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椅子凭什么价值百万?这10款经典设计改变了“坐”的历史!

2018-07-25 09:37 搜狐

沢田猛(Takeshi Sawada)《斑比(Bambi)座椅》

  提起家具设计,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大多是“椅子”。而就是这个看似简单、翻来覆去被设计了千百次的日常物件,有什么能让其成为经典作品的设计标准吗?它们能够既是功能性的工业产品,又是可以走上收藏市场的艺术品吗?

  =========

   「 需要不断改进和革新的设计 」

  家具本身是可以有无数不同形象的,而在最基本的“好看”之外,它们需要的是:设计师在功能性的基础上不断推进材料、工艺或美学意义上的发展 仅仅好看的作品,不能成为经典。在设计行业里,我们更多需要的是“定义未来、革新现在”的设计。

盖特诺·佩斯《La Mamma, Donna》, 1969年

  提起“革新”这个词,如果把目光仅放在普通的椅子上,你的直观感受会较弱,甚至会诞生“椅子只要满足坐的功能就好了,有必要创新吗”的想法。

维特拉设计博物馆内经典椅子集合

  但如果你把目光转到高端汽车设计行业,同样的道理就比较容易理解了。以梅赛德斯奔驰为例,其每一款新车由草图变为成品的开发时常至少长达五年 ,因此特别需要设计师有对未来趋势的判断,不能生产过时的产品。

“梅赛德斯居享系列/迈巴赫精选”系列家具

  最近,他们也把试验田拓展到了家居领域,想要进一步打开自己的设计市场。其推出的独特的、充满金属感和未来感的家具系列,是这些汽车设计师对于未来家具的理解。

“梅赛德斯居享系列/迈巴赫精选”系列家具

  而回想椅子中的经典设计,我们可以关注法国设计师让·普鲁夫(Jean Prouvé)在设计方面的持续性探索。他在当选南锡市长后,也丝毫没有放慢自己设计上的脚步。

让·普鲁夫《Standard Chair》分解图

  他的每一个作品都体现了其对一些原理或材料的进一步认知和全新利用。 Standard Chair的造型就充分展现了设计师对机械力学原理的理解。经过千百次实验后,他打造的后方椅脚角度,让椅子本身能够承受更多的重量,比一般椅子使用寿命更长。

麦当劳卢浮宫分店室内采用让·普鲁夫设计的家具

  你能想到他是一位自学成才的建筑师、设计师吗?他的经典设计被全球众多博物馆和收藏家珍藏,他不仅对自己作品有着严谨的设计态度,而且对相应作品的展出空间也有着极高的设计要求。

让·普鲁夫作品弹出式售卖空间,纽约

  如今,他给难民设计的“临时性组合屋”已被当作艺术品进行拍卖,有的售卖价格已经高达250万美元。若你想要购买便宜点的,下图中6×6尺寸的组合屋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也是其设计中的一个非常重要和经典的版本,价值80万美元。

让·普鲁夫《6×6临时组合屋》

  总的来说,对当下所遇到的问题或未来趋势产生具体意义或影响的设计,才能够真的被记住。

  =========

  ▲「 你日常见到的椅子可能是大师衍生品 」

  哈里·贝尔托亚(Harry Bertoia)是公认的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其在绘画和雕塑方面的成就,丝毫不亚于他的家具设计。他虽然只在1952年推出过一个系列的家具产品,但该产品至今还在世界各地不断被生产。这个标志性金属线家具系列,被公认为20世纪家具设计的伟大成就之一,它探索了金属这种硬性材料的软性表达。

哈里·贝尔托亚《No.422 大钻石椅》, 1950-1952年

  几何形式的玻璃椅给你一种失重感?这是仓俣史朗(Kuramata Shiro)极简美学的体现,并很好地表达了材料的透明质感。作为20世纪以来日本最有影响力的设计师之一,仓俣史朗喜欢从西方文化中找寻灵感,并在他的家具设计中使用丙烯酸和玻璃等材料,引入了全新的虚无感,刷新了对“存在”的新理解。

仓俣史朗《玻璃椅》, 1976年

而球形椅的先河是由艾洛·阿尼奥(Eero Aarnio)开创的 ,其很多设计都是基于球椅的想法,泡泡椅也不例外。

  设计师想要把灯装在球椅里面,便联想到了一个透明的球。它没有基座,从天花板上悬吊下来,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是世界上最知名、最受欢迎的家具之一。

艾洛·阿尼奥《泡泡椅》, 1968年

  以下两把椅子的系列产品,你肯定在宜家看到过,它们出自于查尔斯和蕾·伊姆斯(Charles&Ray Eames)之手。他们是20世纪设计进程中不得不提的人物,作品涉及家具设计、电影制作、摄影和展览设计等多个领域。其设计的塑料椅子等家具,已经成为美国中世纪现代主义的标志。

