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私生女到国民女神,15岁爆红21岁归隐,初恋到老便是一生神话

2017-12-15 10:23:00 搜狐 分享
参与

如果下雪的时候不打伞,

我们是不是会一起白头?

This is the Eileen Show.

即便是在动辄叫嚣着“要扑倒谁”、

“出轨”也难再刺激眼球的年代,

也总会有些老套却动人的青春纯爱电影,

撩动你我那颗超龄少女心,

瞬间变得“幼稚”,连泪点也大幅降低。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初恋那件小事》

《我的少女时代》

并非是那些故事有多曲折精彩,

也并非青涩的演员们演技有多高明,

只是我们都喜欢躲在那些光影里,

回味年少时心动的甜蜜和错过的遗憾……

尘嚣现实里越稀缺,

就愈加珍惜曾经单纯的小美好。

《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

只是,有人真的把波澜不惊的青春爱恋,

过成了童话照进现实,人人称羡。

那个古早年代的亚洲顶级流量、

东瀛美少女山口百惠,

在37年前放下金话筒,

安安心心的嫁给爱人,

平平淡淡的幸福了一辈子……

山口百惠这名字大概很多90后们会觉得陌生,

而她少女时期的圆脸、虎牙和清浅眉眼,

也与当下对小花们的“主流”审美颇为不同。

殊不知她昔年光彩璀璨耀眼到无可匹敌,

甚至影响了日本后来几十年内对美少女的定义。

美成整容模版的石原里美小姐姐,

淡妆浅笑的模样与山口百惠有七分相像,

当初经纪公司就是把她按山口百惠的方向来培养的。

石原里美

另一位深受喜爱的歌手加演员上户彩,

出道之初就是打着“小山口百惠”的名头走红的。

上户彩

不止日本本土,

山口百惠的影响力可是波及了整个亚洲,

就连巩皇当初报考中戏的时候,

也被老师认为长得超像山口百惠,

江湖传说她能被老谋子挑去演《红高粱》,

也是凭借这个先天优势。

巩俐

哥哥张国荣是山口百惠的铁粉,

在电影《满汉全席》里说要去加拿大追寻偶像,

还和袁咏仪一起致敬了一段《伊豆的舞女》,

就连钱夹里放着的,也是山口百惠的照片。

《满汉全席》剧照

文首的伴读音乐,

是百惠在舞台上留下的最后一曲,

后来张国荣将其翻唱为《风继续吹》,

并且以同样的方式,

在自己的告别演唱会上唱了那首歌。

梅姑梅艳芳也将山口百惠视为自己偶像,

当年正是因翻唱了她的《谢谢你》走红香港,

之后亦有不少脍炙人口的金曲,

都是翻唱山口百惠的作品。

梅艳芳

而身为香港第一代偶像歌手的陈百强,

更是山口百惠的头号迷弟,

曾带着自己的唱片和瓷器观音,

多次飞到日本去见女神,

还专门创作了那首《昨夜梦见你》来表白偶像。

陈百强和山口百惠

就连《樱桃小丸子》的二次元世界中,

山口百惠的魅力也丝毫不减。

时下备受追捧的日系写真中,

也多多少少能看出对山口百惠昔年旧照的模仿。

即便是她3、40年前演唱会的造型,

放在今日也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

cos过美艳妖娆的埃及艳后

扮过甜美粉嫩的窈窕淑女

也有白衣翩翩的清俊模样

还曾尝试过硬朗有型的皮衣皮裤

最终甚至穿着婚纱向舞台告别

作为一名横跨影视歌三界的时代偶像,

也是日本第一位专辑销量破千万的歌姬,

出道八年,山口百惠红透了东南亚,

却在事业巅峰之时,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

她当年宣布隐退时的新闻,

和日本首相逝世的消息

并列占据了报纸版面的两大头条,

日媒甚至用“一个神话在这里消失了

来形容山口百惠的隐退。

2010年索尼发行了

纪念山口百惠隐退30周年的DVD,

