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首歌曾在深夜唱哭无数人,小红莓主唱再也回不来了...

2018-01-17 10:00:00 视觉志 分享
参与

 

  今天,一个很好的女孩子永远离开了。她就是小红莓(卡百利)乐队的主唱Dolores O'Riordan。

  今天,下班的地铁上,回家的车里,和关上灯的房间,有多少人在静静地听着这首Dying in the sun,回忆着逝去的青春,眼眶偷偷湿了。

  而那些从未听过她歌声的朋友,请你试着听一听,那是能给你巨大感动的声音。只是很遗憾,你们以这样的方式认识她。

  她是那种真正能唱到人心里去的歌手。而小红莓乐队,是爱尔兰国宝级乐队,称它为史上最伟大的乐队之一也不为过。

  只是在我们一代人心里,“小红莓”这三个字,还有另一个意味:“青春。”

  ——每个人都能在她的歌里,找到过去的自己。

  年少轻狂,一腔热血的时候,我们听这首阴沉深刻的Zombie.这首反战歌,被我们唱出了反对现实、反对家长、反对体制的意味。

  那时我们真年轻啊,对生活有那么多的愤怒、不满,渴望着嘶吼、呐喊,对这个操蛋的世界大声说不。

  在这首纪念祖父的Joe下面,有一个留言让人心里一疼。

你看,人生实苦。我们这些听着小红莓长大的一代人,越走越不容易。

  在生活的夹缝里,我们磨圆了,变软了。

  那个诗和远方的少年,终于端起了保温杯,泡起了枸杞。精神上也开始服老,学会了忍气吞声,学会了言不由衷。

  就像朴树那句歌词:“你去手忙脚乱吧,你去勾心斗角吧,那面无表情的人,就是你的未来。”是啊,生活早就教会了我们无动于衷。大概每个人最真实的时候,就是喝醉时,笑得眼里都是泪......

  但好在我们有小红莓、有朴树、有许巍......他们丝毫不在意我们精神上的叛变,依然挥舞着青春大旗向前冲。

  我们总以为他们会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我们总以为当我们被生活缴械时,依然有人替我们天真地负隅抵抗...

  可是在46的某一天,Dolores就这么倒下了。也是在她离开之后,我们才知道,她在8岁的时候,曾遭受过严重的性虐待,此后长期受抑郁症的折磨...

而朴树,这个我们一直以为天真的少年,前几天,也在唱《送别》时,崩溃大哭。

  这世上,哪有人活得容易呢?

  你们用歌声治愈了我们,却没能治愈自己。

责编:李晓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