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到让人望而却步 GRACE CHEN是风景也是眼睛

2016-12-14 21:38:00 环球网 李晓丹 分享
参与

一遍遍回放着《Creep》,

“You are just like an Angel  你象一个天使

Your skin makes me cry  你的肌肤让我凝噎

You float like a feather  象羽毛一样飘浮的你啊

In a beautiful world  在那个美丽的世界”,

Radiohead版本的最用情。

 

  (环球网 时尚频道 李晓丹)因爱而生的胆怯和无望感让人变得异常敏感;强烈的感知力幻化为羽毛,甜蜜而忧伤地漂浮在凤凰中心的白色螺旋形玻璃钢架结构建筑上空。就像爱GRACE CHEN礼服的每个女人,站在那样一件件礼服面前,内心悸动那么明确却总是显出不知所措。

 

 

 

  走在“沉浸式”的“Y”型舞台上的女人,身穿装饰有羽毛元素的礼服,仿佛都有些不真实。这一季的服装从爱这种情感中生发出来,被爱迷上双眼的设计师作品充满了真情与幻想并存的爱情意境,真真假假,忽近忽远,患得患失。时尚的剪裁将所有精湛的细节串联起来,有巧妙的花型雕琢出性感肩线、有轻柔又变幻莫测的羽毛、有欧根纱的轻盈和蕾丝的精致,有薄纱百褶化作一幕幕柔情幻影。正如设计师GRACE CHEN所言:“在真爱面前,每个人心中的幻想和内心的情感会为他勾勒出一个美丽的世界。它很美很绚烂,却遥远不真实,就如同一片晶莹剔透却飘摇不定的羽毛,美好却无法靠近。

 

 

  从小红裙、小浪漫、小故事到美丽的世界,与其说设计师GRACE CHEN在用一个故事、一份情感来构思新的系列,不如说这位华裔设计师在用一颗恒心演绎优雅的本质,雍容华贵、沉稳大气、旖旎温婉。GRACE CHEN喜欢将美丽形容为一剂毒药、让人着迷。“魅力对我来说是个光环,它是在人之上的,就像钻石的光亮和夺目一样,是不可以被物化的东西。仿佛一个人存在在美丽里,这种吸引力是你无法忽略的。我认为这就是魅力。”

 

 

  在高级定制市场上,GRACE CHEN的礼服是风景,也是眼睛

 

  巴黎、莫斯科、伦敦、东京,生活在不同风格城市的女性在购买GRACE CHEN、而一旦被穿着就会享受到GRACE CHEN的优雅,有如一扇通往内心的门被推开,让女性“看到”自己的魅力。设计师GRACE CHEN说:“每个人都会通过读书、听音乐去感受这个世界,而往往忘记去感受自己,衣服离身体最近,是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的延伸,是感受自我非常好的媒介。服装可以把人带进一种情境中去,从日常中得到升华,所以这也是全球女人对时尚充满热情的原因。我希望通过充满爱和丰沛精神的服装去尝试换发起女人本能,每个人在闲暇之余都需要喝点儿小酒放松一下,不可以让生活变得平寂、漠然,应该学习如何热情地生活。”。这样的表达让我想起一句话,Too beautiful to die,too wild to live

 

  设计师GRACE CHEN说:“我喜欢激烈的东西,淡如茶,烈如酒,各有各的纯与粹。”这一季的设计师不只是羽毛有了生命,羽毛更赋予了设计生命,让人感觉像踩着柔软的云朵一般,沉浸在一个真情与幻想并存的爱情意境。设计师GRACE CHEN突破了经典加固的旧式剪裁,她亦以优雅自信之姿态,展现属于现代的风貌。而当两者交融幻化而生的精妙风格,定能令众多女性找到属于自己的独特风范。

 

  附:采访实录

 

  Q:环球网时尚频道 李晓丹

  A:GRACE CHEN高级定制品牌设计师 陈野槐

 

  Q: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次的设计灵感吗?

  A:美丽的世界最初来源于英国乐队Radiohead的《Creep》,歌曲讲述的是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感觉自己得不到她。歌词是这样的:you floatlike a feather in the beautiful world,你如同一片漂浮的羽毛坠入这繁华的世界。当你爱上一个人或者一个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变成爱情的悲观主义者,变得异常敏感又患得患失,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认为她是什么——羽毛,不可捉摸。他会充满了想象力,眼前浮现的东西一半是真实的,一半是虚幻的,很多东西色彩会非常强烈。服装也是这样,它可以把人带进另外一种情境中去,从日常中得到升华,当一个人感受越丰富,就越能获得自我认知和幸福感。

 

 

  Q:可以给我们讲述一下这只“造价不菲”的电影《美丽的世界》吗?

