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泰奎创作了一种 “看得懂”的艺术

2018-04-12 10:59 环球网

  (环球网 时尚频道 李晓丹)

  走进艺术家任泰奎《谁都不梦想成为大人》的个展是在三月春初午后,明媚得有些刺眼的粉色芳草地艺术馆像一个巨大的盒子躺在798艺术区,犹如孑然走进一个有引力的梦境。

  走进艺术馆,粉色的墙壁、木质的地板上,几个不到一米大小的男孩、女孩的塑像是游玩状,线条圆润的头、肩、鞋子只有腿是笔直的,眼镜的瞳孔仿佛被放大了,嘴巴张开在诉说着什么。男孩成人化的西装和礼服、女孩身上的伞裙和头巾,以及小怪兽睡衣,画作中的孩子手持飞机、头发飞行员眼镜,似乎让我们联想到孩提时代总是挂在嘴边、长大后因为种种原因而被迫放弃的梦想。画面呈现的方式中发丝里有风、眼睛里有艳阳,所有的焦虑瞬间被隔绝在了另外一个次元,有种暗潮涌动的力量感。

  来到展厅,我们可以看到位于展厅正中央的肖像,他的眼中含着泪水,拿一只手蒙着自己的脸,同时在仰视像捣蛋鬼一样的小孩子们。任泰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变成大人之后,迫于各种压力需要去谋生、提高社会地位,想法会变得复杂,身体里藏着许多秘密。那副最大的画作使用了黑白,他代表一位上了年纪的大人,愧于一生奔忙、想法复杂、失去了人生乐趣。”

  侨福当代美术馆企划总监金美怜认为:“在这次展览中,艺术家将一幅大型肖像中的男人作为中心人物展开叙述。任泰奎可能在试图通过这次展览将两种不同的世界及不同的感情在时间的流逝中得到融合,这样的叙述结构让人联想起马塞尔·普鲁斯特的小说《追忆逝水年华》。”

  对于大众来说,任泰奎的作品属于“看得懂”的艺术。

  任泰奎的作品线条圆润、简洁、勾勒清晰,主题轻快,就像是为这个快节奏发展的社会谱写的一部“节奏简单的进行曲”。童趣的漫画风格给他的画作带来了奇幻和些许的未来主义,视觉冲击力极强,具有个人辨识度。

  除此之外,其真正的可贵之处在于“写实”,聚焦对社会生活的平凡人物、画作中诸多“年代感的物件”,善于把直观的色彩赋予社会意义——比如男性的蓝色和黑色、女性的粉色和红色。每位画中人物他们的行为都是十分寻常的、普通的,就是那些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或已成为习惯的日常行为。

  另外一个可贵之处在于“情节感”,很多艺术家非常重视画作的独立性,任泰奎的作品似乎不那么独立,每一副“脸谱式”人物简单易懂之外,更重要的是作品与作品之间就像“连环画”,与之前《边缘人》系列、《埃瑞璜》(EREHWON)系列个展也形成某种缜密的内在逻辑,形成“连续剧”效应,对于粉丝的延续性和聚集非常有帮助。

  在信息时代冲击下,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是密不可分的、不断互动产生关联,理性地保持距离显得不合时宜,诸多事情击破了精英化的陈词滥调,甚至很多艺术家提出:创作也不再只属于艺术家、艺术离生活不应该很遥远。如果你对韩国卡通品牌“line“中的小熊布朗,和兔子可妮不陌生的话,那在任泰奎的作品中,当你看到恐龙、鳄鱼,甚至散发活泼愉悦气息的小孩子,那种亲切、熟悉、共鸣油然而生。

  单纯以商业价值去衡量艺术家是否成功是可悲的,但是毫无疑问任泰奎的艺术作品极具商业属性,这本身难能可贵。

责编:李晓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