结果一举打进了排行榜前三,

这对于当红歌手都是很难的事情,

却被一个已经告别歌坛30年的艺人做到了。

而她与三浦友和的爱情故事,

更是在熙攘喧嚣的娱乐圈中,

安静纯美得像一首隽永的诗。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

1959年,山口百惠出生在东京,

她的父亲另有妻儿,

曾经花言巧语哄骗了她母亲,

却对她和妹妹连赡养的义务都未曾尽过,

百惠的户口本上只写着“认领”二字。

妈妈、山口百惠、妹妹

为了生计,

百惠自小便跟着妈妈四处辗转,

懂事的她会在放学后卖报纸来挣钱贴补家用,

眉宇间淡淡的忧伤,

以及超乎年龄的冷静与坚定,

正是那段艰难岁月里留下的痕迹。

1972年,13岁的百惠参加了“明星诞生”歌唱比赛,

以一曲《回转木马》获得季军正式出道,

清纯可爱的模样很快就引起了大家注意,

还收到了好几个制作人的邀请。

此后星途坦荡,客串影视剧、演唱主题曲,

还组过少女偶像组合“高中三支花”。

山口百惠、森昌子和樱田淳子的组合

曾经有点孤独的少女百惠

倒是在演艺路上找到了情感寄托。

比如从一开始就和她演父女档的宇津井健,

对于从小缺失父爱的百惠而言,

他更像是她真正的父亲,

不仅指点她演技,还教她许多人生道理,

两个人结下了深厚的父女情。

宇津井健和山口百惠

而15岁那年,在一次广告合作中,

百惠遇到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比她大7岁的三浦友和。

金童玉女,相识于最美好的时光,

情窦初开的百惠一下子便被,

高大帅气又稳重寡言的友和吸引住了。

彼时的三浦友和,境遇并不如意,

为求温饱,刚刚结束了自己热爱的音乐生涯,

转型成为自己并不喜欢的演员,心情甚是苦闷。

4个月后他们又再次合作,

出演川端康成经典作品《伊豆的舞女》。

原本导演有属意的男演员,

却因为看了那只广告,

而坚持要用三浦友和来和山口百惠配戏。

所谓对的人,就是能彼此成就,

这部电影不仅让失意的三浦友和事业转机,

也让山口百惠自己声名大噪。

青涩少女,胜在天然,

空谷百合,纯真唯美,

她演绎出一个有自己韵味的舞女熏子。

《伊豆的舞女》大获成功,

年仅15岁的百惠跃然成为了

当时最炙手可热的顶级偶像,

不仅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

还入选了在日本相当于央视春晚的“红白歌会”。

而她与友和这对堪称完美的初代cp,

也开始了一系列的合作,

接下来的6年时间里,

两人几乎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一起的。

戏里戏外,朝夕相处,

矜持的年代没有张口就说的爱,

只是情愫悄悄地就走进了彼此心里。

《春琴抄》

山口百惠曾经回忆说,

有一次在片场她累得在车里睡着了,

三浦友和看见,轻轻叹息了一声:

“还睡着呐,真可怜,一定累坏了。”

这充满怜惜的话就在朦胧中印在了百惠心底。

1975年,他们拍摄《潮骚》时,

百惠的银幕初吻也是人生初吻献给了友和。

里面还有一个两人浑身都被淋湿的镜头,

拍完之后,他们几乎同时把毛巾先递给了对方,

百惠突然发觉自己已然爱上了友和。

少女心事很难隐藏,

每天开工百惠常常一早就到现场,

导演会取笑她是不是想早点见三浦友和。

同一年,他们还一起出演了《血疑》,

有甜恋有虐心,

情人变兄妹还要面临生离死别的戏码,

比韩国的《蓝色生死恋》早了25年,

不仅让观众牵肠挂肚,

也让这一对坐稳了国民情侣的位置。

顺便说一句,后来在隔了9年的1984年,

这部《血疑》在中国播放,

立马掀起了收视狂潮,风靡全国。

当时人人都在讨论的山口百惠,

成了父母辈那一代人的女神。

生活哪能处处顺意呢?

