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秀场后台,我们近距离感受了Jeremy Scott 的阴谋论

2018-03-01 11:17:00 Tmagazine 分享
参与

  在米兰一座冷酷、交通拥堵的企业大楼内,意大利时装品牌 Moschino 的入口标志体现了意大利品牌专有的风格:一只 8 英尺(约2.43米)高的泰迪熊,带人们走进其快乐世界。

  在该品牌 2018 年秋冬时装展的前一天,楼上一间白色墙壁的工作室里便放满了五彩斑斓的服饰:一排排天蓝加橘黄的珠毛呢套裙、如宝石般迷人的粉紫色丝缎长裙、正式的骑士夹克加上配套的紫红色加 Big-Bird(美国电视节目《芝麻街》里的卡通鸟形象)大鸟黄短裙,还有许多配饰(后背带、骑士夹克外形的包包、绒毛贝雷帽)。

  身着剪裁得体的机车皮裤,头戴写有「Normal」(「正常」之意)字样的自行车帽,T 恤上用别针别了一条手写的「Demand Gun Conrol Now」信息(要求枪支管制改革),Jeremy Scott 坐在一张高高的印有其名字的导演椅上。他眺望着眼前的模特身着一系列 Jackie O.(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夫人)糖果色套装,配以邮筒帽、船鞋以及漆皮手套。

  设计师 Scott 的独特风格是运用波普图像来表达其超现实主义的讥讽,其本季推出的服装对前美国第一夫人以及玛丽莲·梦露钟爱的风格进行了夸张而不现实的漫画式描绘。 「川普正用他的阴谋理论和假新闻淹没我们的视线,所以我要回到最原始的阴谋论,」他说道。

  于是,Scott 便产生了如下灵感:梦露与肯尼迪之死,以及一个外部组织声称该总统和政府都知道了梦露与外星人共存的机密。「也许 Jackie 是外星人,」 Scott 大笑,天马行空地想象着十分怪异的阴谋论。他耸了耸肩,「我们需要疯狂的幻想。」对于第二天的时装展,Scott 将让少数几位模特从头到脚涂上鲜明的色彩 —— 就像一支外星人 Jackie 组成的军队。

  Scott 来自洛杉矶,每天去米兰 Moschino 上班。「我爱自己的家,爱太阳,爱与我政见相同的人,也爱那甜稠的好莱坞幻想,」他说道,这时模特 Birgit Kos 穿着兰花紫丝缎长裙穿过房间,它那沉重密实的黑色亮片尾摆每走一步都吱吱作响。「洛杉矶是充满了梦与幻想的地方,这一切塑造了我整个设计生涯的想象。

  第二天,在一片辽阔的前火车站场地,时装展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开场了,发型设计师 Paul Hanlon 以及化妆师 Kabuki 带着他们的团队已经在忙碌了。仍身着街头服的模特们正戴上渔网帽,里面的头发梳得光滑平整,准备套上短的假发套,摇身一变成为 T 台上 60 年代的性感女人。

  一些模特则坐在角落里,身上已经涂满了厚厚的颜料,会使她们的皮肤变成外星人颜色。Scott 避开后台人员的忙碌准备,出去慢跑了一会儿,在开场前一个小时回到了后台,这时模特们差不多已妆容齐全,正在进行最后一遍排练。

  Scott 在Kansas 一家农场长大,20 岁在巴黎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后一夜成名,其品牌对包含大量象征符号的商业文化进行了讽刺性的模仿,从麦当劳、可口可乐到动画片《海绵宝宝》和《辛普森一家》。

  Scott 的轻率风和 Franco Moschino 著名的狂放风之间总是有着明显的协调性,后者 1983 年在米兰创立了自己的同名品牌。Scott 学生时代还在 Aeffe 公司(Moschino等品牌的母公司)实习过。「我还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自己会掌管(Moschino),」 Scott说道。

  他担任该品牌创意总监已经快第五个年头了。「当时我只是在公司里倒倒垃圾,为 Michelle Stein 打打杂。几年后,Michelle 打电话告诉我这一消息,我突然意识到只有我自己能担此重任,我是唯一与 Franco 设计理念契合的人,因为我们都有此共性。这一工作对我就像手套一样合适。

  Franco Moschino 讽刺了 80 年代的物质主义,后来又引入了带有生态环保意识的时装,并举行了一场增加人们对艾滋病了解的时装展(他自己也因艾滋病死于1994年)。Franco Moschino 被誉为「时代设计师」。

  那么 Scott 呢?「我是人民的设计师!」他说道,顽皮似的咧嘴一笑,展开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这几个字。 「这是一种荣誉勋章。我设计的服装主要意在观念的交流。我来到这个世上不是为了制作出完美的上班服,而是希望能给人们带来启发,让他们开心。」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