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坤、周迅和他们的故事,就是对“挚爱”的最好解读

2017-12-28 10:30:00 搜狐 分享
参与

  不少人都说2018是“大花之年”:范冰冰的《赢天下》待播,汤唯也会出演自己第一部古装大女主剧,连章子怡都被传要接拍《帝王业》……

  不止小荧幕战场竞争激烈,她们各自还分别有跟曹保平、毕赣、Julius Onah等导演合作的电影计划……站在2017年的结尾就可以预感到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这些有资历又有号召力的大花们将要如何密集攻占我们的视线。

  只有周迅似乎要安心过好悠哉生活——原定12月就要播出的《如懿传》临时改档,复播时间未定;但她好像没觉得有何不妥,依旧不常亮相人前。

  但她没有真的闲下来过。

  在大家追着《演员的诞生》回炉PK小短剧的时候,周迅牵手的是电影频道,办了一档同样以“表演”为中心主题的节目《表演者言》,请的都是老戏骨来分享正规科班的演技经验。

她既是分享者,也是提问者,在节目里向着前辈们求教着关于自己一直没弄明白的问题。

因为“表演”,对周迅来说是了不得的大事。

  周迅并不是只把它当做吃饭的手艺,她甚至不讳言自己曾经选择要一直拍戏,是因为“觉得又好玩还挣钱,就这么做下去了”,但现在她的感想却已经变成了“对职业的认定感是演员的幸福”。

  于是她和好友陈坤、陈国富一起创办了“山下学堂”,要一起再探索表演到底还可以怎么做,也是从别人身上再学习取经的机会。

  跟周迅要以此为契机再“做同桌”的陈坤,其实今年也是差不多的发展路数——除了每年固定的行走活动,重返小荧幕的他把自己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剧组。

  去年12月底开始的《脱身者》拍了四个多月,《凰权》又拍了七个多月,前些天才杀青。一整年的过程里,他的路透图甚至工作室发出来的花絮侧拍都很少,完全地把自己放到了创作的环境当中去。

  许多人都想问,为什么陈坤那么爱周迅?作势君觉得或许有一部分原因,该归咎为陈坤懂她,他对周迅天赋般的表演技能是打从心底里羡慕的。

  因为他早就说过,觉得自己不适合做演员也没想过做演员,考入北影是因为“考试考上了,读了四年大学”。结果他陪同学孔维去面试,导演却看上了他,他也就阴差阳错地主演了一部电视剧,算是入了行。

  但即使那时候,他也没想过要做演员,直到被周迅拉拔着拍完《像雾像雨又像风》,又再合作了《巴尔扎克的小裁缝》,他才慢慢搁置了出国读书的计划,想着做两年演员试试。

  尽管拍过戏也做过主角,还有那么多年的科班经验,但陈坤是到《金粉世家》里才找到创作一个人物的乐趣的。

  因为他拿到剧本的时候本能地排斥金燕西,觉得人家“坏”;剧组指点他要自己去找角色坏的原因,他才慢慢从自己的角度去理解人物性格,赋予它做一件事的动机和根由,发现“演员不是要完全复制角色,演得好需要一个创作的过程。”

从这份感悟走到2008年他突然开窍、要把表演当做自己的终身事业,陈坤又用了五年。

  创办山下学堂,对陈坤来说是希望更多人知道,表演不仅仅是一个工作,而是通过表演,在不同的角色里享受和学习人生,同时修正和丰富自己。

  尽管说着一切都是偶得,但陈坤自己其实对于“表演”,仍然是因为挚爱才会坚持的。

  “因为热爱所以坚持”,是一句特别俗套的话,但想来并没有什么错误。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那些运动员在长期复杂又枯燥的锻炼过程中,紧咬的牙关和眼中打转却不忍心落下的泪水。

  在去年奥运段子大热的时候,作势君曾经看过一部纪录片,讲述日本乒乓球女选手福原爱的——富士电视台为了拍好这部纪录片,从2003年就开始跟着她进行拍摄,一直拍到她结婚前,整整拍了24年,总共拍了3000多盘素材。

  所以你能看到那个还在读幼儿园、走路都不是特别顺畅的小女孩,在被送到乒乓球台前的时候,几乎是难掩兴奋地小跑着前进……

  很多国人都对来自日本的福原爱有着难得的好感,不但不反感,反而把她当做家人。那是因为她跟中国的渊源很深,6岁就来上海打比赛,99年开始在我国训练,算时间也不过就是小学的阶段。

  在福原爱身上有个很知名的梗,就是她说中文的东北腔,但事实上,当初那个六年级女生要面对的不仅是一个人在语言不通的异国学习并生活的问题,而是即使停留也时刻在变动,就连教练的口音和战术都在飞速变化,这些都需要她花时间来重新接受。

  公平地说,福原爱的球技并不算特别好,即使在中国取了那么多年经,但她的世界排名也从没进过前三。

  但人们都愿意看她笑呵呵的模样,愿意一次次刷新她小时候练球的片段,感慨她从练球练到抱着妈妈大腿在地上打滚的脆弱和敏感。

那部纪录片里,作势君印象最深的其实是这一段——记者问对她而言,乒乓球意味着什么?