人红是非多的百惠,

很快就尝到了身为明星的苦楚。

一家杂志社为了博得眼球,

曝光了百惠私生女身份,

将她的伤疤公诸于世。

而那个抛弃了她们母女的父亲呢,

不仅跑出来三番四次的找她们要钱,

还变本加厉地来和百惠妈妈

争夺明星女儿的抚养权。

这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打着女儿的名头向公司借钱,

利用百惠未成年的法律漏洞,

私自将她像商品一样“卖”给另一家公司,

私吞了全部的转会费,

甚至还戏精上身,

向记者哭诉女儿的种种“劣迹”。

才上高中的百惠忍无可忍,

和这个男人对簿公堂,

花了一大笔钱只为和他断绝关系,

即便是在日后的自传中提及,

都依旧恨意难平!

倔强少女心底血亲离叛的伤痛,

大概也只有三浦友和能抚平,

他发布新歌,歌词唱道:

“从发尖到脚尖,一切都是我的;

孩提时代的小小伤疤,

你的一切都合我意……”

谁都知道山口百惠的眼角,

有一个小时候留下的疤。

旧时车马慢,一生只够爱一人。

这对互生情愫的璧人把暧昧状态

小心翼翼地持续了两年。

1976年,两人一起在夏威夷拍摄广告片,

友和终于向百惠表露了自己的爱意,

并且很老派地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希望可以得到百惠的回复。

突如其来的幸福反倒让百惠不知所措,

年幼时的家庭阴影,

如日中天的演艺事业,

都让她捧着这份感情不敢轻易触碰。

后来足足纠结了半个月,

百惠才打出了那个给友和的电话。

莫笑他们比日剧还拖沓,

那时的人说个爱字是太重的承诺。

他们约定,如果到了百惠20岁

两人还是恋人的话,就直接结婚。

有趣的是,

这银幕情侣成了真,却被影视公司拆了伙,

准备安排百惠跟其他男演员出演情侣,

结果极大地激起了民愤。

这30多年前的cp粉丝可厉害哟,

自发组成了后援抗议团,

坚称百惠和友和才是最理想的情侣。

于是,金童玉女就继续在各种影视剧中谈恋爱,

堂而皇之地大把撒糖,

只是还没公开挑明恋爱关系而已。

1979年1月,两个人生日的月份,

他们再一次一起到夏威夷拍广告,

友和正式向刚满20岁的百惠求了婚,

那恰是他们决定交往时的约定。

之后,百惠在自己的演唱会上,

大方向观众宣布她有了喜欢的人,

台下粉丝异口同声喊出了“三浦友和”的名字。

与此同时,友和也斩钉截铁向媒体宣告:

我们要结婚了!

两位顶级流量公布恋情,

粉丝们却喜闻乐见真心祝福。

然而,令大众意想不到的,

却是在两人正式订立婚约后,

山口百惠郑重宣布:

她将完完全全地退出演艺界,

按自己选择的方式生活。

消息一出,全国炸裂,

粉丝们伤心欲绝,媒体也众说纷纭,

虽说那个年代日本女性

婚后回归家庭是普遍现象,

可21岁的百惠如此年轻且正值事业巅峰。

甚至还有所谓“女权主义”者嘲讽说,

这样的百惠简直是自甘沦落,

和那些依靠丈夫养家度日的

传统日本女性并没有什么区别,

还断言用不了多久她就会再次出山。

但百惠心意坚定

希望自己全心全意地当友和的妻子,

因为在她21年的人生当中,

第一次遇到了值得珍惜的人。

她认为女性真正的自立,

是活在世上能够深深懂得什么最宝贵,

可以是工作,可以是家庭,可以是情侣,

这种“精神上的独立”,

并非只有到社会上工作才算。

友和本来也为百惠的隐退感到惋惜,

但对爱人的决定无条件地支持,

并郑重承诺,会好好守护她一生:

“她放弃了已经拥有的一切,

把自己的人生全部托付给我。

哪怕再迟钝的男人也会明白这样的重任,

当然所有的事情都要由我来承担!”

