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时尚专访】高宾的音乐世界:改变是发展的前提

2018-10-10 19:54 环球网

  高宾这个名字在音乐圈子里并不陌生,他是新九州爱乐乐团的创始人,团长兼常任指挥及大号演奏家。经他改编的曲目及创作的剧目,深受听众的喜欢。他自幼学习古典音乐,就读中央音乐学院,后出国深造。

  “我第一次演出是6年级,演出结束后观众的鼓掌让我萌生出一种成就感。”

  这是一种推动他前进的力量,也让高宾在此后的数十年里,不断研习音乐理论、演奏技法,而最关键的是他对音乐的理解和热爱。

  为此,高宾是一个在业内富有争议的人物。这是一件好事,促使音乐圈内人思考:“我们如何将古典音乐带给大众。”高宾不但想了,而且身体力行,他将一些流行曲目融入到古典乐中,进行改编、二次创作,再将其搬上舞台。在他看来,音乐是包容的,音乐的本质应当是令人产生共鸣的。

 

音乐是包容的

  Q:您演出去过许多地方吗,对哪里印象最深刻?

  高宾:是的。从国内到国外,音乐把我带到了很多地方。我去过北美,欧洲,亚洲,其实我最想去的是南极,希望有机会能去那里演出,感受那份自然的美,把那种美融合到音乐中来!如果问印象深刻,那还是在国内的演出,自从2016年新九州爱乐成立以来,我们组织了多次的巡演,最长的巡演,乐团的足迹遍布国内近30个城市。为什么说印象深刻呢,因为我感受到了国内听众对古典音乐和演奏形式的接受和喜爱,更因为巡演让我深入的了解了祖国的美和整个国家的变化以及发展壮大!

  Q:您之前在哪里生活时间比较久?

  高宾:除了我的出生地北京,我之前在美国生活了8年多,在那里学习和工作。

  Q:您怎样看待美国的古典音乐文化?

  高宾:在我看来,美国的音乐氛围显然很好。可能大家谈到古典音乐就会想到欧洲,因为那里是古典音乐的起源地,诸如巴赫、贝多芬这些人类历史上伟大的音乐家们都是出自欧洲。但在二战期间,有很多著名的音乐家为了寻找宁静的创作环境,选择来到美国,这促使美国当时的古典音乐蓬勃发展。

  我个人而言,觉得美国是一个多元化的地方。我为什么会做跨界,以及结合很多音乐的形式,就是因为美国文化中有许多自由的地方影响了我,那里有很多音乐家在做我现在从事的事情。他们自己作曲、改编、尝试新鲜的音乐类型。在我看来,古典音乐、流行音乐、爵士乐、民族乐,大家都不必分得如此清楚,音乐是包容的。

  Q:能谈一谈创立新九州乐团的契机吗?

  高宾:刚回国那段时间,在工作之余,希望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自己有一些想法,但可能对当时业内的发展方向来说不那么主流。只是我自己想要做一些尝试,希望能使古典音乐展现出一些有特质的东西。从另外一个角度而言,毕竟我们是从小学习西方古典音乐的人,也是希望让它能在中国社会中得到更多的发展空间。我是学习管乐出身的,就和朋友一起组成了一个室内乐团,叫作“帝都室内乐团”,就是新九州爱乐的前身,主要是我希望中国听众能在了解和接受了古典音乐的演奏形式之后,真正的喜欢上西方古典音乐艺术,毕竟它不是我们文化底蕴中的东西。但现在新九州爱乐的编制已经发展成为大到管弦乐团,小到室内乐团,而且还开始广泛的涉猎到音乐剧领域中去,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用心做音乐

  Q:您从小学习西方古典音乐,演出中加入流行的元素和曲风,例如宫崎骏与久石让的,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高宾:久石让本身就是一位跨界的音乐家,他作曲、弹钢琴,也做了很多动漫音乐。他的音乐是西方古典形式,但显然非常接近我们的生活。久石让采用了很多日本自己民族中的音乐元素,给了我们很多启发。为什么改编呢,这基于当时他写的曲子是交给大型乐团演奏的,我们将其改编成了适合交响管乐团、室内乐甚至更多的演奏方式。而且久石让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位音乐家,刚才提到了融合,我现在也考虑用一种全新的方式能把民族音乐和古典,爵士乐等音乐形式做一个更好的融合,把跨界进行到底。

  Q:国内有哪些乐队或者音乐人是您欣赏的?

