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她用“欲望”调色,描绘了樱花季里最风情的画卷

2017-04-14 20:18:00 VOGUE中国 分享
参与

  在樱花漫天的季节,是时候为你的眼睛换上一卷彩色胶卷了。今天介绍的这部电影虽已过去十年之久,但看来依旧美得动人心魄。除了精致的布景和大胆的镜头语言,更是一部美人云集的佳作,精致描绘了吉原游郭(艺妓街)的瑰丽靡艳、活色生香——

  《花魁》

  蜷川实花,日本著名电影导演及话剧泰斗蜷川幸雄的女儿,出身艺术世家的她早已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女艺术家之一。作为摄影师的她,我们都不陌生。

  2007年,蜷川实花献上了自己的首部处女电影长片,集结女漫画家安野梦洋子、女编剧棚田由纪联手打造了一出杰出香艳的“女人戏”《花魁》,用艳丽诡谲的色彩,铺陈开一幅醉生梦死的江户风情画卷。

  说这部片子是有史以来最为女性化的作品也不为过,不仅有着女导演、女编剧,影片的全部配乐都由日本创作歌姬椎名林檎操刀,成为电影的华彩之笔。此前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东京八分钟”短片的音乐总监就是她,前阵子大热的日剧《四重奏》的片尾曲,也是由她作词作曲的。

  蜷川实花为VOGUE Taiwan拍摄的椎名林檎

  按照导演“在和风中加入摇滚原素”的要求,椎名林檎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电影所需的20首乐曲。

  而演员阵容就更不得了了——

  饰演女主角清叶的土屋安娜是一名美日混血儿,身兼歌手、模特、演员身份。2004年初次参演电影《下妻物语》就获得了电影新人奖。2006年,在动画片《NANA》中演唱主题曲。

  蜷川实花为VOGUE Taiwan拍摄的土屋安娜

  生活中的土屋安娜有过两次婚姻,现在独自抚养两个儿子,并且又怀了第三胎,最近还带上儿子一起拍广告大片,是个充满Power又美丽的母亲。

  山本耀司旗下品牌Ground Y 2017春夏广告

  饰演妆妃花魁的菅野美穗于1995年出道,2007年到2010年曾连续四年获得了日剧学院赏最佳女主角。2013年她与“颜艺”高超的日本实力男演员堺雅人结婚,这位男演员有两部你肯定知道的代表作——《LEGAL HIGH》和《半泽直树》。

  因《大奥》结缘的堺雅人和菅野美穗

  饰演高尾花魁的木村佳乃是日本出了名的气质美人,去年主演的日剧《我的危险妻子》,以诡谲而深情的演绎大受好评。木村佳乃人称“东山嫂”,老公东山纪之1982年就加入了杰尼斯事务所,是木村拓哉的大前辈。

  在去年的日剧《我的危险妻子》中演技受到大赞的木村佳乃

  在《花魁》中,为这班“大女人”担当绿叶的安静美男子就是日本著名男演员安藤政信,作为帅穿银河系小分队的一员,他为人低调,接戏不多,平时不拍电影时就在家里懒着,帮忙照顾孩子,做些抱小孩哄睡觉之类的事……

  安藤政信也曾出演过华语电影《梅兰芳》、《刀剑笑》

  看完影片阵容,一起来展开画卷,进入到那个满是花与梦的世界吧——

  “这些樱花如此美丽,我几乎忘掉自己是被卖掉的了”

  江户时期日本艺妓、歌舞伎和相扑,并称为“浮世三绝”。其中,艺妓业的全盛时期,有逐欢之所的“吉原游郭”名动天下。

  桀骜不驯的八岁女孩在一个樱花烂漫的天气里,被卖到了吉原玉菊屋,在这里她有了新的名字“清叶”,由头牌花魁妆妃(菅野美穗饰)负责调教。

  小女孩清叶从这天开始,带着自己不喜欢的名字和身份,开始了新的生活。

  “这棵樱花树开花那一天,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在一次失败的逃走中,玉菊屋的执事清次(安藤政信饰)向清叶许诺,当樱花树开花时,就带她离开这里。从这天起,清叶心中埋下了等待花开、获得自由的愿望。而讽刺的是,那棵关乎未来命运的樱花树,却是一棵从未开过花的枯木。

