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伦敦到巴黎,无论什么秀,好看才是真!

2018-03-03 09:06:00 vogue 分享
参与

  2018年初的伦敦,在炫目的彩虹装置灯光下,cara delevingne 披着彩虹斗篷,扭跨大步走来。这欢快的台风这邪魅的微笑,我大概也就来回看了10遍吧。

  要知道,卡抽(cara)离开模特圈已经两年多了。2015的时候,这个被称作“英国年度最佳模特”、“Kate Moss接班人”的当红炸子鸡忽然宣布离开模特圈,说:“我不需要被救赎,我需要的是找到我自己。

  她觉得模特工作太过任人摆布,于是去了好莱坞当演员,在大热片《自杀小队》和《星际特工》中慢慢磨砺演技,寻找自我。

上一次她被热议,还是在好莱坞大佬韦恩斯坦的“性骚扰事件”中,勇敢地为女性发声。

而这一次回归走的秀,是她的伯乐 Christopher Bailey先生在 Burberry工作17年来的最后一场秀,更是一场献给 LGBTQ+的秀。

  彩虹裙、彩虹包、彩虹运动鞋……就连经典格纹款的围巾和帽子都染上了彩虹色。

  满场绚烂的彩虹元素,男女混合的模特,卡抽放飞自我的表演,是对LGBT的支持,也是对“无性别主义”(unisex)的新探索。

  作为近几年时尚领域的大热词,“无性别主义”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设计师的理念中。它指的是在打破了男女装的性别特征后,对它们进行重组和创新,从而达到的一种性别模糊、雌雄同体 的状态。

  然而它到底是怎么发展的,又为什么会这么流行呢?今天我就带大家探索一下“无性别主义时尚”的发展过程。

  女穿男装

  <1>

  1910年代的法国,coco看着情人巴桑先生送来的礼服,白色拖地蕾丝裙上点缀着粉色的花朵,绸缎束腰带后绑着巨大的蝴蝶结,浑身就像一个甜腻腻的蛋糕娃娃。

  她走进巴桑先生的卧室,拿出一件男士衬衫,把领口和袖子剪下来缝到一条素色格子裙上,变成一件中性风的礼服。她穿着这件格子裙走进晚会,享受众人诧异的目光。

  这是电影《时尚先锋香奈儿》中的一个片段,在那些穿着紧身胸衣,层层裙摆,华丽装饰的女人眼中,coco的格子裙过于轻便、朴素、男士化,格格不入得就像一个笑话,刚好用来取乐解闷。

  然而她们没想到,短短几年后,coco就在巴黎相继开了女装帽店和时装店。她从情人衣柜中得到灵感,设计出了宽松上衣、针织外套和运动裤装 等创新性的女性单品。

  要知道在那不久前女性穿裤装甚至是违法的,直到30年代,女性仍然不被允许身穿裤装出现在公共场合。

  1930年的时候,Marlene Dietrich在电影《摩洛哥》中穿了黑色亮缎燕尾服,一出场就吓坏了观众

  但coco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她用简洁、舒适又不失优雅的boyish风格 ,将女性从丰胸、束腰、夸臀的笨拙扭曲中解放出来,创造了全新的性别美学。

  boyish是20年代的时髦,30年代的潮流……直到今天,依然都是法式风格的中坚力量,IT Girl 们不费力赢很大的法宝。

Alexa Chung;刘雯

  男朋友的衣柜、老爸的衣柜都是你的,每个单品都是入门款和经典款的结合。当你不知道自己的风格,或者想要寻求改变的时候,boyish这种化繁为简的风格,就是你的最佳选择。

  刚好前几天时装周,我就刷到了不少貌美单品。想要尝试boyish风格的宝们可以从一件深色丹宁开始,露肤或者搭配浅色单品,随性又帅气。

Faustine Steinmetz ;Zadig Voltaire ;TomFord

  拼接运动服也出现在了各家秀场上,尤其是缎面材质的,垂坠感和光泽度都很好,洒脱和悠闲结合。

Peter Pilotto ; Monse ; Gucci

  老爹鞋更是刷屏了朋友圈,chic得毫不费力。

  boyish是一种解放女装的想法,但是从男朋友衣柜拿出的西装总会遇到版型和尺码不合适的问题,能不能够真正从女性身体的曲线出发,去创造属于我们的套装呢?

