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誓:我要睡遍这19家新酒店

2018-02-28 11:22:00 时尚先生 分享
参与

  人类对居住空间的探索,从未停驻。在迅疾、喧嚣、逼仄、程式化的现代生活藩篱中,这19 家新张酒店,对奢华、共享、个性、社区概念的大胆践行,给当代人居生活带来全新的想象。而想象,正是人类做梦的能力,正因为有了这种能力,“栖居”才有了新的方向和目标。

  列下第一份狗年的 wish list 是关于酒店的。我一直觉得,只要是自己努力赚来的钱就应该让自己享受更好的生活。

  在这个时代,慢,是一种奢侈的姿态。珠宝起家的品牌宝格丽,习惯了精雕细琢的工匠式严苛标准,自然将其一脉相承于北京宝格丽酒店的微小细节之中。

  北京宝格丽是中国第一家奢侈品酒店,从庭院的一草一叶到房间里的装饰小玩意儿,无不复刻了宝格丽的意大利式的奢华。与华丽的法国风或是古怪中带着一丝狂野的西班牙风都不同,意大利设计精巧而优雅,充满了文艺复兴范儿的艺术感。在北京宝格丽酒店,一樽花瓶、一盏台灯、一张椅子与它们分别摆放的位置,都是经过精心的设计与考量,反射着当代意式家居的精致格调。

  传统的意大利人拒绝庸常的生活,一丝不苟地享受就是他们的生活准则。日用品需度身定制,至于艺术,那可是生命里的氧气,不可一日或缺。在北京宝格丽酒店,你会像一个意大利绅士或淑女一样度过绝非庸常的一日,饮有琼浆玉液,宴则玉食珍馔,夜里坐在这座位于北京东三环的罗马式花园庭院里,你可曾嗅到南欧古城里的橘树芳香?

 

  微风叩响黑漆大门上的铜门环,昏黄的灯晕在厢房的窗柃上摇曳,松木楼梯板传来吱呀作响的脚步声。弄堂里,飘来悠远的“桂花赤豆汤——甜酒酿”的吆喝,这是上海石库门曾经每天都在上演的时光。

  现在,上海建业里嘉佩乐酒店用了整整 9 年时间,在始建于上世纪 30 年代的老建筑群中复原了这幕行将消逝的风景。酒店所在的石库门建筑群包括 200 多栋复式石库门建筑,除了酒店外,规划中还有嘉佩乐公寓及精品零售店 The Gallery 。

  与老牌奢侈酒店品牌相比,嘉佩乐年轻得有些过分。创始人霍斯特·舒尔茨仅仅用了 15 年时间,便将这个品牌打入了激烈交锋的酒店一线阵营。

  建业里嘉佩乐是上海目前唯一的全别墅设计酒店,每一座独门独院的房子里都复原了老上海的家居细节,譬如底楼的客堂间,顶楼的阁楼。卧室里点缀着只有上海人看了才会心有戚戚的细节,比如罗马数字的复古小闹钟、编织的梅花图、衣帽间的木雕门。

  当年建业里的地标建筑物,一座水塔,也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这里早年曾是当地居民取水饮用的地方,之后被改建成地下室的通风换气口,如今它面目焕然一新,作为酒店的最高建筑物,这里被用作照明与信号服务设施,也是俯瞰整个建业里的最佳地点。

  

  意大利科莫湖畔的 Bellagio 小镇被称为阿尔卑斯山最美的地方,也是许多美国人心目中的意大利美景典范,于是美国人干脆在拉斯维加斯建起了一座酒店,希望复刻它的风华。这就是宝丽嘉酒店最初的故事。在酒店诞生后的许多年里,宝丽嘉都是拉斯维加斯最漂亮的建筑之一,更早早将全世界罕有的酒店 3A 级五钻奖揽入囊中。

  19 年后,全世界第二家宝丽嘉酒店在上海开业。酒外表恢弘非常,色泽美丽的花岗岩石材使它在外观上,轻巧无痕地融入了外滩的新古典主义建筑群中,而那些来源于 Art Deco 风格的干净、有力和克制的几何线条,又使它呈现出了一种现代魅力。酒店内部空间则泛滥着一种意大利式的艺术奢华,步上白色大理石手工打造的巨型半圆弧楼梯,被酒廊入口处那面静止的陶瓷玫瑰花墙攫取了视线,捷克定制的枝形水晶吊灯正为它划下阴影和光亮的界线,那俨然是一幕《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中的宏大场景。