  作为日本的国花,樱花的物哀情节与日本人的审美情趣相融相通。

  樱花的花期极短,一朵樱花从开放到凋谢大约只有7 天,它边开边落,在最盛的时候,已经展现凋零的样子。

  蜷川实花专门出版过一本名为《樱》的摄影集

  日本俳句说“婆娑红尘苦,樱花自绽放”。这种美丽、无常,又夹杂着死亡气息的植物,矛盾地象征着人们心中的刹那与永恒。

  “金鱼只有在鱼缸里,才能展现它的美”

  波德莱尔在《恶之花》中写过:高傲,是清贫的法宝。

  清叶带着一身利刺,抵抗着玉菊屋的一切。花魁妆妃告诉清叶,金鱼只有在鱼缸中,才能展现它的美,艺妓也是一样。

  而最终花魁妆妃为自己选择了另一个舒适的鱼缸——她用无穷魅力迷惑了有钱商人的儿子,嫁做人妇,结束了花魁生涯。

  “一个女孩拥有的越多,就有越多的人憎恨她,这就是花魁。”

  为了离开烟花之地,清叶专心训练,以期早日成为吉原花魁。转眼十年过去,画面中清叶摇身一变,17岁的清叶登场了。

  这时的清叶已经成为了美得杀气腾腾的小野兽——上挑的细眉、流转的眼波、红艳的嘴唇、不羁的调笑,配上她粗哑倔强的嗓音,让守候在玉菊屋外的男客趋之若鹜。

  清叶不改本性,对不喜欢的客人不屑一顾,对看不顺眼的同伴拳脚相加,“恃靓行凶”。

  “爱人是地狱,被爱是地狱,靠美色生存更是地狱”

  17岁的清叶对于男女情事早已驾轻就熟,像一种卓越的天资,嚣张而美艳。

  而爱情不是理性掌控的事件,而是非理性坠入的事故。风情万种的清叶,像所有少女一样,迎来了自己的初恋——惣次郎(成宫宽贵饰)。

  在惣次郎面前,清叶享受着朴素的相会与相念,她无心接客,终于惹怒了多次前来的阪口大人,但当她被粗鲁地教训之后,惣次郎却选择了怯懦退缩……

  心灰意冷的清叶被花魁高尾(木村佳乃饰)奚落“爱人是地狱,被爱是地狱,靠美色生存更是地狱”。这句话其实也正是高尾自身的呐喊,暗示了她接下来的悲剧。

  “哭,你就输了;爱,你就输了;赢,你也输了”

  清叶第二次从玉菊屋出逃,是为了惣次郎。

  当看见心爱之人勉强挤出的虚伪假笑,清叶心冷离去,这时椎名林檎的《错乱》一曲响起,祭奠无疾而终的真心,嘲笑错乱扭曲的一切——艺妓的妖媚与少女的初恋,薄情的恶魔露出了虚伪的微笑,为了爱情而追寻又为了尊严而逃离,刚才的暴雨与此刻的艳阳……

  在错乱的篇章中,男主角安藤政信第二次追到清叶,忠言逆耳地安慰她,在这部女人占绝对主角的电影中,默默刷着有限的存在。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会开花的樱花树”