  <2>

  1966年的法国,女星Catherine Deneuve穿了一套无尾版的燕尾服,修身的西服和隐藏在其中的高跟鞋将她的身姿勾勒得帅气挺拔,整体轮廓宛如一只纤长的“L”型香烟。

  一旁的ysl先生正在帮她整理领结,时尚界的第一套女版西装就这么诞生了。

  这种西装最初是上流社会的男士在晚宴结束后,脱下燕尾服坐在吸烟室里抽烟,换上的黑色轻便装,简称“烟装”。男士能穿,女性也一样可以,只是直接穿男士套装的事,coco和Marlene早就做过了,并不稀奇。

但是如果完全按照女性身体曲线的特征去裁剪出中性化的套装,效果会怎么样?

  帅气、性感、雌雄莫辩 ,这就是YSL先生在1966年设计出来的吸烟装(LeSmoking)。

  借用他的好友Pierre Berge的话来说,“Chanel给予女性自由,YSL则给予女性权力。”这权利,就是当时风靡的“ unisex ”(无性别)概念,男装和女装的设计融合,真正抹去了性别差异。

  摄影师Helmut Newton 曾经在自己家门外为《VOGUE》杂志拍摄了一组吸烟装的照片,更是把它变成了经典的时尚符号。

YSL先生也在不断尝试。

  60年代男装+女装打破界限后的重塑,是属于中性的雌雄莫辨。

  80年代宽肩线+窄裤脚形成的倒三角轮廓,是女强人的强悍力量;

  90年代立体剪裁+曳地宽松裤脚,是都市女性的优雅闲适。

60s;80s;90s

  2002年他的告别展上,吸烟装作为整体秀的压轴,重现了诞生以来四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也证明了自己的经典力量。

经典当然不会就此停住脚步。

  当艾玛穿着白色西服在联合国做女权主义的演讲;

  当希拉里把“必须穿西服裤装”制定为竞选策略;

  当赛琳娜穿着黑色西装为Billboard榜的“Women of the Year 2017”拍摄大片。

  吸烟装是比Dior那句爆款logo“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 ”隐形而强悍得多的女权宣言。

  在这么多icon们的带领下,时尚电商网站 Lyst 公布的“2017 年时尚界用的最多的时尚词汇”中,排名第一的就是权力(Power),西装热也自然从去年继续蔓延到了今年。

  不过和去年大热的复古格纹相比,今年的西装无论是在颜色还是材质上都有了更多选择。

  彩色再次回归,尤其是作为今年潘通色的紫外光色(ultra violet)。觉得颜色不好驾驭的话可以选择饱和度浅一点的的薰衣草色(Lavender),配上垂坠质感的面料,真的又飘逸又温柔,够高够瘦的妹子们可以尽情尝试。

Y Project ;Tibi ; Victoria Beckham

  收腰的款式一直是最保险的,没有的话今年很流行这种长款粗腰带。尤其是面对强势的的廓形垫肩时,腰带平衡了不少夸张感,驾驭起来更轻松。

或者干脆把腰包当腰带,时髦到飞起。

  从Coco Chanel 到YSL先生,女装的“无性别化”缓慢而坚定地进行着。然而相反的是,男装女性化的探索却没有那么顺利。

  男穿女装

  <1>

  1970年的美国,David Bowie披着长卷发,穿着古典印花长裙躺在蓝色绸缎上。长裙前的褡扣微微撑开,露出白瘦的胸膛和妖娆的身段,宛如一个40年代的好莱坞女郎。他的眼神慵懒、魅惑,模糊了性别。

印花长裙是英国设计师 Micheal Fish 设计的 “Man dress”,没错,这不是一条女裙,就是男裙。

  在YSL让女性穿上吸烟装的同时,男士们也在思考者,为什么我们只能穿正装西装?为什么我们只有黑白灰深蓝?为什么我们不能有装饰?

