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萍59岁生日退出《等着我》:她曾是一代人最美的记忆……

2018-02-24 11:03:00 她刊 分享
参与

  正月初八,倪萍的一条微博上了热搜。

  也许被90后的我们所熟知的春晚面庞是董卿,而对于七八十年代的父辈叔辈来说,倪萍才是那个年代的“央视一姐 ”“当家花旦 ”。

  1990年进入央视的倪萍连续主持过十三年春晚,从1991到2004,作为整个90年代的春晚主持人,她也曾风光无限。

曾经“倪萍”的名字因为央视家喻户晓,甚至被称为赵本山小品中的“梦中情人”。

  她优雅知性的气质与自然大方的台风足以获得观众与业界的一致好评,当走上春晚舞台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自己作为主持人与手中的这只话筒从此再也撇不开联系。

  习惯了现在出现在荧幕上满是苍老与疲态的倪萍,很少人会记得她年轻时也拥有着毫不逊色于明星的靓丽形象。

你敢相信这是以前的她吗?

  曾被封为整个90年代的“国民女神”的倪萍,论说青春与辉煌在她的前半生里,这二者从未缺席。

  凭借极佳外貌与优良的主持水平,本应事业一帆风顺蒸蒸日上,可就在2004年春晚之后,倪萍在主持界销声匿迹。

  ▼

  倪萍曾主持《综艺大观》

再后来出现在众人视野里的她,臃肿、老气、甚至是充斥着发福中年妇女的油腻。

  “倪萍怎么老了这么多啊?”

  这是曾经亲耳听到的家人评价,为什么每个人会对她如今的样貌如此惊诧,因为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曾在十三个团圆盛放夜里承载了万众瞩目期待的靓丽面庞,会在一次十年阔别里以令人想象不到的速度如此老去。

  以至于等她再次出现,很多人都已经难以相认。普世的评价变成了:她这样的条件,全然没有以前的气质,已经不适合出现在主持人这个光彩夺目的舞台上。

  ▼

  倪萍主持《等着我》

  或许1999-2009这十年对于倪萍来说,是人生中最难熬的十年。也正是这十年让她老了二十岁,婚姻的失败与孩子的顽疾几乎将她击垮。

  命运实在是给她带来了痛苦,却从未让她轻言放弃。

  1999年春节前夕,刚刚生育不久正在筹备春晚的倪萍迎来晴天霹雳:两个月的儿子被诊断为先天性白内障,如果不及时治疗会导致失明,甚至危及生命。

  得知这个消息,她的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但是为了观众,倪萍还是鼓起笑脸登上了春节联欢晚会的舞台。

  ▼

  倪萍主持1999年春晚

没有人知道,她一如既往的笑容里暗藏了多少惊涛骇浪。

  她在《朗读者》中说:“我一直对自己说,观众陪我十几年,我一直像个战士一样表现的很好。在战场上我没有输过,我不能说因为我个人的事情让观众看到我脸上有泪痕。”

  春晚落下帷幕,倪萍便马不停蹄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可她没曾想,这条路一走就是十二年。

  身为当红主持却在顽疾面前显得绵薄无力,为了给儿子治病,她四处借钱欠下巨额债务,甚至曾想过卖掉房子来还钱。

  山穷水尽之际淡出主持圈,倪萍拼命拍电影攒药费,面对前夫无情的离去与生活从不令人苟延残喘的严酷,一切没能击垮她,也没有打倒她。

  “你要是救不了孩子,那就没人能救得了。”

  ▼

  倪萍出演电影一览

在并不宽容的命运面前,倪萍或许低迷过,却从未真正放弃。正如她在《姥姥语录》中所提到的:

  你自己不倒 别人推也推不倒

  你自己不想站起来 别人扶也扶不起

  于是我就坚强的站着

  她是这样想的,更是这样做的。历经每次去医院像去刑场的煎熬,锥心刺骨战战兢兢的等待,日复一日夜不能寐的担忧。十年,是一次经验,更是一场历练。

  然而上天终是怜悯了她受病痛折磨了十二年的孩子,重新还了他一副健康的身躯。

十年过去,好似一切都变得大不相同。她再去熟悉的地方买菜,认识她的菜农看到她就哭了:

  “大姐,你是不是过的不好?”