1980年10月5日,百惠在日本武道馆

举办了自己的最后一场演唱会,

诺大的场馆里座无虚席,人声鼎沸。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

如仙子般降落到这个她挚爱的舞台上,

伴随着歌迷们的泪水和呼唤,

哽咽着告诉所有人:

“我爱的人是友和,我会努力地生活下去……

感谢大家容许我的任性,我会幸福的。”

含泪唱完了最后一首《再见的另一端》后,

她将话筒放在舞台上,毅然转身离去。

告别演出之后,

百惠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

温婉却坚定地回答:

退出演艺圈,我没有任何遗憾。

11月19日,友和在灵南教堂,

迎娶了日本最美的新娘山口百惠,

待百惠如女儿的宇津井健亲自来证婚。

这一年,他28岁,她21岁,

如花美眷,举国祝福,

一切都美好得胜过所有纯爱电影。

从此日本演艺界少了一颗巨星,

银幕上再难见如此登对的璧人,

而尘世烟火中,多了一对恩爱夫妻。

婚后,曾经灼灼发光的明媚少女,

甘之如饴地囿于厨房与婚姻,

为她的爱人洗衣做饭,打理家庭,

认真地经营着自己的小确幸。

1984年,他们的长子出生,

初为人母的百惠并未请人照顾,

包括第二年出生的次子,也都是她亲自带大。

每天坚持五点半起床为他们煮早饭,

驾车接送孩子们上学,参加他们的校园活动

……

曾经的国民偶像过得像所有平凡主妇一般。

山口百惠婚后写了一本自传《苍茫的时刻》,

诚挚的讲述了自己从一个出身寒微的私生女,

随着风浪成长为一位令人瞩目的明星,

再到这段终其一生、只爱一人的婚姻。

没有了百惠作搭档的友和片约锐减,

家里的经济一度很拮据,

面对这些压力,他从来都是默默承担,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守护好百惠和家人,

即便有媒体愿意出一亿日元,

购买他们孩子的一张相片,

这对夫妻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制片商和广告商对百惠的高价邀约时常有之,

但是百惠也依旧坚定地谢绝。

这段婚姻之所以完美,

是因为从来不是单方面的牺牲和付出。

友和曾立下誓言绝对不会出轨,

他说这个给自己的规定不是对妻子的宣言,

而是他心灵深处的决定。

所以在婚后几十年里,

单独留在声色犬马诱惑不断的娱乐圈,

他从未曾做过半点令百惠伤心的事情。

他还主动买下邻近的房子,

把百惠身体不太好的母亲接来照顾,

共享天伦之乐。

世间有多少铭心刻骨的爱情,

在生活柴米油盐的细碎中磨没,

可是这两夫妻在37年的光阴里却从未红过脸。

曾有狗仔在他们家门口蹲守5年,却一无所获。

时光能带走美好的容颜和苗条的身材,

却将发自心底的幸福笑颜定格在脸上。

下雪的时候若不打伞,

是否就会一起白头?

他们的两个孩子

长大后继承了父母的衣钵,

都进入了演艺圈。

大儿子三浦佑太郎是一名歌手,

初出道时,不想沾父母的光,

使用艺名Yuu出唱片,但销量不佳。

可2009年他百惠之子的身份被曝光之后,

曾经无人问津的唱片一下子掀起了抢购潮,

山口百惠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三浦佑太郎

次子三浦贵大从日本著名的医科大学毕业后,

同样也选择了进入演艺圈,以演员的身份出道,

还曾获得获得有“日本奥斯卡”之称的

第35届报知电影奖最佳新人奖。

三浦贵大

兄弟俩聊起父母,

表示并没有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同,

是直到自己出道后才发觉

他们原来曾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一家人其乐融融,

简单却幸福地生活着。

每年的11月22日是日本的“恩爱夫妇日”,

民众们会票选出“最佳名人夫妇”,

而百惠和友和夫妇俩,曾经11年排名第一。

2011年友和也出版了自传《相性》,

字里行间里流淌着细水长流的恬淡幸福。

他曾毫不犹豫地说“下辈子还要娶她”,

也会在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时说,

“谢谢,今后也请多关照。”

一世不长,浮云不少,

抛开名利,守住平淡,

人生始终若初见,

终其一生爱一人,

便是最完美的神话。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