  高宾:有一些老艺术家很值得尊敬,从他们身上我学到很多。可能我现在做的音乐,是古典音乐的基础,在业内大家觉得不是很古典,演出的很多曲目都是流行、跨界,与国内有一些乐团并不太一样。

  我们在古典行业内做跨界比较多,把比较新的东西引进来。从前工作过的一些乐团,他们很多想法都很好,但大部分局限在古典行业内,我借鉴的更多的是一些国外音乐人和乐团的想法。国内让我欣赏的,是作出过贡献的,有想法与技巧的人。

  Q:您觉得国内外的交响乐团的发展有哪些不同?

  高宾:首先从文化层面来讲,西方古典音乐不是中国文化底蕴中的一部分,在中国可能很难活下来,所以需要政府的支持,而国外的乐团大多是财团来赞助的,而且有充分的民众基础。对于市场而言,国外乐团的音乐季更专业也更正统一些,因为听众的接受度高,曲目更标准化。在国内,很多乐团为了生存,需要接很多商演,演一些大家能听的懂的东西,反而正统的古典音乐会的上座率很低。作为一个中国民营乐团的管理者,我觉得首先要贴合市场,从听众的兴趣出发,先让大家可以走进剧院或是音乐厅来了解古典音乐形式,但要以一种大家可以接受的方式,比如演奏大众喜爱的曲目,运用一些多媒体的手段和有新意的剧目编排等。

  Q:现在很多古典乐还是比较小众,你是否想让其更接地气?

  高宾:对,就像前面说的,我觉得首先要让观众了解古典音乐的表现形式。如果不能接受,你也无法打动他,因为我觉得只要能打动人的,就是好的音乐。音乐的流派很多,我们做的改编是为了让中国观众在了解古典音乐表演形式的前提下,慢慢接受并喜爱上西方的古典音乐艺术,所以我们改编了大量的影视,流行,爵士,动漫,民族等不同门类的曲目。

  Q:我们看到有很多音乐家生活拮据,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高宾:拮据这个事情,确实有,但分两种:一种是沉浸在自己音乐世界中的,跟这个世界不妥协,不愿意为了生存条件而改变自己的音乐家或音乐人;还有一种是在音乐行业中不太顺利的或是不够努力的人。但我觉得,不管做什么,关键是要找对方向努力前行,基本上不至于到这一步。对我而言,我现在只想用心的做音乐!

 

新九州爱乐乐团是我的一部分

  Q:您作为新九州爱乐乐团创始人是怎样把团员聚集起来的?

  高宾:新九州爱乐的组成大部分由国家各大专业院团的首席和副首席担纲,以及一些海归的青年演奏家和音乐学院的优秀毕业生组成,而且我们有自己专业的创作团队。能把他们聚在一起,是因为有很多相同的经验、对音乐的理解、对演奏曲目的热爱的志同道合的音乐家,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大家在工作之余愿意聚在一起做一些喜欢的事情。同时我们也会为一些有志向有能力的青年音乐家提供一个平台,刚才提到了,新九州爱乐除了制作音乐类项目,也从事音乐剧的创作和表演,这为很多有才能的年轻艺术家提供了锻炼和施展的机会。

  Q:演出中有遇到一些困难吗?