  她几乎没有迟疑就答出一句,“是我绝对不能放弃的事情”。

  这样的概念在一切都流量化了的时代里,显得尤为珍贵——要知道体育圈里也不乏因为外貌或者其它原因走红后,就干脆放弃体育竞技,转行做明星接综艺的人。

  这个世界的鲜花和掌声,有时会献给天赋的乍现,但不屈和坚持换来的荣耀也会更动人。这道理不止在运动圈,在时尚界也同样如此。

  2018美国版VOGUE的开年大片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国模李静雯。即使和同框画面里的模特搭档造型差不多,但略有些俯拍的镜头还是让她看上去比例很“虐”。

  如果你看过《AnOther》2017秋冬刊里她那组大片之后,会发现她的头身比也几乎违背了我们对超模的基本认知。

以至于看客们都忍不住,纷纷提问,“李静雯也是后台系列吗”?

类似的评价,李静雯也不是没听到过,她还一度想把自己脸上的雀斑都去掉。

  模特事业本身也需要人在名利圈里打混,偏偏李静雯又是个不爱分享的闷性子,微博简介大喇喇写着“此微博停止更新”,最近又更新了几次,都是言辞激烈抨击社会不公现状的——从外在到内里,她的个性都太过突出了一些。

  但突出个性未必不是好事,只要你拥有可以与之匹配的实力——看她走T台,你会发现她的风格跟面容特征高度一致,充满着锐利和张狂。

  纵使是新生代国模领头羊之一,就算她的实力大家都可见一斑,争议也从来没离她远去过。每一种光鲜背后,也都藏着心酸和波折。

  很多时候作势君也在被羡慕的行列里,很多朋友总是会感叹,身在这个行业、去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模特,也不乏“早知道我也……”之类的论调。人不可以轻易叫自己的苦、说自己的累,但作势君想借由我的朋友——新晋摄影师Gabrielle的经历来表达自己的观点。

上个月的维密,被四处转载这张四大国模派对照,就是出自Gabrielle之手。

  虽然略有一点了解他的人,都会开玩笑说他才该是走维密的那个,因为个高腿长,大概能有一米九。因此无论他穿上什么衣服,都像是个真正模特。

  看他的微博,你会发现他做的都是各家粉丝最羡慕的事:帮杨幂、陈伟霆和TFBOYS拍广告、给许魏洲拍MV、受邀去品牌活动现场看吴亦凡,还能这些明星同框合影……

  但这个看来很会动用光影的年轻人,却不是摄影专业出身,而是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传播学院,还在日本早稻田进修过。

  虽然在很早开始,他的一些照片就灵气乍现,就被不少杂志刊登,包括那本在学生时代被广泛知晓的《最小说》。

  他曾因为求学在日本待过几年,一路的游走让他积累了不少风格清新的花草主题素材,于是他在学生年代就以“花之24节气”为主题,推出了以自己作品为主题的手机壳、周历和雨伞……售价不算低的手机壳卖了快3万个,一个学生能靠自己的摄影作品“变现”,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因为初中时得到的相机,开启摄影道路的故事,听起来顺理成章却又觉得轻描淡写,但实际走到真要抉择的分叉路口时,当事人都是会迷茫的——摄影看起来是多虚无缥缈的职业,真的用把爱好当工作来养活自己吗?

  成年人是必须考虑到生计问题的。

  纠结完毕之后,摄影师Gabrielle决定还是要走自己喜欢的路,于是他进了ELLE的新媒体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在很大很成熟的杂志社工作,接触了很多业内的资深人士他们都很有创意也很专业”,于是自己也可以从中得到经验。

然后慢慢地凭着这些经验,开始跟业内有名的摄影师合作拍摄项目……

甚至负责起CHANEL的宣传大片拍摄……

  再到后来干脆地成立了一个团队,彻底地把摄影摄像和创意制作都串在一起,朝着最初的梦想一路进发。

这种人生进化的路线,也正好符合他身上穿的FILA服饰的新主题——挚爱 FILA WITH LOVE FILA 。

  所以FILA也请到了7位不同领域的达人,有花艺师、运动达人、旅行家、平面设计师、现代舞者.....来分享自己因为挚爱自己从事的事业,如今拥有了随性人生的感想,摄影师Gabrielle就是他们其中的一位。

从一个抱着梦想不肯撒手的小人物,成长到现在的独当一面,他的挚爱似乎正是一种源动力。

  “挚爱”这个词语的神奇魔力就像男女间的情爱一样,总要是被某一瞬间打动过,把当下的心动转化为不想丢弃的执念,才会在接下来遇到各种艰难险阻的时候,撑一口气拼到底。

  从周迅陈坤的业已成名却回归初心,到运动员克服枯燥的重复训练,再到高个子男孩的摄影师之路,或许“挚爱”二字才是让梦想发生的根本原因。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