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王子大婚,王妃最爱的是Givenchy?

2018-05-21 09:18 VOGUE时尚网

婚礼直击

  奢华但不大传统的皇室婚礼

  当漂亮姐姐梅根身着一套简约婚纱,站在哈里王子身边的时候,这成为多少人梦寐以求的童话场景。

  这套婚纱并非来自之前盛传的Ralph & Russo,而是出自英国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之手,而她也是法国老牌时装屋Givenchy的创意总监。

  这件奢华礼服早在去年就设计完成,需要两个小男孩托起的头纱长达五米,刺绣着53朵花,代表英联邦的53个国家。其中有两种是梅根特意挑选的:肯辛顿宫中种植的腊梅以及代表Meghan家乡的加州花菱草,象征着英国王子与美国女孩的相遇相知。

  严格地说,皇室婚礼并没有“伴郎”,他被称为“支持者”,理所当然地,在哈里的婚礼上,这一角色由威廉担当。

  而威廉和凯特的两个孩子——乔治王子和夏洛特公主,和其他的皇室小成员一起,担任了这场婚礼的花童。

  婚礼结束后,这对新人还乘坐皇家马车,穿过温莎镇的长街进行巡游。他们选择的这辆敞篷马车制造于1883年,是英国王室的常用马车,曾为几代英国王室成员服务。马车由6匹温莎灰色马牵引,巡游过程中将有250名武装卫兵保护这场巡游,时长约25分钟。

  虽然说这场婚礼是皇室婚礼,但其实有很多反传统的地方,似乎恰好预示着这位有着历史意义的新王妃的到来。通常英国皇室婚礼都在工作日举行,但这次却一反常规选择了5月19日,也就是周六。这个日子避开了威廉和凯特第三个孩子,也就是路易王子的出生日期,还刚好是英格兰足总杯决赛的日子。

  哈里与梅根,威廉和凯特,同样是王子与平民王妃的结合,同样备受世人关注,也同样像是灰姑娘遇上王子的故事——但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对情侣截然不同的形象。哈里与威廉,他们一个是叛逆的弟弟,一个是相对沉稳的哥哥,而威廉的妻子凯特的形象一贯端庄。

  哈里与梅根,威廉和凯特,同样是王子与平民王妃的结合,同样备受世人关注,也同样像是灰姑娘遇上王子的故事——但你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对情侣截然不同的形象。哈里与威廉,他们一个是叛逆的弟弟,一个是相对沉稳的哥哥,而威廉的妻子凯特的形象一贯端庄。

  她的不传统体现在婚礼的方方面面,甚至在各种细节之上。比如从大家最关心的婚纱讲起,按照传统,婚纱品牌应该在一众英国品牌中挑选,而这一次梅根却选择了法国的老牌时装屋Givenchy。不过巧妙的是,Givenchy虽然是法国品牌,但它的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英国设计师。

  订婚的时候,梅根穿的是高级定制品牌Ralph & Russo的刺绣礼服,就引起一些传统派的不满:“她居然在皇室照片上穿透视装?”梅根确实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地打破了皇室的某些着装规则。

再来看看凯特的婚纱,在价格上,凯特的这套婚纱价值25万英镑,折合人民币约215万。

  但你会发现,虽然价格昂贵,但其实凯特的婚纱要保守得多。这件婚纱来自Alexander McQueen,腰部收紧,臀部加衬垫,背后由58粒丝缎和乌干纱包裹的纽扣固定,裙身的蕾丝交由汉普敦宫的皇家刺绣学院手工制成,为了保证尖锐和洁净,绣花针每3小时更换一次,是非常古典,带有维多利亚风格的一件婚纱。

  皇室婚礼上,几乎任何的物件都有着重大的象征意义,比如外界对新娘头冠的猜测,也终于有了定论。梅根头戴的这顶是Diamond Bandeau Tiara,顾名思义,它的形状远远看去像是一条钻石发带。1925 年,这顶冠冕由玛丽皇后于伦敦珠宝商Garrard处购入,现在是女王的私藏。这次女王把它借给梅根佩戴,也可以说明皇室对她的喜爱。王妃还佩戴了卡地亚的GALANTERIE耳环和高级珠宝手链。

  凯特结婚时佩戴的则是女王借给她的The Cartier Halo Tiara。这顶冠冕来自卡地亚,是女王18岁时收到的生日礼物,玛格丽特公主和安妮公主等皇室成员也曾佩戴它露面。