  为了追寻与落魄画家的绝望爱情,高尾走向了那座自筑的地狱,以另一种方式结束了花魁生涯。

  高尾死后,清叶继任吉原头号花魁,并更名为日暮。

  花魁的头部不会有特别繁复的装饰,尤其不会出现大量的花朵 ,只有等级较低的艺妓才会需要通过佩戴花饰来突显自己的美貌

  新任花魁仰慕者众多,其中包括了月带头造型的花农——小栗旬(友情客串,出镜五秒)。

  桀骜不驯的日暮,迷倒了富甲一方的武士仓之助(椎名桔平饰),武士决定娶日暮为妻,将她救出艺妓街,甚至不惜为她包下整条街,把最浪漫的樱花树搬了进来。

  就在众人都以为日暮要嫁给仓之助的时候,她却怀孕了,而且执意要生下自己腹中父不详的孩子。清次对日暮的决定忧心不已。

  “就算我不爱孩子的父亲,但孩子永远都是我的。”

  如果说日暮是傻得执拗,那仓之助也是爱得真切,当他知道日暮怀孕的消息之后,不改主意,愿意接纳她和肚子里的孩子。

  没有想到的是,日暮流产了。

  清次细心照顾,陪伴安慰,他向日暮倾吐,自己就是艺妓所生的孩子。

  夜半,日暮痛哭,将一腔眼泪洒在了当初许愿的樱花枯木下,清次默默上前拥抱。这一幕就像周梦蝶的诗“樱花误我,我误樱花,当心愈近而路愈长愈黑,这苦结除却虚空粉碎更无人解得。”

  终于,日暮嫁入武士家的日子临近,在其他艺妓眼中,那是她幸福的归宿,但也许只有缸中的金鱼,才听得见日暮与清次心中的悲歌。

  在离开玉菊屋的早晨,日暮和清次站在樱花枯木下,日暮不甘心地埋怨“果然还是没开花吧”,清次一笑,指向了那朵奇迹般的小花儿。

  清次终于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在花开的这一天,带着日暮,带着曾经的清叶,逃离了艺妓街。

  “如果你跟我走,你就一无所有了。”

  “虽然一无所有,但听起来比起什么都有,有趣多了”。

  影片的最后,两个一无所有的有情人奔跑在被阳光晒透的花田中,在樱花的簇拥下自由地笑着。那朵花儿终于开了,这个故事终于有了好的结局。

  作为一部电影处女作,蜷川实花在《恶女花魁》中展现了自己女性主义的野心,也显示了高超的视觉创作能力。那些娇艳的花朵,还有游弋着的金鱼,不过是蜷川实花镜头的表象,她这么说过:“在金鱼和花朵的背后,我拍摄的其实是人类的欲望”。

  蜷川实花善用夸张、华丽的演释,进一步放大人们的虚梦。“比如说,假花的存在正是因为人类想要看到永远不会枯萎的花朵。”这就是人类附加的一种欲望。

  在人们眼中,蜷川实花最让人艳羡的地方不仅是她把这些花花草草变得多么美,把女人拍得多么妖娆迷人,而是她也同样把这种“带有色气的欲望感”附加在了每一个她拍摄过的男星身上。

  光是去年她的展览“IN MY ROOM”中,就出现了以下这些男星的照片:

  绫野刚、MIYAVI、菅田将晖、松山健一、龙星凉、玉木宏、濑户康史、浅野忠信、坂口健太郎、成田凌、东出昌大、窪田正孝……

  更不用提她当摄影师这么多年,拍过的无数当红又有实力的日本男星:

  妻夫木聪

  斋藤工

  松田翔太

  窪塚洋介

  然而一味的“附加”不是蜷川实花艺术的全部:除了这部电影和前文提到的摄影集《樱》之外,蜷川实花还出版过一本《PLANT A TREEN》,这本摄影集是她在与丈夫离婚当天拍摄的,融入了彼时孤寂的心情,照片风格与往日的浓郁瑰丽大相径庭:

  《PLANT A TREEN》中的樱花不再娇嫩艳丽,而是有些冷感

  她早期的一些摄影作品总是能捕捉人物最自然的状态,不似雕琢,但是非常有余韵:

  这两种艺术风格在一起才构成了艺术家蜷川实花,就像樱花一样,不是只有花开的色彩,也有坠落的意境。

  撰文:盆景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