  A:这一次与巴黎传奇摄影师Ali Mahdavi合作,前往拍摄巴黎拍摄时装大片,主要探讨两点:如何表达东方美,东方美和西方美是应该如何融合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和Ali有一个共性:我是中国人,有长达20年在美国生活的经历;Ali是伊朗人,从小在巴黎长大。文化在我们身上自然的融合了,而且我们都在用普世的美去进行创作。从对纯粹美丽的打造,对理想美丽的追求,到勇于冲破世俗审美的过程。

  我们选用了一个在巴黎生活的台湾女孩和一个在巴黎生活的金发碧眼的英国女孩,这两个人拥有不同的女性魅力,但是明显西方女孩颜值更好,然而内在的气质是可以战胜外表的,所以我认为,中国女性成为时尚icon指日可待。关键是对待自己的态度,尤其对于拘谨的中国女性来说,每个人都需要喝点儿小酒放松一下,让所有女性看到自己散发光芒时有多美。

 

 

  Q:这次在设计中有什么亮点和突破?

  A:GRACE CHEN的服装风格唯美、自如舒适。流苏和编织一直都是我最喜欢运用的,这次也运用了很多。当不同色调的流苏混合在一起后滋生出新的感觉,高调而不浮夸,轻盈而不乏可塑的流动感,散发出一种圣洁而怜人的美感,伴随着摇曳步伐瞬间便抓住了每个人的视线。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的服装运用了很多颜色——白、灰、红、蓝、绿都有,这是一种炽烈的状态,我想通过这个系列唤起内心的感受。将苗绣、锡绣、马尾绣加以改良藏匿在复杂的针脚中,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但谁能知道即使脱去“华丽的外套”,中国内在美的强大气场、深厚底蕴和内在力量依然犹在。

 

  Q:提到这次的苗绣,我看到您在朋友圈分享的感受:到了贵州,服装是生活的仪式感。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A:衣服不属于本人,却离你的身体最近。人们往往习惯通过听音乐、看书,去感受这个世界,但是我们常常忘记去感受自己,衣服是一个非常好的媒介,去与世界进行表达和交流的最重要的部分,衣服是精神和物质两个层面的延伸。

  在苗族我就深刻的感受到这一点,也许说仪式感有点不贴切。那里的绣娘将整个人生绣在那几件衣服上,一件衣服上承载的情感太重了,他们把衣服作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虽然学习了那里的绣法,但是如果我们的精神状态回不到那种状态,我们永远也没有办法传承,最多传承它的工艺和技术,只有回到那种心情,文化才会回来,才会变成自己的内在的东西。

  到了贵州之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失落感,强烈的时过境迁,但是很徒然,因为没有了精神境界已经不存在了。不可能回到某个时代,我们要学习,不可以让生活变得平寂、漠然,应该学习如何热情的生活。

 

  Q:2016年这一年,GRACE CHEN有哪些成就?

  A:不敢相信2016年已经快要过去了,这对于GRACE CHEN来说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感觉一路在冲刺。这一年,我在创作上变得更加松弛、活跃,从年初开始,受邀巴黎、莫斯科、伦敦作了很多场发布会。我们的确有很多生活在国外的客户,在国外办秀给了我很多新的灵感,让我感受到喜欢GRACE CHEN的女人全世界都是一样的。对衣服和时尚的热情是女人的天性,而我们的服装换发起女人本能的吸引力,就像一剂毒药,让人着迷,为女人带来了爱,爱自己,让别人爱她们。

 

  Q:这一年对“静、富、深”有了怎样新的体会?

  A:“静、富、深”简直就是我人生观。我认为,中国风在“静”里面,含蓄、意境浪漫;“深”则代表了力量感,柔中带刚,对女性的尊重,女人不光是水,也是石头,也是钢,特别是中国女性很有主心骨,自我、无畏甚至有点儿叛逆;“富”这里我想多讲一点。

 在历史上,卡地亚在初创品牌的时候也收到东方风格的影响,感受过中国皇室、达官贵人、王府的奢华、精致、繁复的工艺。但是最近这几十年,中国市场上的确充斥着很多廉价的东西,但是这并不代表中国人对精致不再追求。中国发展高定和奢侈品具有深厚的历史和基础,这是我们民族性的一部分,这也是一部分人追求幸福的方向——品质生活。(这里有省略)

 

  Q:学生时代的偶像是谁?

  A:我小时候喜欢好莱坞的费雯丽、伊丽莎白泰勒、嘉宝等,她们极具女性魅力,具有强烈吸引力和气场,具有非凡、强大的内心,星光灿烂。简单来说,就是内外兼修。现代社会则需要自己有自信、有能力,与此同时宽阔的胸怀,去爱别人,也爱自己,强大而具有美好女人味。

责编:李晓丹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