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1 张舰:行走在国际时装秀场上的中国编导

2018-01-17 19:51 环球网

  (环球网时尚频道 李晓丹)这个时代的浮躁不知有多大程度应该归因于对信息的依赖和碎片化时间里的断章取义,有作家形容这个时代犹如一辆疯狂的列车,疾驰而去不给心灵闲情。纵使时代浮躁,纵使时尚行业浮夸,流水般的人来人往,他却可以用三十年多年的时间,只做了一件事儿-时尚编导!黑格尔曾说过“人的真正存在是他的行为,它的存在不仅仅是个符号,而是事情自身。”张舰,一个看上去并不起眼和低调的人,却代表着中国时尚行业的从无到有,从无知到走向国际的追索。

  今年,张舰带领他的编导团队从纽约时装周、米兰时装周、巴黎高级定制周和巴黎成衣时装周走了一圈,途径迪拜时装周再次回到霜叶浸染北京,已经是中国国际时装周开幕的日子。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作为时尚导演的他,行程被形容为“不在时装发布会现场就在去往下一场发布会的路上”一点不为过。

  今年中国国际时装周迎来了20年,这让张舰不禁会想起这个时装周的前身——中国第一届服装服饰博览会,那是1993年。当时,来自米兰最著名时尚制作公司Urban Production的老板Sergio带来了华伦天奴(Valentino)和费雷( Ferre)两位国际一线设计师,那时候张舰刚刚组建了新丝路模特经纪公司,除了提供模特之外,对真正意义上的国际水准的时装秀制作丝毫没有经验,只能以新丝路模特的经纪人的身份作为Sergio的助理协助整个时装秀的制作。从那一场秀起,张舰才真正了解到在世界上除了模特经纪之外,还有“时装秀制作”这么一个即带有创作同时又带有服务性质的职业。

  1995年张舰从美国深造回国后,由于解决了语言问题,加上改革开放的深入而导致国际品牌蜂拥而至地进入中国,承接了众多的国际品牌在中国的时尚发布的项目,包括皮尔卡丹、Max Mara、Versace、Valentino、Missoni、Nina Rich、Krizia、Cucci等等,看到这些国际品牌纷纷落地中国,张舰一直期盼着能够把中国设计师作品带到国际T台上。

  10年之后,机会终于来了,2005年2月张舰带着中国男装品牌卡宾第一次登上了纽约时装周的T台。当组委会工作人员看到报名表上填写的Designer-Cabbeen from China, Choreography-Jerry Zhang from China时,不仅怀疑中国设计师的水准,同时也对指挥全部由美国制作团队和一水儿的国际模特的中国导演也提出了质疑。卡宾和张舰的组合没有呢给国人丢脸,这一场秀被纽约媒体认定为当年纽约时装周上最值得看的10场之一。卡宾在纽约的成功这不仅让傲慢的美国人认识的中国年设计师,同时在纽约时装周指定供应商的名单里增加了来自中国的时尚编导-Jerry Zhang的名字。

  接下来的几年,张舰分别为中国设计罗峥、吴青青、邓浩、歌力斯在纽约时装周上编导和制作了发布会。2006年也为王新元、武学凯、张晓慧和名瑞品牌在米兰时装周上写下一笔中国的印记。

  2016年来自帮助厦门的新锐设计师VickyZ破天荒地在在纽约时装周成功地制作了纽约时装周有史以来首次亲子装发布,46名来自中国的儿童模特与30位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超级模特的组合仅用了25分钟的排练时间,让纽约的制作公司认为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2016年中国高定设计师郭培被巴黎高定工会接纳为唯一亚洲特邀会员,这是中国设计师获得的最高规格的认定。基于张舰一直作为郭培御用编导的合作基础,郭培把首次巴黎高定的编导的重任再次交给了张舰。尽管对于高定时装秀制作的认知几乎是零。为了完成这一为中国设计师增光的项目,张舰带领团队查阅了大量巴黎高定周的资料,分析了高定秀与成衣秀制作的区别,耐心请教巴黎的同行。按照郭培的设计理念和要求,中国的制作团队在北京完成了富有中国特色的道具的制作后海运到巴黎,第一次在巴黎高定周上使用了白色玻璃作为T台材料。郭培在巴黎的首秀不仅在服装设计工艺上同时在舞美设计和制作上征服了法国媒体和高定工会,从此在巴黎高定周到舞台上不仅出现了中国设计师郭培,同时也出现了中国的编导。