  高宾:会有一点困难。因为需要和很多杰出的音乐家合作,所以音乐家们的档期有时会有一些冲突,所以每个声部要有好几个替换人员,防止在演出过程中出现状况,我们需要有一些备选方案。

  Q:您还记得第一次演出的心情吗?

  高宾:我记得。我小学6年级的时候,第一次演出很仓促。当时刚学习音乐不久,整个人是蒙的,并不理解音乐是什么概念,加上当时古典音乐也不那么普及。因为学得还不错,当时的老师匆忙的选拔我进入校团参加比赛,演出前很紧张,有点不知所措,但演出开始后就慢慢好了,最重要的是最后比赛还拿了奖,格外开心!而且下台的时候,观众的掌声很热烈,心里会有成就感。演出完了,很激动,大概是得到了认可,这种荣誉感是推动我一直往前走的动力。

  Q:在您看来,打动人的音乐是好的音乐,您对音乐的理解是怎样的?

  高宾:我觉得不必人为给音乐分很多类别,它其实本身就是生活的一部分,特别是很多民族音乐更是这样。

  譬如说,大家在仪式、聚会中都需要音乐,音乐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必须品。只是我们现在将它放在正式的舞台上,让大家欣赏。当然我们不要忽视了情感的部分,不管什么样的音乐,都是为了抒发情感,找到共鸣。因为艺术就是这样,打动人的便是好的。让观众产生共鸣,最重要。

 

情绪赋予我们多样的感受

  Q:现在很多音乐家演奏技巧很好,但是不能够打动人,您是如何理解音乐情感的?

  高宾:的确,我们会觉得有些演奏家、歌唱家在技巧上没有问题,但是没有办法打动人。首先,音乐情感的传递要来自表演者本身,不仅仅是将乐谱上的音符连接起来那么简单。同一首歌,不同的人来演绎,我们的感受是不同的。每个人赋予它的情感是不同的,可能心情的悲伤、欢喜、思念都会影响到音乐的表达。他自己的情绪起伏、自我的调整都会不一样。而且,与听众本身也会有影响,音乐跟视觉艺术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是听觉上的,你拥有更多的想像空间。

  Q:您还有什么爱好?

  高宾:我喜欢运动,平常会坚持健身,不忙的时候也会打篮球、羽毛球。出去旅游的话,会潜水。

  Q:你的演奏风格是否有受到一些知名音乐家的影响?

  高宾:当然。我本人非常喜欢马勒,他是指挥出身,自己也是作曲家。他是浪漫主义时期奠基式的人物,他的音乐给人以气势磅礴的感觉。我的音乐审美比较传统,我喜欢优美,旋律性强的音乐。这样的音乐更能让我产生共鸣,就像马勒的音乐。他出身歌剧院指挥,他的音乐旋律线条鲜明,具有很强的歌唱性,但同时又很有层次感,因为他深受布鲁克那的影响。

  Q:您有印象深刻的演出吗?

  高宾:演出中印象深刻的事情比较多,搞艺术的人情感一般比较丰富。前一段时间在扬州演出,我们在演出中提出了很多想法,前期做了很多编排。那一场听众非常热情,我们返场了三次,听众一直起立鼓掌,特别认可我们。这很让人感动,可能大部分的艺术家都需要认同感,这让我觉得非常重要。

  Q:如果有机会让您同一位音乐家面对面聊天,会是谁?

  高宾:谭盾。首先,谭盾是华人在世界上非常有名望、受到认可的音乐家;其次,我们做了很多跨界音乐演出,同他所作的有异曲同工之妙。谭盾有很多将民俗、现代风格都融入其中的音乐,表达了人们对这个时代的理想与看法。如果有面对面的机会,我希望跟谭盾先生聊一聊他对古典音乐未来发展的想法。

  Q:如果您不是从事古典音乐,您会选择哪个行业?

  高宾:我比较执着,我既然选择了就会心无旁骛去做。如果真的有机会,我还是会选择音乐,因为我热爱她。

责编:杨天晓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