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的选择,自由的选择

2018-03-15 10:22 嘉人

 

我们该追求自由的选择还是选择后的自由?Phoebe Philo给出了答案。

  此前,和朋友聊起电影《无问西东》。朋友说,这电影给人的感觉是气质干净。气质干净最重要,气质干净就显得纯粹利落,“就像一个不太漂亮的人,但干净独特,也胜过了许多美人。”这部电影其实讲的是“选择”。朋友说:“人生的选择是永恒的哲学命题,但普通人往往没得选,落入到俗世挣扎的洪流中。第一段故事里,陈楚生和王力宏扮演的角色面临专业的选择,是从众还是认清自我?电影强调的是个体的独立性。”导演这样的安排令我们二人松了口气。

  这不就是Phoebe Philo吗?气质纯粹干净的她将C�line塑造得爽快、利落、明亮,把这个一度陷入中落中庸的法国老牌时装屋带入了当代时装叙事语境,成为重要的潮流标志。 如日中天之际,她在去年底请辞C�line创意总监一职,我不知道她的选择出于何种动机,但我清楚这一定是她主动做出的抉择。

  看得出沿袭了Philo的设计语言,由设计团队创作的C�line 2018冬季系列,主题由男士风格西装、大衣、针织及垂顺感连身裙予以演绎。不管你喜欢丰满圆润之感,还是偏爱线条分明的造型,抑或钟爱垂坠柔顺的造型印象,都可以从这个廓型多样的系列收获多多。

  45岁的Philo一直顺风顺水。她出生于艺术氛围浓郁的好家庭,母亲是艺术品商人和平面设计师,参与了大卫⋅鲍伊的专辑《Aladdin Sane》的封面设计;她本人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一毕业就加入法国著名时装品牌Chlo�,2006年因为照顾新生的女儿离开Chlo�,做了3年全职妈妈,是时装业第一个因休产假辞职的高职位女设计师。2008年受LVMH之邀,重出江湖担任C�line设计总监。一贯强势的Bernard Arnault居然同意她将品牌连根从巴黎拔起,在伦敦自家附近设立工作室,以方便她照顾家庭。命运似乎格外青睐她,赋予她最大的自由和选择权。

  只有理性的强者才会主动做选择,唯独悲观的懦夫才将时运不济归因于“没得选择”。Philo固然是时装业位高权重者,才华横溢的人间瑰宝,但在上帝看来也是他所造就,并非超人。Philo的干净率真让她砍去了生命中枝蔓缠绕的算计、定夺,留下理性的主干,就像她的极简主义设计风格。她的自由建立在理性之上。 2014年,在一个罕见的后台采访中,她坦白地说,之所以选择C�line是因为它不是一个标志性的品牌,不会要求设计师有卡尔⋅拉格斐的名望和强烈的个人风格;有历史但又没有漫长到让创意总监感到有包袱,无需按照品牌的历史既定路线走。在这样的环境下,她切实拥有了创作的自由和精神的解放。

  我们该追求自由的选择还是选择后的自由?Philo给出了答案。

  选择,也提出重大的问题:人生一定要随波逐流吗?Philo明确地说出了“不”。

  由摄影师Juergen Teller掌镜的2011春夏广告大片特邀名模Daria Werbowy(图右)与Stella Tennant演绎。 该系列广告选择在一个画廊内拍摄,看似失误的过度曝光,宝丽来相片似的复古色调,隐去模特脸部的 勇气与自信,2011春夏广告再次延续了继Phoebe Philo加盟后,品牌与众不同的新时代极简主义风格。 画面中多次出现了滑板道具,也是为体现2011春夏系列“自由、情感与明亮”的主题与运动元素。

  她拒绝配合时尚业盛行的名人宣传游戏规则,C�line的广告不仅不用明星,很多广告甚至没有露出模特的脸,而让画面焦点集中在服装和手袋上。2015春夏系列,她请来时年80岁的女作家琼⋅迪迪安拍广告,都是一种态度。

  从一开始她就不虚与委蛇,敞亮地坚持C�line应该由她来塑造。她的前前前任是美国设计师Michael Kors,他用好莱坞式的华丽表现品牌的运动元素,用现代方式将法国品牌诠释出嘉宝风格;而Philo最反感时装突出女性的性别特征,没错,人类社会历来都崇拜漂亮的人,时尚业、娱乐业,乃至性产业莫不以极致的美为卖点。但她就是不喜欢。她用慵懒的廓形、宽松的剪裁,竭力探索服装体量的边界,看看我们的身体所能拥有的自由的边界。

2010英国时尚大奖摘得“年度最佳设计师”殊荣

  她给2010年秋冬系列命名为“Strong. Powerful. Reduced”,每一个系列她都给了我们由衷的舒适、活力、愉悦、自信和力量。自由,正是当代时装的精神。

Phoebe Philo赢得“2011CFDA国际最受欢迎设计师大奖”

  Phoebe Philo出生在元旦那一天,每到此时,新的一年即将迎来春天。英国诗人吉拉德⋅霍普金斯讴歌早春:“这欢乐是什么?是大地灵气所钟,始自伊甸园。”这真是一个好日子。

责编:王慧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