  同年,张舰和团队帮助中国后起之秀设计师熊英在巴黎歌剧院金色大厅完美上演了富有中国风韵的时装作品,进一步引起来法国媒体对中国设计师的关注,

  2017年9月,张舰带领VickyZ设计师许馨尹在米兰时装周上演亲子装作品,这一次在米兰的协助公司是Urban制作公司的Sergio,时隔24年,从给国际顶级制作人当助理,变成了邀请国际顶级制作人给中国编导做助理,这一巨大的变化代表着中国时尚产业的巨变。

  刚刚入行的张舰能够成为他们的助理参与其中,也是时尚圈颇为注目的。而今年,郭培在巴黎歌剧院的高定周发布,把中国顶尖设计师和制作团队的风采,带到了世界时尚领域的最高殿堂,熊英、武学凯、王兴源、Vickyzhang、罗铮、吴青青在国际舞台上的展示都离不开张舰(英文名,Jerry)幕后的配合。张舰(英文名,Jerry),已经成为了国际舞台上非常让人信赖的知名秀场导演,而这一次都市制作公司(urban production)的团队成为了张舰(英文名,Jerry)团队的助理。

  从2003年温哥华时装周、2005年纽约时装周开始,张舰率队操刀各项时尚发布活动,一支年轻的无障碍跨国团队正在逐渐成型,而这支团队与各大时装周当地的知名供应商公司均建立起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同时包括纽约时装周在内的多个时装周组委会对张舰团队所编导的内容大为称颂。

  二十五年,张舰,在中国时尚、国际时尚之间趟出了一条路。

  才华,往往不来自天赋异禀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张舰总是把“概念98制作团队”挂在嘴边:“时装表演是最贵的表演艺术,一场中等水平的时装秀制作成本约80万元人名币,而发布时间不会超过20分钟,这样折算下来一秒钟大约660元人民币,最重要的是时装表演的唯一性不同于其他表演艺术可以重复演出,这就时装秀的制作不允许出现任何差错,如何将创意、诚意、能力完完全全使用得恰到好处,需要团队所有人努力。”对于团队而言,张舰绝对是严师,甚至要求团队的每个人看电影都需要看至少两遍,去分析人物关系、构图、道具、音乐等细节,担的起“专业”两个字。真正有才华的人,往往不是天赋异禀,而是习惯了勤奋。

  秀场幕后团队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必须穿黑色的衣服,只有这样才可以融入到秀场环境的幕布之中,不至于成为焦点,而这条铁打的规矩就是张舰创立的。“秀场导演的创意和制作,目的并不是表达自己的情感,而是体现品牌和设计师的想法,秀场创意实际上不同于电影、戏剧,它仅仅是附属于品牌和设计师的再生作品,服务于品牌和设计师。”尽管,再时尚行业任何有计划、无计划的发布张舰都可以驾驭,很多设计师都认为张舰是可以依赖的工作伙伴和朋友,但是张舰却对记者说自己只是时尚圈的“服务者”。“现在时尚行业国际化程度很高,分工越来越细,但是有一个概念一直没有人提过——时尚服务业,包括公关团队、制作团队、模特、统筹团队、视觉团队、妆发师、搭配师等。”