查尔斯和蕾·伊姆斯《DAR》,1951年

  尤其是DAR椅和DKW椅,它们一个提取了艾菲尔铁塔基座上错综复杂的钢丝结构,将轻盈、优雅的造型与结构强度结合在一起;另一个则呼应了埃姆斯塑料椅子的形状,木制底座的设计和铁丝材料形成了温暖而随意的对比。

查尔斯和蕾·伊姆斯《DKW》,1951-1952年

  你是不是对于商场里千篇一律的长椅产生过厌倦?德国艺术家弗兰克·施莱纳(Frank Schreiner)和Stiletto Studios就针对经历了购物后疲惫的消费者,共同完成了《消费者的休息》扶手椅。

Stiletto&弗兰克·施莱纳《顾客的休息》,1983年

  “蛋椅”就像一个好感收割机,天生会掳获无数人的好感。它是设计师阿纳·雅各布森(Arne Jacobsen)打造的全新而独特的形态。它的创作模拟了雕塑家的创作过程——首先他在车库里用粘土做出了基本形状,再逐渐打磨具体形态与细节。

阿纳·雅各布森《蛋椅》,1957-1958年

  同样受到喜爱的还有弗纳·潘顿(Verner Panton)的心形圆锥椅,它得名于自身的心形轮廓。靠背的长翅膀让人联想到米老鼠的耳朵,并推进了当代的经典翼背椅的发展。 我们可以在设计师的作品中看到很多流行艺术元素和北欧现代主义的优雅。

弗纳·潘顿《心形圆锥椅》,1958-1959年

  “女性因为男性的偏见而受苦”这个话题在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天马行空的盖特诺·佩斯(Gaetano Pesce)就以此设计了著名的“La Mamma, Donna”,灵感来自古代生育女神的剪影。土耳其凳被设计成球形,用链条和主椅固定起来,打造了一个囚犯的形象 ,具有深刻意义。

盖特诺·佩斯《La Mamma, Donna》, 1969年

  我们还可以看一看极具装饰主义的普鲁斯特椅,它采用了巴洛克式家具和用点彩画装饰的形式,并是以文学作品命名的。这些点是一种手绘装饰,依赖于将现有的形式、图像和代码排列成新的组合,通过幻灯片投影来确定位置。

亚历山德罗·门迪尼《普鲁斯特椅》, 1978年

  以上被挑选出来的作品,也许让你觉得很平凡或是看起来不实用,但它们都是对某一方向上的新探索,是绝对的经典作品。

  =========

  ▲「 专门收藏椅子的博物馆

  那这些椅子有“自己的家吗”?除了熟知的V&A、MoMA等各类藏品丰富的博物馆,你知道还有一座专门收藏椅子的博物馆吗?

维特拉设计博物馆主馆

  它是维特拉设计博物馆(Vitra Design Museum),全球领先的设计博物馆之一,主馆由著名建筑大师弗兰克·盖里设计,并着重致力于研究和展现过去和现在的设计和建筑、文化、艺术的关系。

维特拉设计博物馆主馆

  而由赫尔佐格与德·梅隆设计的Vitra Schaudepot展馆,则主要用来展示其丰富的家具收藏,它们都在设计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维特拉设计博物馆以这种展示方式,提高了参观者对收藏品的认识和对家具设计的关注。

Vitra Schaudepot展馆

  在这个“设计无处不在”的时代,设计博物馆当然不会局限在简单地收集和展示物品,而是会策划一些关于未来、科技、可持续性等话题的展览,来讨论或揭示项目背后的设计意义。

Vitra Schaudepot展馆内展览

  维特拉设计博物馆的家具收藏跨越了家具设计的各个时代和主题,我们可以看到19世纪现代设计开端时期的家具、包豪斯经典现代主义的家具,或是美国设计师埃姆斯的战后家具设计等。

Vitra Schaudepot展馆内部

  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很多新的家具设计或工艺概念,如实验性的塑料物件家具、模块化家具、可持续设计或是以计算机为辅助设计的家具。

Vitra Schaudepot展馆内部

  另外,维特拉设计博物馆自1992年开始就以1:6的比例复制设计经典作品,不放过原始设计中的任何一个细节,由这些缩小版家具构成的展览受到很多人的喜爱。

Vitra小型收藏展览1:6新模型

  下图这四幅就是来自21世纪设计大师的微缩作品,它们在原作设计者的支持下,合作开发并在艺术市场上以高价被卖出。收藏家和爱好者乐意购买这种限量版作品,它们既是好的收藏品也是绝佳的研究对象。

Vitra小型收藏展览1:6新模型

  作为普通消费者,或许不会去寻究每一个设计背后的起源和意义,但我们相信好的设计是经得起岁月推敲的。我们期待每一个好的设计,并沉醉于这些美好的设计给我们带来的多重享受和惊喜。

责编:李晓丹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