  同样戏剧化的还有大多数客房都配有的 180 度露台,站在这里,看到的或许不仅是高高低低的天际线、彻夜不息的霓虹灯,依稀也有那个浪奔浪流的绝代上海滩。

  

  留在你的记忆里的奢牌酒店,是 1800 针埃及棉床单的柔软触感、富丽堂皇的枝形水晶吊灯,还是一次雪中送炭的帮助?如果是后者,那你一定认同瑞吉酒店创始人约翰·阿斯托上校的理念:最大的奢侈是来自人的服务。瑞吉私人管家式服务,自然也在新开业的长沙瑞吉酒店里一丝不苟地传承。

  在管家服务上长沙瑞吉做了很多加法,但在酒店设计上长沙瑞吉推崇的却是 Less is More 的简约精致。脱胎于古典东方四合院的结构,能呈现城市剪影的落地窗与代表张家界绵延山脉的菱形装饰,即便不出门,你也能体会到的城市血脉中的楚风湘情。

  别错过瑞吉传统的马刀开香槟仪式,当金黄的酒液汩汩流出,倾满了水晶玻璃杯时,奇幻的时刻也随之降临。也许你会想起李白曾对酒当歌,许愿“月光长照金樽里”,也或许会想起菲兹杰拉德笔下的迷茫年代,所有人都在漆黑的海面上迷失了方向,只有一个人,初心不改,至死方休。

  

  以绅士和淑女的态度为绅士和淑女服务,这是丽思卡尔顿百多年来的服务理念。如今,海南第二间丽思卡尔顿酒店在海口梅开二度,同样,这个由美式老派美学构筑起的豪华宫殿里,每个人都像电影里走出的一样体面,如同客房里每天必换的深红色玫瑰花束般,无懈可击。海口丽思卡尔顿酒店大约是世界上最特别的一家丽思,酒店以高尔夫球元素贯穿了始终,与品牌最擅长的绅士淑女元素混搭,催生出瑰丽无比的化学反应。

  步入酒店,大堂里陈列的数座金灿灿的奖杯算是个提示,而走廊里苏格兰格纹图案的地毯也只是一个伏笔,直到打开房门的那幕风景,正剧方才开演。宽敞的落地窗外,大片青翠草场起伏着,云朵在上面投下巨大阴影。这片面积足有 350 英亩的黑石球场( Blackstone Course )非常特殊,整座球场都是建于火山喷发形成的基岩之上。而它也只是海口这座全世界最大的公共高尔夫球场的1号场,这周边,还有 9 个规模类似的球场。

高球爱好者理应为海口丽思卡尔顿欢呼。

  

隐世酒店的鼻祖,当属安缦,连它的粉丝团都有一个专属名称“ Aman Junkie ”。

  安缦不总是安于山野秘境,亦当大隐隐于市,冠以都市之名的安缦,有出自设计师 Kerry Hill 的东京安缦,现在又见上海的养云安缦,这是集团最大手笔的项目,在离繁华之地咫尺距离的地方,安缦足足耗费十年时光,完美地异地复活了一座明清古村。

  安缦对中国的古代村庄似乎情有独钟,已经有了杭州安缦的珠玉在前,这次又大手笔地从江西的 30 个村落中,拆除了 50 余座明清徽派建筑,移植了 10000 多棵古樟树,在上海马桥镇旗忠村建起了一个桃源之境。

  在养云安缦湖泊中间的楠书房,生活以某种诗意的方式展开。书房名字来源于紫禁城中的皇家书斋。在泛着木头清香的房间泡一壶茶、习一册字、读一卷书,重温一种“从前慢”的生活可是当今最难得的一种放松。夜来在氤氲着雾气的森林间漫步,清澈的湖泊中倒映千年古宅,华丽的纹饰和雕刻上记载着家族绵延了数个朝代的私人历史。有人燃起昏暗灯火,跳起翩跹舞蹈,宴是好宴,酒是陈酒。一切都遵循着 Kerry Hill 设计的初衷:极简、隽永而轻盈。

  

  太古集团旗下的“居舍系列”( The House Collective )酒店皆以充满别致摩登感的设计著称,着力于打造小而美的精品酒店。其前作北京瑜舍、香港奕居和成都博舍都在业界博取了不错的口碑。

