行采购的港商,马郭志清将阿玛尼(Giorgio Armani)、高田贤三(KENZO)和米索尼(Missoni)等多个品牌。

伴随业务的快速发展,马郭志清于1970年代中期在尖沙咀的半岛酒店开设了第二家Joyce Boutique,并颇有预见性地将Comme des Garçons、山本耀司和三宅一生的设计带回香港。至今这批日本设计师的作品,在香港时尚行业仍然保持着影响力。

1990年,Joyce Boutique以集团身份在港交所上市,并于2000年以2亿港元的价格将51%的控制性股权出售,马郭志清及其丈夫马景华则在2007年退出管理层,转任非执行董事。

除了时装买手店业务,Joyce还代理Dries Van Noten、Marni和sacai等品牌在中国内地及港澳台地区的业务。在高峰时期,Joyce在大中华地区经营的各类店面总数曾达到52家。

可以这样说,Joyce是日后I.T等一众香港时尚买手店的启蒙。但在近年愈发激烈的竞争中,它与它的后来者都在面对着不同程度的挑战。

2021年1月20日,I.T集团正式发布退市公告,将引入私募基金及投资咨询公司CVC,以每股3港元,约13.05亿港元的现金价向小股东收购股份,创始人沈嘉伟家族持股比例从63.61%降至50.65%。

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香港奢侈品零售业整体低迷。据香港旅游发展局统计,2020年内地游客访港旅游人数同比下降93.6%;而香港特区政府统计处发布报告显示,2020年全年香港珠宝首饰、钟表及名贵礼物的销货价值下跌40.8%。

但在3月份,处于低谷期的香港零售行业开始出现强势反弹。特区政府发布公告称,3月全港零售业总销货价值临时估计为276亿港元,同比上升按年上升20.1%,其中珠宝首饰、钟表和名贵礼品展类别的涨幅达到81%。

此前界面时尚曾报道,尖沙咀海港城和铜锣湾时代广场等奢侈品购物中心接连发放购物优惠券,古驰(GUCCI)和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等品牌皆参与其中。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