  要知道,高跟鞋当初可是发明给男人穿的。路易十四时期,男人戴着假发耳环,穿着蕾丝花边,活得比女人还要精致华丽。

于是他们发起了“孔雀革命”(Peacock Revolution),从色彩、装饰到版型,方方面面都对男装进行改革。

  男士开始穿艳丽明亮的西装,可以是丝绸的也可以是天鹅绒的,上面装饰着褶边、印花、流苏这些阴柔的女性元素,衣服变得越来越雌雄同体。

  舞台上的icon们更是大胆表达着自我。猫王的眼线和睫毛比女人还精致,他甚至有自己的化妆品系列。

披头士和女友们在同一家精品店里买了印花衫,走在街上可以随时换着穿。

大卫鲍伊更是集合了大家的勇气,红发、浓妆、厚水台高跟鞋,无所不穿。

  舞台下的迷弟迷妹们被深深震撼住了,后来他们当了设计师,也在不断推动着男装发展的新变革。

  Jean-Paul Gaultier在1984的秀“And God Created Man”上让男模穿起了裙子。

还让他们穿上充满挑衅的“尖锥”紧身胸衣,麦当娜后来在演出中也致敬过,来表达女性力量。

  然而数千年的权利体系不是那么好破坏的,女人强势一点还可以接受,男人阴柔却仿佛暗示着对权利的放弃,男穿女装的尝试比女穿男装的尝试要艰难得多。 少数先锋偶像们在狂欢的同时,普通男人衣柜的变化并不是太大。

  但先锋偶像的力量就在于,他们对下一代,乃至下下一代设计师们都能产生强有力的影响,也就是我接下来要描述的这一位。

  <2>

  2015年的米兰,在迷朦空灵的音乐声中,一个留着金色长发,穿猩红色丝绸衬衣的男模特走上了T台。之后上场的男模们和他穿得差不多,有穿贴身蕾丝上衣的,也有穿无袖印花雪纺的。

  奇怪的是,在这场男装秀中,还混合着穿西装拿公文包的女模特们,性别的模糊瞬间把我们带回了自由而疯狂的的六七十年代。

  这是设计师Alessandro Michele接任Gucci后的第一场秀,秀的名字叫“The Comtemporary is Untimely”(不合时宜的当代精神)。他想以“脱离当下”来探索世界,却恰恰反应了当代生活的需求。

  如果说孔雀革命的成果,只有先锋名人们在用力诠释。那么Gucci秀后的一夜,全世界的时髦人士都革新了自己的衣橱。

  无论是流量明星,大众名人,还是时尚爱好者,纷纷成为了gucci的野生代言人,把爆款带到大街小巷。

  Michele也没有让人失望,从眼花缭乱的色彩到柔媚的女性元素,每年都在持续发力。

  使用男女模特共同走秀根本不过瘾,去年开始他干脆直接合并了男女秀,广告大片也由两性共同出镜。

  和他的偶像大卫鲍伊比起来,他不算非常先锋,却像是那场孔雀革命余热的升温,把男装改革真正带进了普通人的衣柜里。

  尤其是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充满争议的尝试变得轻松平常。

  你觉得gucci太花哨?一件单品网上有n多个版本的演绎,他们跨越地域、年龄和性别的限制,实力演绎着同一件gucci同一个世界。

  你觉得gucci太阴柔?对于习惯发言的千禧一代来说,自我表达变得空前重要,勇气强大到让传统媒体也改变了自己的口味。

Jaden Smith;Brooklyn Beckham

  就这样,一场由gucci领衔的“无性别化”趋势爆发了新的高潮,其他品牌纷纷跟上,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时代。

Vetements ;Thom browne;Balenciaga

  最 后

  其实无论是女穿男装还是男穿女装,都是一种模糊性别的探索。

  弗洛伊德曾说:“当你遇到一个人的时候,你所做的第一个区别是'男性还是女性?' 你习惯于以毫不犹豫的确定性来区分。”

  然而到了今天,当你看见一件衣服的时候,你可能真的已经无法区分出它的穿着者究竟会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

David Walliams

  但那又怎么样呢?真正左右我们的不应该是习惯,而是本能。时尚的先锋性就在于它带领我们抛开那些外在的枷锁:地域、年龄、性别乃至物种。

  是的,就在前两天Gucci的秋冬大秀上,Michele在打破传统文化、性别的界限后,又开始探索物种的差异。

  秀场上有和蜥蜴、珊瑚蛇、小飞龙和谐共处的人类;也有半人半羊、双生头、三只眼的「后人类」。时尚的先锋力量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得去认识和接受真正的自己。你的本质是什么,才是你要穿什么的关键。

变性时尚icon Andrej Pejic;Lea.T

  而最美好的是,在Coco Chanel、YSL、David Bowie到Christopher Bailey、Alessandro Michele的艰难探索中,过去属于先锋者的辉煌,如今人人都能享受。

  只要我们像卡抽(cara)那样,愿意去探索真实的自我,穿自己想穿的,爱自己所爱的。

责编:陈晨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