  “居舍系列”的第四家酒店定位于上海兴业太古里,取名镛舍( The Middle House ),与建筑所在的“大中里”暗暗呼应。

  设计交给了米兰人皮埃尔·里梭尼( Piero Lissoni ),他的作品以简约著称,在大胆明快的线条中糅合了意大利人特有的艺术浪漫气息。像许多西方人一样,里梭尼对中国文化十分感兴趣,多年来一直在他担纲设计的数个当代家具品牌中致力引进中国元素。在镛舍客房中,那充满东方韵味的床头柜、新颖别致的壁挂式长椅和众多中国古典艺术品都出自里梭尼的主张,不过最特别的还是浴室的竹纹陶瓷地板,与陶渊明的“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有异曲同工之妙。

  

  艾迪逊品牌创始人伊恩施拉格也是"精品酒店”( Boutique Hotel )概念的始作俑者,在他的眼里,设计也有时代感,那些千篇一律、老气横秋的高级酒店早已不再时髦,现今年轻人们喜欢的居所,得比连锁商务酒店有个性,要比小众精品客栈有标准,哪怕是员工的颜值,也影响着他们的决定。正是在这样的理念下,艾迪逊走出了一条又时髦又舒适的品牌之路。

  三亚艾迪逊以莲池和竹林开篇,配着铁艺玫瑰的装饰墙,是海棠湾这一带最不俗的一座门脸。虽然是新开酒店,但妙的是酒店的绿植布局开始得很早,呈现出热带园林该有的葱郁繁茂。也许是弧线的关系,也许是水景的缘故,房间虽以黑、白、灰为主,质感却冷而不硬,反而呈现出某种水边该有的禅意。而 Le Labo 为艾迪逊特制的红茶味,个性极度分明。

  三亚的每一间酒店都在海景上作文章,不过像艾迪逊这样,造了一片海中之海的也是前所未有。这片面积达 20000 平方米的“内海”,每天灌入一千万加仑的过滤海水,确保水质洁净,四周椰林掩映,白沙细腻。如此,在不能下海的海棠湾,你还能有什么遗憾呢?

  

  三亚保利瑰丽酒店把自己定位为“探索海洋地域之旅”,把这片偌大的空间建成一个带有科幻与艺术气息的海洋宜居之地,有高楼有别墅、错落有致,动静相宜。

  基础客房面积又一次刷新了海棠湾之最,达到 68 平米,在 246 间客房中, 45 间的阳台上还设有独立泳池。位于 13 楼的无边“天际游泳池”更长达惊人的 103 米!瑰丽御用设计事务所 AB Concept ,又一次担纲了房间的美学呈现。他们巧妙地运用了木质材料、民族图腾等元素,以现代风格为主,又融入了别具格调的海南风情。

  公共空间里,艺术品值得一看,毕竟瑰丽的当家人郑志雯在这方面一贯以好品位著称。她对酒店艺术品的要求是“避免做一些所谓饭店艺术品的东西,希望看上去像某位艺术家的个性化收藏,甚至能成为城市风貌的代表。”

  大堂里由阿根廷艺术家 Carlos Arnaiz 制作、高达7米纵贯中庭的抽象花卉油画作品十分醒目,此外还有韩国当代艺术家 ByunDae-young 的“冰淇凌熊”趣味雕塑,最妙的当属大堂一侧的“通天塔”雕塑,由中国艺术家丁浩费时一年多,用竹子和木头搭建而成,有一种无限延伸的自由感,像此间的海,也像这座海棠湾独树一帜的高楼。

  

  新国贸饭店听起来是个老派的名字,可在北京 CBD 里,它无疑是如今最潮酷的处所,办公、餐饮、社交、健身融合在这个多维度的复合空间里,直戳年青新贵们的心窝子。

  在设计公司 Stickman Tribe Dubai 的操刀下,酒店内处处散发着大都会朝气蓬勃的气息。虽无阳春白雪的名家作品,但街头风的原创艺术在这里俯拾皆是。从大堂中央的树形雕塑和垂落于落地窗边的陶瓷叶子,到刻有十二生肖的鲜啤吧酒缸,还有走廊两侧的艺术画作,每一层都不一样,呈现花草树木、建筑设计、艺术碰撞等个性鲜明的主题,勾勒出旅行途中熟悉的所见所闻。

