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CCI引领的华丽风什么时候是个头?

2018-03-13 11:17 时尚先生

  性冷淡风曾经红极一时,如今在 GUCCI 的带领下,繁复的华丽风再度风靡。但时装是一门生意,流行趋势也转瞬即逝变来变去,这股华丽风能吹多久,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今天我们请到了著名博主吉良先生,来说出他的观点。

  物极必反的道理人人都懂。

  前几年时装行业推崇性冷淡风,几乎所有时尚杂志都巴不得把暗无天日的颜色往男人女人身上披,欧洲一拨本性纯良内敛的品牌被抬上了神殿,日本人更是借势炒作出森男森女路线,丰富了性冷淡设计风格的层次感。

  看久了满大街的泥土色黄昏色大漠色午夜色,这难免会腻。于是当有一个打算终结性冷淡风肆虐的品牌,开始把花里胡哨的单品堆满天桥的时候,时装界顿时响起了铺天盖地的掌声。这个品牌你我都熟: GUCCI 。

  Alessandro Michele 接掌 GUCCI 设计大权快三个年头了,有人说他是 GUCCI 的救星——这倒没有吹嘘,在 GUCCI 的生意最为惨淡的时候,也确实是他那些华丽的手笔让这个意大利品牌重获生机。

  如今 GUCCI 在商业上的成功是有目共睹的,在之前发布的财报里, GUCCI 在坚持繁复华丽风多季之后的现在,依然能有百分之四五十的销售额成长,这对于整个时装行业来说都是很惊人的业绩。

  不只是女装部门的生意猛涨,男装部同样势头汹涌,尤其是对于一向以“内敛”闻名的亚洲市场,男人们争先恐后把最华丽的新衣穿上身,这也让很多品牌难以想象。

  来不及研究顾客群的消费喜好变迁,很少有几家 CEO 和设计师在看到 GUCCI 的逆袭后还能无动于衷的,于是几乎也就是一夜之间的事,突然整个时装周的秀场上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繁复华丽设计了。

  说到底,时装不过就是一门生意。这是有趣的现象,如今不管你去逛专卖店还是买手店,属于男人们的衣架上,挂的满满都是刺绣、亮片、超大面积印花,甚至是十几种颜色的暴力拼接——这些元素在往年不是没有,但却在最近几季爆发式地出现,就很像是当年性冷淡风横行时一样,眼下毫无疑问是繁复华丽风在权倾朝野。

  GUCCI 被视为是这股风潮的始作俑者, DOLCE & GABBANA 的变本加厉则可以视为是同时期的盟友——需要说明的是, GUCCI 所引领的这种繁复华丽美学,与 VERSACE 和 Roberto Cavalli 专注几十年不变让你视野被充斥得很拥挤的意式华丽风格,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GUCCI 追求的是一种掺着复古情调和文艺情怀的华丽,而并非是一心彰显宫廷式奢华以及与巴洛克式现代家装风格一脉相承的滥用印花。

  不只是意大利品牌都一窝蜂地涌向了繁复华丽风的大军里, Paul Smith 开始了殃及全身的印花, Neil Barrett 开始研发闪电之后的全新爆款印花,就连一向倨傲的法国时装品牌,也都按捺不住想要让千禧一代把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春心。不过就是一个转眼的功夫, LANVIN 挂上架的男装铺满了飞禽走兽的刺绣, Alber Elbaz 离职后,这个牌子就总也找不对适合自己发展的方向。

  好了,现在让我们回到文章的第一句话。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变成了:这股子繁复华丽风到底何时才是个头?

  在市场一片大 好的眼下,无数人心中都会抱着“ GUCCI 还能热卖多久”的疑虑。 Alessandro Michele 一季又一季地端出卖相差异不大的菜品,再加上整个时装行业到处是跟风者,事实上很少有人对于这种风格的持久性表示乐观。

  然而与跟风者不同的是,我们必须要注意到 GUCCI 整个品牌的发展策略是有着完整而且严谨的规划的—— Alessandro Michele 是一 个钟情杂学和冷知识的文艺青年。他涉猎广泛,对于音乐、绘画、诗歌、历史、神学、宗教、建筑……都有浓厚的兴趣。而且他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世人炫耀他的读书破万卷,所以每一季都会将海量的学识都藏在设计里扔到天桥上。

  GUCCI 的公关团队显然很明白怎么配合这位设计师的天马行空,他们 创造出了“信息碎片化的哲学”这么一个命题,将 Alessandro Michele 的杂学兴趣都比喻成分散在历史长河里的无数信息的碎片,让 Alessandro Michele 充当服务器一般的存在,他可以随心所欲地从历史中摘取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不同文化里的信息,然后存储在每一季的秀场上。

  有了这么一个听起来很厉害而且几乎毫无限制的宽泛命题, Alessandro Michele 无论多胡闹地去设计,在这个命题里都可以显得合理——于是各国的媒体和博主可以任意去解读 Alessandro Michele 的设计,由于命题本身就倾向于是哲学和历史糅合的类别,也就避免了第三方解读出现冲突和矛盾的可能性。

  GUCCI 品牌也不遗余力地支持 Alessandro Michele 去跟更多的当代艺术家合作,利用当代艺术这种极其偏向抽象、自由、放浪的艺术形式,来延伸 Alessandro Michele 设计里覆盖的知识面,让所有可能会被质疑的信息都被无限地冲淡其具体意义,变得模糊而且暧昧。

  这一整套策略,都是跟风者们所远不能及的,于是表现在成衣作品上,于顾客群们所接触到的信息量而言,也是高下立判:别人在衣服上刺绣一只老虎,也就只是一只老虎而已,但 GUCCI 衣服上的老虎,却会告诉你这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化身,他曾变成老虎,驮着一位仙女穿过底格里斯河。

  繁复华丽很容易让人觉得浮躁,但 GUCCI 却重点强调这些看起来就很满满当当的设计,背后承载着丰富生动的故事——一件外套就能提供让你一整个下午茶都聊不完的话题,这对于年轻的顾客尤其是千禧一代而言,无疑是极具吸引力的。

  话虽如此,近年来狠吹的繁复华丽风很显然也即将到头了。 2018 秋冬男装周的秀场上,结构主义又开始萌发渴望大面积流行的势头,而在 Louis Vuitton 等品牌推波助澜下,街头潮流风最近也在高级时装领域势不可挡,再算上奢华运动风从未放弃对高级成衣生意的攻城略地……繁复华丽风或许很快就要解甲归田。

  毕竟 GUCCI 想得很清楚,繁复华丽风确实是这一任创意总监的创作风格,但只靠贩售视觉,很容易就因为审美疲劳而被迅速淘汰——他们早已猜到了跟风者们的拷贝行径,所以他们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在销售繁复华丽的设计。

  换言之,他们(觉得自己)是在贩卖文化。没有做好全面规划的跟风者,大概很快又要去拷贝其他正要流行或者即将再次流行起来的风格了,比如 Ugly Chic 。

  时装真的就是一门生意,有人会开疆,有人只搬砖。

 

责编:王慧
分享: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