  再说说结婚地点。哈里和梅根选择了温莎城堡的圣乔治礼拜堂。温莎对于哈里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他在这里受洗礼,过往一年半也和梅根在这里度过了不少时光。

此刻,圣乔治礼拜堂内外已经布满鲜花,穿过被绿植装饰后的巨大拱门,仿佛进入了隐秘的仙境。

  威廉王子和凯特则像大多数皇室夫妇一样,在传统的威斯敏斯特修道院结婚。不同于圣乔治礼拜堂相对温馨的路线,见证历代英王加冕的威斯敏斯特修道院更加庄严恢弘。这里同时也是女王婚礼及王子生母戴安娜葬礼的举办地。

  布满婚礼现场的鲜花背后也有着特殊的含义。伦敦花艺师Philippa Craddock选用了绚烂的芍药作为主花,这也是梅根最爱的花卉品种;钟形花冠、花朵密集的的毛地黄象征着热烈的爱情;而白色花园玫瑰则是戴安娜王妃生前最喜欢的花朵,这是梅根特意要求使用的,借以在这特殊的场合向她致意。现场的鲜花都是当季开放的品种,映衬鲜花的绿植也产自英国当地,体现环保理念,它们在使用后不会被丢弃,而是捐赠给慈善事业。

  凯特当年邀请了Shane Connolly为自己筹备花艺。象征婚姻和爱的桃金娘、象征幸福的山谷百合、象征英勇的石竹、以及象征恒久的风信子——这位花艺师通过花束把几乎所有形容美好婚姻的词都收集起来了。

  这场皇室婚礼在气味上的把控也是难以想象的严格。现场的香氛来自女王的御用香水品牌Floris,但味道也不是传统的花香、果香,而更偏中性,更显清新。

凯特当年则选用了Illuminum白色栀子花香氛,气味更加传统,是非常典雅的皇室风格。

  梅根的随性也体现在首席伴娘的选择上,这一次的婚礼并没有首席伴娘,因为她说自己有太多朋友,不想“顾此失彼”。

凯特的首席伴娘则是她的妹妹皮帕,当时她的伴娘服还引起热议。

今天她当然也作为嘉宾来到现场,穿的是英国本土品牌The Fold的拼接连衣裙,点缀的印花很美丽。

  小贝和贝嫂也来了,小贝穿的西装礼服来自来自Dior,这也是品牌新任男装创意总监Kim Jones掌权后首次正式曝光的作品。贝嫂身着海军蓝连衣裙,这条裙子的领口有着别致的搭扣设计。梅根和贝嫂私底下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小贝和贝嫂也不是第一次参加皇室婚礼了,威廉王子大婚的时候,她和小贝也曾受邀出席。

  这一次的皇室婚礼,我们熟悉的克鲁尼夫妇、Carey Mulligan等人也受到邀请,Amal Alamuddin的这套黄色连衣裙来自Stella McCarteney。

Carey Mulligan身着设计简单但细节繁复的Erdem刺绣连衣裙,非常得体。

  嘉宾构成是本次的一大看点,除了上述的名流及明星,哈里和梅根还希望英国各阶层的民众都能参与到婚礼中来,因此他们邀请了更多的普通民众见证他们交换誓词。另外,参战退伍老兵和慈善机构代表和2017年曼彻斯特音乐会袭击中幸存的12岁女孩也得到了邀请。由于两位新人不想赋予这次婚礼过多的政治属性,本次婚礼没有列出具体的官方政客邀请名单。

  相反,由于威廉是英国王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之后很可能成为国王,他的婚礼就不得不考虑到政治影响。宾客中不乏各国政要,时任英国首相的卡梅伦也出席了他的婚礼。

  虽然说两场婚礼有着不同的风格,但也有着不少承袭的部分。像是梅根效仿凯特,没用专业化妆团队,而是选择亲手为自己化结婚妆容,只请了两个闺蜜帮忙。

  哈里也和威廉一样,并没有和梅根交换婚戒。这与他对婚姻的忠诚度无关,而是因为根据英国上流社会的传统,男人是不佩戴婚戒的。

  更有意义的是,两人延续并发扬了威廉和凯特结婚时的慈善理念,同样呼吁通过慈善捐赠来替代结婚礼物。他们钦点了女性平权、节能、艾滋病等7个领域,让送礼的人能够为慈善助力。

责编:陈晨1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