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傻白甜人设的杨超越和偶像养成之间差多少级台阶到C位

2018-06-13 17:15 环球网

  一路标签贴上微博热搜

黑粉:

  “实名diss杨超越”的话题,其中一些谩骂的声音已经构成了网络暴力。

  长得美、能力差又不努力的“心机女”,仅靠卖笑、卖萌、卖惨就获得高人气,对其他勤奋又有实力的选手不公平。

  无能者、没实力者

  真爱粉:

  观众缘

  村花、全村的骄傲

  天真耿直

  努力了北大清华也不会给你发录取通知书

  粉丝文化研究者王斐:杨超越是在中国缺乏一个少女偶像“模板”的情况下,野蛮生长出的一朵奇葩。

  感博主顾硬硬:一个男权社会的乞食者,一个“反女权”icon。“成年女性长了一张婴儿的脸,看上去一问三不知,低能低智感很重”,这一标准是“有钱并喜欢用钱说话的男性来定义的,而不是有品位、有平等意识的其他什么人”。在顾硬硬看来,杨超越及其女粉所代表的,是男权社会中女性的“自我驯化”,她们“主动将自己放在男性的打量和注视之下,全盘拥护他们对女性美的定义,积极地用乖巧、甜美、可爱甚至是蠢萌来取悦他们”。

  还原真实的杨超越

  父女

  微薄的利润和辛苦的劳作让村里的很多人选择把自家田租出去,进厂务工。

  杨超越的父亲杨忠明在一家钢铁厂车间装运传送带,还要保持车间卫生。这个岗位一个班次只有一个人,白班早7晚8,晚班掉了个个儿上个通宵早上八点再回家,每个月工资3100元。年过三十后跟着村里人去贵州山区里“接”了个媳妇回来。36岁那年,有了女儿杨超越。可是家里经济条件并未好转,女儿11岁那年,妻子提出离婚,离家外出打工,再没回来。16岁那年,杨超越为了给父亲减轻负担也决定上江南妈妈所在的厂子里打工。

  幼年好友

  儿时好友冯瑜在村头超市里买东西时,才知道“杨超越现在成了明星”。她开始一期一期地追节目,结果只看了一期就发现她和以前完全一样,“连长相都没什么变化”,“感觉别人都是去争第一,而她是去交朋友的”。冯瑜说不清这种熟悉感具体指的是什么,“好像就是你给她付出多少,她就会给你回报多少,一直的这种感觉”。

  真正偶像创造背后的洪流

  偶像工业规训

  相比于孟美岐、吴宣仪已经经受过专业练习生训练出道过的选手,没有偶像工业规训痕迹的杨超越,仍然获得超高人气。可是没有人规定毕竟必须唱跳俱佳你才能吸引观众,获得支持。《创造101》并不是《中国好声音》或者《这就是街舞》这类选拔专业的歌手或舞者的节目,决定最后谁能成团出道的,并不是选手的唱跳实力,而是观众的喜爱。《创造101》的主题曲中也已经写得非常清楚,“你越喜爱,我越可爱”。这本身就是一场凭借惹人喜爱就能获得一切的比赛,废柴蠢萌也是一种赢的方式。选拔少女偶像的规则,和生活中大多数女性所面临的职场规则是不同的,前者是以吸引力和关注度作为KPI的行业。尽管努力、实力在任何行业都不是坏事,都是加分项,但努力和实力并不等于被喜爱也是这个世界必须被承认的基本事实之一。

作为偶像来说她已经合格了

  偶像工业的规训的总目标是“尽量让更多的人喜欢你”。,从这一点来看,杨超越已经很合格了,只要有那么一部分人喜欢她就够了。但女团总还是要考虑跳舞跳不跳得齐这种问题,这个是经纪公司和偶像工业需要操心的问题,不需要观众操心。女团强调业务水平和努力,很多时候是一种话术,或者是相互攻讦的武器。《创造101》的问题正在于缺乏一个少女偶像的“模板”,而少女人气偶像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面对风格的“同质化”放大的是“头部效应”,杨超越的出现无疑将偶像女团小众圈层的破壁,即便在节目中主动要求清唱感谢粉丝的片段被当作演出灾难刷屏,但“杨超越 车祸现场”的爆炸型热搜夺人眼球是不争的事实。

  杨超越是精英女权主义的敌人,是处心积虑向上爬的“凤凰女”,是实践着“我弱我有理”的弱者,人们将自己心中那个使之焦虑的大他者通通投射在她身上。但事实上,她只是一个因漂亮可爱而被一部分人喜爱的女孩子(不喜欢甚至非常讨厌她的人也大有人在),是尚不成熟的偶像工业中诞生出的一个幸运儿。

责编:李晓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