  或许荧幕上身材发福,眼袋下垂的倪萍能够告诉我们答案。岁月在她的脸上无情留下痕迹,可她给亿万观众留下的美好回忆也愈加无法抹去。

  2017年,董卿主持的《朗读者》曾邀请倪萍做嘉宾。两代央视的“台柱”相见,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同样是央视的“当家花旦”,当倪萍遇上董卿,时光的无情却是一览无余。她也曾笑靥如花,如今满面浮肿与圆润体态无不诉说着:这已经不是当年的倪萍了。

  ▼

  倪萍朗读《姥姥语录》片段

  董卿曾在这期节目中饱含深情地说:“她是中国电视节目主持人行业的前辈,曾经我也像你们今天看着我一样。我坐在电视机前,认认真真地,安安静静地看着她。她眼睛里所闪烁出来的光芒,嘴角所绽放的笑容。那最朴素、又最动人的语言,最善良、又最充沛的泪水,深深地打动了我。”

  而我们何尝不是亲眼目睹了倪萍在荧幕上波澜起伏、或是熠熠闪光的一生。

  ▼

  两位“当家花旦”执手相望

  在最最亲近的观众面前,她会毫不掩饰的调侃自己的身材,正视扑面而来的批评与异议:面对观众们的评价,我很接受。连衣服扣都系不上了,哪儿还能上电视。

  然而敢于直面真实的自己,就更有勇气创造崭新的人生。所以身材走样、年过半百的倪萍,好似在淡出主持视野同时,也学会了在其他领域大放异彩。

  她不仅仅将目光局限在这个奉献了自己几十年光热的舞台了。

  学画画、去写书,努力将人生过的更加丰富充实,让人不禁感叹:纵然是初生银发时,依旧足以过活地有声有色。足以用画笔描绘生活的感悟,用文字记录岁月的光辉。

  一个人对生命最好的态度,明明就是无论何时都能用尽全力去营造美好的生活。

  然而更加让人赞叹不已的,大抵就是既然选择做一件事,就须得把它做到极致:这一点,倪萍也成功了。

  ▼

  倪萍画作《韵》

  ▼

  ▼

  在倪萍众多出彩画作中,《韵》曾在慈善拍卖会上拍出了118万元的高价。纵然其间包含有名人效应的“水分”,可她的画技却广受专业人士的好评:精湛不俗,颇具内涵。

  外界给予她的正面评价并不仅仅因为作者的身份兼具璀璨光环,能够真正征服别人的,永远只有实力。

  灰暗的人生经历不曾让她倒下,反而旁支多发,甚至成就一番生活与艺术交融的经典结合。这是热爱生活与骨子里的乐观让倪萍始终坚持站着,而不去选择任何悲观轻弃。

  她本就坚强,也不虚得赞赏。

今天是正月初八,老倪,生日快乐。

  59岁的倪萍,也已经正式迈入了花甲之年。

  2014年,她开始主持央视的大型公益寻人节目《等着我》。

  她执着了四年的这部节目,被评过矫情、也受尽流言。可换回了千百个找回至亲至爱家庭的破镜重圆,也同样彰显这四年日夜奉献的无量功德。

  面对观众,倪萍始终充满着一个荧幕中最闪耀主持人的感恩:这么多年,观众一直陪着我。我一直不知道该拿什么样的礼物给他们。无论我多么好,无论我多么差,都没有嫌弃我。

  其实当一个人真的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是什么也带不走的。唯一能带走的,就是心底里存下的那些记忆。

  我想倪萍带来的这一切,也是留给几代中国电视观众的最美好的记忆。

  岁月让倪萍变老,也让我们成长。

  她走的时候,我们还没长大。她回来了,我们终能读懂。

  虽然对于《等着我》,就像“春晚”、“综艺大观”那样难说再见。可我们依旧期待着与已经老去的倪萍在另一个舞台的重逢,也会永远记得当年初见,她年轻美好的样子。

  — End —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