  “概念98制作团队”是“养眼”的风景线,由6位年轻化的美女长腿编导组成,这并非有意而为之。张舰:“时尚编导除了创意之外,对服装的理解、色彩搭配、设计师沟通德国都需要非常细心,我在培养团队的时候特意选择了服装表演专业的,他们的专业离服装特别近,学过设计、表演、也有后台经验,受到过大学的培训,语言过关。女孩对服装记忆力、与设计师的沟通和配合比较容易,包括与摄影师和摄像师的沟通去完美的留存这场秀的创意部分,比较细心,所以不知不觉就形成了美女团队。”

  细微的物品往往反映了时代的精神

  中国的服装设计师渐渐在世界各大时装周上有了一席之地,纽约第五大道、巴黎卢浮宫等时尚界的圣地也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整个中国时尚界的崛起。但是,设计师不敢走出国门、无法跨越的语言障碍、完全不接轨的做事风格、不同文化背景下的观念冲突,不了解西方的流程和规则,中国时尚目前有一部分尴尬属于时间问题。

  细微的物品往往反映了时代的精神。法国的艺术都是从遍撒街头的咖啡馆孕育出来的,希腊的文化都是被舒适滋养出来的,而中国的时尚最初是从流水式加工厂里出来的,这样不同的节奏导致很多方面的差异。

  拥有国际作战经验的张舰向记者揭秘了目前中国设计师在国际环境中发布的一些现状,从中或许可以看到一位有热忱的编导是如何观察和协调的:“设计师是对生活方式提出引领性的建议的人群,风格体现在个人形象上,比如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约翰·加利亚诺(John Galliano)、乔治·阿玛尼(Giorgio Armani),国内设计师比较低调、甚至不愿意面对镜头;国际秀场对灯光非常重视,要求还原服装色彩和面料,但是国内设计师习惯强调环节趣味性、舞台创意性;国际模特的聘用从抵达秀场、完成妆发、排练走台、发布表演只有四个小时,非常重视人员的时间成本,而国内设计师习惯了让模特去配合,时间把控不严、支付模特的超时费;国际秀场后台设备、电线必须包裹起来,每个模特必须拥有独立的工作台、镜子、试衣间,模特需要配合基本的水果蔬菜咖啡饮料之外,甚至还需要有服务员,而国内设计师一般都在后台的预算上不充分。国际秀场之后,设计师会花很大经历去对接showroom和买手,促成大宗国际贸易,而目前中国设计无法商业落地。”

  “时尚制作的国际化操作,最重要的是设计师要产生文化自信、要有底气。我们是服务于设计师的,我们传递的是他们的设计理念和要求。就像但是米兰的大师带来了他们优秀的制作团队一样,中国设计师走上国际舞台,一定也只会选择中国文化背景的编导团队。”

  直面未来 期待人性的回归

  时装走秀这种形式并非从来就有,从查尔斯·弗莱德里克·沃斯第一创办时装沙龙、实用时装模特进行服装表演至今也才短短的一百多年。在这个技术不断革新、代际关系逐渐模糊化、时尚审美不断回溯的世纪,接下来100年真的不可预测。

  张舰认为:“未来三到五年,模特公司的功能转变非常明星,模特的包装和统筹变得突出出来,而资源的嫁接功能逐渐被信息时代所取代;T台表演的智能化、电子化、多元化、多渠道成为了可能,AR技术、VR技术、全息技术一但成熟,这种虚拟化的趋势也会非常明显;传统的发布、分销、渠道、消费的模式也将受到电子商务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个时代太功利,让人承载了太多令他焦虑的因素,经济结构导致人被过度物化,人被技术手段填充,尽管如此,张舰对于人性的回归充满了信心:“等待着下一个时代,人重新获得悠哉游哉的心绪,可以生气勃勃地发现世界,并通过生机勃勃的方式表现出了发现的快乐,毕竟人是需要社交、需要体验、需要分享的,服装和时尚的价值到那个时代会有新的面貌。”

责编:李晓丹
分享: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