  Work Hard Play Hard 的理念从位于三层的共享工作空间“”众·社“”开始。这个由西班牙设计师品牌家具加持的楼层,分单人工作区和团队工作区,配有高速 WIFI 、复印机、传真机、会议室等工作设备,还有装备齐全颜值颇高的茶水间。这里对工作狂友好,一直开放到晚上 11 点。

  至于 Play Hard 的部分,则由“”炼·工场“”负责。这里有种硬汉与嬉皮混搭的风格,集装箱质感的墙面上涂满了笔调狂野的大色块涂鸦。健身器械、有氧运动、综合搏击区域的装置在 CBD 区已是顶配,而且最棒的是,它 24 小时开业,陪你练到天荒地老。

  

  “我愿我行我素,不愿涂脂抹粉,招摇过市,我也不愿……我不愿生活在这个不安的、神经质的、忙乱的、琐细的世纪生活中,宁可或立或坐,沉思着,听任这世纪过去。”梭罗在他著名的《瓦尔登湖》中如是写道。

  同样,海归经济学博士仲春明亦渴望在自然中劳作、休息,对他来说这是儿时的一个梦想,“能像鸟儿栖居树梢,呼吸林间四时芬芳,聆听山谷天籁之音,凝视苍穹的天光幕影。”如今,他将这个梦想变作了溧阳美岕山野温泉度假村。

  建在美岕山半山腰的 31 栋房子,远看如同一座座立在树上的“鸟巢”。环绕的落地窗将起伏的山峦、潺潺的溪水、树光云影全都迎进了屋内,浓密的绿色几乎要沁入屋内,甚至开窗便可伸手摘叶。夜来枕一段流水入眠,看窗外萤火点点,繁星密密,就像每个你本该拥有的宁夜。

  山野温泉引自地下 1788 米的天然温泉井, 每天将 400 多吨天目湖地区的天然温泉水送到山顶的公共泡池和每栋树屋的露天泡池内。若是冬天更是美妙,池内热汤氤氲,池外却是雪压松枝。不妨再循着雪路访茶,在度假村偏居一隅的无闻茶社里,与一对颇通茶道的夫妇畅谈世情与茶道。更妙的是,这儿是信号盲区,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只需要举起一杯茶,缓缓饮矣。

  

  打开国人度假酒店体验大门的悦榕庄,自从位于丽江的第一间物业之后,就把度假村开遍了中国的风景名胜,在杭州、三亚、阳朔等之后,终于来到了九寨沟。

  不同于其它酒店纠结于沟里或沟外的选址,九寨沟悦榕庄直接选择了保华乡境内一座山峰之巅。 209 间客房坐落在海拔 2500 米的海池山高峰之巅,隔开了山下络绎不绝的大巴车与游客。进入房间,窗外云团就在伸手可触的头顶,眼下是连绵起伏的青山,和缩成一个个小点的房子。推窗而立,深谷里吹来的风里,带着草叶的清新。

  有 3000 年历史的羌族文化点缀了装饰的细节。繁复精致的手工刺绣和绚丽多彩的配色,只有配着窗外的青山碧水方不显得俗艳。这里的风景并不只有九寨沟景区内才美妙,游人罕至的神仙池、如翡翠般闪光的若尔盖草原、以及点缀其间的藏族寺庙都是在这里多停留几天的理由。酒店一侧还有罕见的高山台地高尔夫球场。美国著名高尔夫球场建筑设计师 Mark Hollinger 利用这里天然的峡谷、树林、瀑布和湖泊,造就了极具美感和回味性的 18 个球洞。

  

  近年来,由于临近澳门和长隆的缘故,珠海成了家庭度假的热门目的地,但一直以来,这个城市却没有高端的度假酒店,还好,凤凰湾悦椿的开业弥补了这个缺憾。

  作为珠三角中岛屿最多、海岸线最长的城市,珠海拥有许多隐秘而美丽的港湾,凤凰湾正是其中之一。这间悦椿度假村以“返璞归真的海边村落”为设计理念,努力还原一个没有被游客和网红店侵蚀的,安静又舒服的隐居之所。酒店建成后依然保留着原有的山坡、古树等原始地貌,那原汁原味的飞檐瓦当和岭南家私米黄色的外墙、古朴的屋檐和瓦当一如从前,酒店入口一侧新建的池塘湿地则引来成群的南飞候鸟。

