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叔讲故事”王凯:故事是个窗户

2017-05-31 10:44: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由原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王凯创办的“凯叔讲故事”经过三年的成长,已经成为社会广受认可的“儿童内容”领先品牌。创业三年来,这个品牌给孩子讲了2033个故事和内容,这些故事被播放15亿次,总播放时长1.35亿小时,每天与600万用户互动分享,是孩子的故事大全,父母的育儿宝典。

  正值“凯叔讲故事”旗下主打产品《凯叔西游记》全集产品上市发布,环球网记者有幸近距离接触了这位创始人“凯叔”和他的重要投资人、合作伙伴俞敏洪、马未都,进行了联合群访,看看深扎儿童教育产业的创业者正在经历着什么、未来有什么规划?

  Q:环球网时尚频道 李晓丹整理

  M:马未都;K:凯叔; Y:俞敏洪;(按照字母顺序排列)

  Q: 想问一下俞敏洪老师,《凯叔讲故事》这个平台最吸引您的是什么?

  Y:在教育里,我还是相当敏感的,对优质内容长久性的财务回报从来没有过怀疑的。当我看到凯叔做这个产品,我就意识到这个产品是不断叠加有序的,可以延续、不断循环、不需要每买一期就更新的。现在互联网又能让这些产品的传递没有边界。第二就是内容,虽然讲故事的app特别多,但很多东西都是混乱的堆砌,让家长和孩子放心、有趣的东西并不多。在中国,用这种态度做成IP的非常少见。第三,、凯叔讲故事对中国孩子的价值体系、行为体系、想象力、好奇心、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对美感的敏感性将产生巨大的影响,这种体系刚好是我特别希望孩子们拥有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找了非常好的商业伙伴、事业伙伴,新东方投资大概了十家左右这样的公司。

  Q: 传统文化方面,在儿童群体中的传播能有一个什么愿景性的目标?

  K: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的传统文化里面有糟粕,更多的是精华,而精华的东西怎么凭借正确的价值观进行梳理是我们这个团队需要做的。比如说《格林童话》,白雪公主的结局是把王后骗到他们的婚礼上烫死的,一定要经过情节上的改编。公主为了嫁给王子她不惜变成海上的泡沫,不惜吃毒苹果,我们保留了这样的美好之后从另外一个角度怎么解读这些童话,也是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另外我们也在招募好的儿童创作的团队,好的儿童创作的作家,和我们一起来打造新的产品,孵化新的内容,这也是我们要做的事情。讲完《西游记》之后,我们的团队在《三国演义》这方面已经是创作阶段了。

  Q:在选择内容时,有没有标准?

  K:独立之思想,自由之人格,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永不磨灭的好奇心。

  Q:在创业的过程中,陪伴孩子的时间可能要牺牲很多,您如何面对这种无奈?

  K:特别好的问题,这是创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我的痛苦之一,我是因为给女儿讲故事最终选择了创立“凯叔讲故事”。面对这种创业期的无奈,我有一个很好的方法,故事是个窗户,你只要给孩子讲或者陪孩子听,就会和孩子有很多的共同语言,这是就是心智的交流。孩子听完故事跟你聊什么,远远比故事本身重要。尽管我在家时间少,但尽量挤出周末全身心陪孩子,把手机扔到一边陪孩子,给孩子的那种滋养是这辈子只有在这个阶段才能给孩子的,到现在为止你看亲子之间的关系极为亲密。

  Q:什么契机,让您想到要邀请马未都来参与的?   

  K:对我们俩的合作,马爷负责格物,我负责观人,历史段落都是围绕人的。

  Q:想问一下马未都老师,对儿童内容创作这块,您和凯叔合作的方式是什么。

  M:我们记住历史有两个途径,第一个是文字,第二个是证物。文字在历史的演变过程中会被修改的,或者说在记录中会选择性的记录。那么证物、证据,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所以以物证史弥补了文字上的不足。讲故事的时候,他负责虚的这块,我负责实的这块。

  K:每个物背后都有特殊的故事,马老师在讲物的时候他背后带给你的是一种力量,背后是有美学价值的,我们给孩子看的不只是物,物背后的那个审美、那个观点、那个价值观,每天看到的是中国历史上最美的文物,最棒的文物。比如马老师曾经给我讲述过古人怎么解决大便问题,古人会将粪池底下铺上厚厚一层蝴蝶翅膀,当污物下去的时候,翅膀会涌起来把那团污物盖住,让我领略到古人排泄之美。

  Q:目前实现了商业变现,现在在各个业务板块的营收比例是什么样的?

  K:从去年6月份开始商业变现,去年下半年收入6000万左右,现在从纯收入这块来讲,电商偏多一点,但是我们的电商其实不是纯粹的电商,应该是为品牌服务的,希望在一个产业池里面深扎下去。每个月一千多万。今年预计保守估计会达到2亿销售额,我希望一半以上是内容的。我们的内容有两块,一部分是纯内容,另一部分是内容的衍生品。

  Q:现在的知识付费有一拨下降的趋势,不知道会不会面对这种挑战?

  K:整个公司里面现在其实收费项目的内容占的不到一半,从来没有感受过做一件事对方能对我产生这么强的依赖感,这是我前半生做主持人从来没有的感受。我们就拿凯叔365夜来说,我们每天的打开率是40%到50%。凯叔西游记有的孩子甚至打开20遍以上,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背一个20几分钟的故事,这是他的兴趣所在。目前来看,我们不存在这个难题,而且在APP里面可以看到,每一个都是重复购买的。今年已经开始了城市合伙人计划,会在城市里面寻找我们信任的代理商,信任的城市合伙人一起推广我们的产品。其实纯内容产品毛利相对高,让给我们的渠道可以共同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

  Q:现在的市场,特别是文化市场对《西游记》是大量的,甚至是过度的,比如说以前的《大化西游》、《大圣归来》,您觉得您的产品对《西游记》的改造和这些所谓的改造之间有什么区别?

  K:动画片和纯声音表现一个作品都不一样,我们在去创作的时候我也没有去想和别人拉开差距,也没有想和别人学习什么,这是第一个观点。第二个观点,消费过度的问题。他喜欢不喜欢,他是不是用钱给你投票,用他的时间给你投票才是最关键的。第三,至于把握的度或者原创改变的度,每个人心里有一把尺子。M:中国古典文学当中版本很多,严格意义上讲很多都不是初创的,都是记录者。明朝以后叫评书,元朝以前是评话,就是叙述者主观的评判,加上叙述者的人生经验。我认为中国古典名著在后代的表现中,包括《西游记》的表现中主要的框架是不能动的,但其他的都可以根据你现在的理解,或者你个人的理解可以添加一部分东西,这部分东西并不影响整个审美的形成。

责编:李晓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