  悦椿的客房全部面海,也全部拥有全开放式露台。这里的夜晚比白天迷人,被誉为世界最新七大奇迹之一的港珠澳大桥灯火辉煌横跨海面;歌剧院的白色贝壳建筑上流光溢彩,有种悉尼的既视感。漫天灯火倒映在露台前的运河泳池里、溶解在星光中,而晚风拂来,搅碎一片晶莹,不知今夕何夕。

  

  安纳塔拉,是一句古老的梵语“无穷无尽”。每一座安纳塔拉都从其所在地汲取无穷的养分、让酒店的体验无限地靠近目的地。如今,越来越多的酒店在竭力突破品牌下雷同的藩篱,纷纷寻求突破并汲取在地灵感,但如此极致地浸润在当地文化传统养分之中,贵阳安纳塔度假酒店拉当属其中翘楚。

  以喀斯特岩溶洞和层峦叠嶂的山林为界,调慢了被都市节奏加速的时光。苗文化和泰传统的文化相似性,让贵阳安纳塔拉酒店的二元设计元素极为协调地融于一炉。苗族蜡染和大量使用的银器装饰,迎客的苗族铜鼓和牛角火盆,池畔的鼓楼有着层层叠叠的灰瓦屋檐,大红色的苗绣短衣和扎染长裙女郎带着耀眼的银饰,酒店的礼宾员好像正在千年的古寨里巧笑嫣然。

  除了视觉上的惟妙惟肖,味蕾上的旅程则可从“暹罗”的地道泰滋味一路吃到“古镇”的贵州风,可对于钟情于一次秘境里的独特用餐体验的酒店行家来说,安纳塔拉的“个性化定制用餐”才是让味道入魂的秘钥,池畔的私密家宴温馨红火、水中的烛光晚餐浪漫甜蜜、星空下的丛林影院亦或是专属别墅中的社交派对,这些,才是绝不雷同的“安纳塔拉专属时光”。

  

  1971 年,美国摇滚青年 Isaac Tigrett 和 Peter Morton 在英国伦敦开设了第一家硬石餐厅。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只是摇滚迷们随便玩玩儿的地方,在小半个世纪后成了乐迷们的朝圣地,也成了音乐家私人物件的博物馆。

  作为餐厅的延伸,硬石酒店为那些吃一顿饭买买周边商品还不过瘾的乐迷,提供了更完整、更嗨的全方位摇滚体验。如今,中国的第一家硬石酒店也在深圳开幕了。

  毋庸置疑,深圳硬石酒店更注重音乐本身。这里不仅能看到各种摇滚名人的私人收藏品,比如马克莫( Macklemore )的马甲等,还能通过 The Sound of Your Stay 特色音乐服务,自选 Fender 电吉他和 DJ 设备,在客房内大闹一场,只是记得穿好皮裤带上荧光棒!

  硬石餐厅是个美式工业风格的粗犷空间,悬挂了超过 60 件来自传奇音乐偶像的收藏,包括猫王在上世纪 60 、 70 年代穿过的丝绸衬衫和纹绒西装、迈克尔•杰克逊在 1989 年 L.A.Gear 运动鞋广告中所穿的牛仔裤、曾属于老鹰乐队的一把由全体成员签名的 Fender Telecaster 吉他、五月天签名的 Rickenbacker 330 吉他等,王牌则是吉他大师约翰•艾尔顿于 1992 年 5 月 31 日在丹麦哥本哈根演出所穿的夹克,每一件都让乐迷们两眼放光,忘记了面前的汉堡和牛排的滋味。

  

  精品的要义就是小而美,但 W 是个特例,这个诞生自纽约的品牌,继承了大苹果的无畏与活力,在颠覆传统奢华的努力上,在生活细节的精致追求上,一点也不输传统认知中的精品酒店,鉴于它的每间酒店都是数百间客房的规模,倒可以给它贴个大型精品酒店的标签。

  更何况,如今的 W 酒店不再只是享乐主义者的专属了。曾经,世界上每一处的 W 酒店都有着如同俱乐部的外观、黑黢黢的走廊以及永远大面积撞色的室内设计,这使它始终有种酒香四溢的夜店气质。不过,上海W是个转变,加入了更多生活方式的元素,这或许也是 W 的新方向。

  保持着娱乐与社交功能的上海 W 依然俏皮好玩儿,并且以一贯奔放的设计让你更直观地认识到,我是在上海!无论是贯穿四个楼层的巨型霓虹灯组,床上硕大的小笼包摆件,或是大堂里的旗袍女郎壁画、吊着拖鞋、晾衣架等形状的霓虹灯天井,都让你想起十里洋场、吴侬软语,更别提那直接面对整个陆家嘴的户外泳池了。至于在 Woo 酒吧点的那一杯以功夫茶手法调制的鸡尾酒,更是上海 W 对海派文化最直接的一句表白,毕竟这是个菜场的老大爷都会说几句英文的城市呐。

  

  苏州的酒店,大多必须得在老城区和工业园区作出选择,前者空间逼仄难在设计上尝试点新意思,后者空间虽然广阔,却难免失去了苏州的传统韵味。

  开业一年的苏州 W 酒店倒是做到了两者兼顾。选址金鸡湖畔堪称巧妙,又以现代理念诠释苏州传统建筑风格,打造出了一座有趣的“悬浮园林”。苏州古典园林中的水、石、亭、墙和门洞以各种新颖的悬浮设计一一呈现,甚至房间里的浴缸、桌子和睡床,乍一看也是漂浮于空中,以为被巫师施了魔法。大堂里则悬挂着苏州城景的摄影照片,错落有致地摆放着鹅卵石状的座椅,令人一看就想到狮子林那多孔多洞的假山。

  同样能成为朋友圈刷屏热照的,还有房间床上琵琶造型的抱枕,这也是苏州评弹中不可或缺的乐器之一。比起上海 W 酒店的小笼包和筷子玩具,这个造型似乎更适合“搂抱”,再一低头,写字台下,藏着一只大闸蟹,起码五两重!原来,静美婉约的苏州园林,与又潮又炫的 W 酒店,也能这样混搭,简直是脑洞无边!

  

  雪地里亮着的暖黄色灯光、教堂里传出的唱诗班歌声,松花江上,马车小行几步,便是四面雪原的无人之境,这是哈尔滨的冬季,整座城市都跌落童话里。

  哈尔滨松北香格里拉大酒店是冰城的第二间香格里拉,酒店奉行的“发自内心的待客之道”在这里显得格外雪中送炭,因为从零下三十多度的天气里走进来,温暖的服务是每个人都亟需的必备品。

  所有的房间都面对松花江,且色调沉静,设计师一定深谙心理学。知道冰雪天里最大的幸福,就是一个人在房间看着大雪纷纷落下如羽毛,而手边有热茶、耳畔有音乐再有一本好书作伴,就像冷雨夜里,最高级的快乐是躺在干燥的房间里拥被大睡。

  吧界却是另一种热闹。顶着这样一个可爱的名字(八戒),这里却是一个以裸露的顶棚装饰及时下流行的工业风设计而成的场所。高脚皮椅、绳索吊灯、涂鸦和做旧的小摆设,整一口哈啤,一平米的吧台上,来自四海的陌生人,一分钟就变兄弟。

  

  在古代,江南的冬应当这样度过:围着红泥小火炉,喝一杯暖好的黄酒,慢慢谈些风花雪月的事,论一首诗,聊一卷书,窗纸上透出几枝梅花的影子。如今的江南,这般风貌自然难觅,不过新开业的无锡太湖华邑酒店试图复刻这些传统中华底蕴——以礼、尊、和、达,复兴出一个亲切自然的居住空间。

  这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一次致敬。一直以来,在设计中注入当地特征、用本地服务员、提供本地食物……但凡国际连锁品牌酒店进入中国,总要多用些在地的元素来吸引客人。但洲际集团却更进一步,直接为华人宾客量身打造了一个品牌,这就是华邑的由来。

  当代中国风的房间并不大,不过空间疏朗,所有的东西都在它应有的位置上。酒店还在房间里特别摆放了专门定制的中式茶具和中国茶,备品则是定制的“ Essentiel Elements ”,味道有股淡淡的茶香。在酒店的中餐厅里可以尝到江南的时鲜,譬如虾仁鸡头米、大闸蟹之类,之后再在举茗馆里喝上一壶泡得酽酽的新茶,江南的初冬,暖极了。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