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真的不能化妆?

2017-12-14 11:19:00 搜狐 分享
参与

权志龙不仅化,他的眼妆甚至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个人符号。

17 岁的小正太 Lew 素颜是个可爱男生,化妆后果断妖艳起来 (图片来源:@lookingforlewys)

  除了 GD,现在活跃的流量小鲜肉、各种 “偶像剧” 中出现的男主到男 N,涂个粉底、画个眉、描个眼线,最后再来一个唇膏的完整妆面不在少数,引来一些女生在弹幕里忍不住询问口红色号…当然,日常生活中这么操作的爱美男生隔三岔五就能碰见,有的甚至专业到变成美妆博主,比如 Jeffree Star、James Charles、Lew,精致起来让女生都自愧不如。

你们女朋友的 “老公” 们,每一个都带妆 (图片来源:Soompi)

  虽然化妆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直男癌和深受传统审美 “侵袭” 的女生、长辈眼里,化妆被贴上了各种另类标签——“娘娘腔”、“GAY”、“非主流”…事实上往前回溯,先不说其他人种、国家,我国在周朝的时候,化妆是男性身份地位的象征。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

  化妆从来不是女生的专利

古英国勇士用蓝色的石头涂抹全身,难道是…阿凡达的灵感来源? (图片来源:google)

  根据进化论的某些观点,男性化妆打扮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能从繁衍竞争中脱颖而出,更大几率吸引配偶,和现在女生的精心打扮是一个道理。

吸引异性、吓唬猎物,尼安德特人的妆容用处不小 (图片来源:Live Science)

  有证据显示,比人类先出现的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s,后来被我们的祖先干掉)的男性就开始化妆了,西班牙出土了他们曾用来装红色和黄色 “化妆品” 的贝壳。打猎这种事够阳刚够野性了吧,但不可否认的是化妆品的使用丝毫没有影响他们看起来很 Man。

古埃及贵族的男男女女都热衷于化妆 (图片来源:Pinterest)

  我们比较熟悉的古埃及人同样如此,一部《埃及艳后》让女王浓妆艳抹的形象深入人心,但从出土的壁画、文物中不难发现,当时男性也偏爱同一种妆容,以精致的眼妆而闻名,尤其是长长的杏仁眼,所以眼线恨不得飞到太阳穴。另外,他们很爱孔雀绿眼影,腮红、夸张的高光也必不可少。据说当时这么做是为了向荷鲁斯神致敬,同时抵挡疾病入侵(要不说封建迷信害死人)。

从花俏的衣服就能看出古希腊人肯定不满足于素颜 (图片来源:Radio Panic)

  古希腊人用 “kosmein” 一词代表化妆,对他们来说化妆能更好达到灵与肉的和谐,许多早期希腊基督徒认为,整洁的仪容和精致的妆容是社交的基本礼仪,也是追求内心幸福感的基本要求。

头饰也是古罗马人遮盖脱发的重要饰品 (图片来源:Quora)

  之后的古罗马男性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脸上有血色,一个个都变成腮红的狂热者,甚至还用猪血和猪脂肪混合物当指甲油。当然,最爱的还是在头顶涂抹颜料遮盖秃顶,金色是首选颜色,原来南欧的脱发问题源远流长…然而因为颜料的化学成分问题,却导致了更严重的脱发。

标准 “小白脸”(图片来源:The Sun)

  到了伊丽莎白统治下的英国,化妆广受男性欢迎,他们和女生一样偏爱白得像鬼一样的肤色,用铅粉直接往脸上涂的做法非常 Fashion,为了美少活几年算什么?!

不止爱美,性格也优柔寡断的路易十六 (图片来源:The Sun)

  23 岁就开始秃顶的路易十六,因为自己的“缺陷” 还强迫贵族们一起戴假发,引领了化妆、穿高跟鞋和皮草在皇室贵族间的流行。

  维多利亚时代对男性的审美,那时潮男标配包括高顶礼帽、短斗篷、手杖、杀手裤,非常硬汉地拒绝化妆 (图片来源:google)

  从公元前 4000 年到 18 世纪,全球各地多多少少都有化妆的历史,不分男女。直到 19 世纪中期,化妆才被赋予了强烈的性别特征,当时的维多利亚女王一世认为化妆是俗气的、可憎的,于是无论在皇室还是教会,都会把化妆和虚荣,女性气质和 “魔鬼的工作” 之间形成密切的因果关系。

  随着宗教价值观的传播和不断渗透,世界各地主流文化齐刷刷开始排斥男性化妆,从 19 世纪末到 20 世纪,化妆被当作一个女性专属的东西。直到二战后亚文化和娱乐产业的发展,这种状况才稍有改观。

  化点妆成了前卫男生、男明星 “耍酷” 的选择

  二战后的亚文化群体 Goth、Punks、Glam Rock 等,虽然形式不尽相同,但都代表了反主流的审美价值,男生化妆就是一个重要的体现,黑色眼线成了他们共同的选择。

David Bowie 可以说是近代男士彩妆先锋了 (图片来源:Playbuzz)

  之后的流行巨星 David Bowie 以反常规的女性化妆容和曲风让大家很快记住了他。当然还有:

年轻的 Lou Reed (图片来源:The Daily Beast)

Prince (图片来源:NPR)

Green Day (图片来源:google)

浪子德普哥玩乐队后没事儿也爱化个烟熏妆 (图片来源:Telegraph)

Frank Ocean (图片来源:Hello Giggles)

Adam Lambert (图片来源:Wallpaper)

  再到现在男明星代言化妆品成为一大流行:

木村拓哉当年 Kanebo 的口红广告相信很多人都记忆犹新 (图片来源:Kanebo)

GD 的唇膏广告让我想到 PG One 也有个差不多的… (图片来源:The Saem)

  不管你接不接受、喜不喜欢,这些改变正在悄然发生。不过作为男生,如果一时半会儿还没准备好化妆的话…

  不如先把精致的妆容穿在身上

不了解还真容易误认为是什么新的街头品牌 (图片来源:Pat McGrath Labs)

  有着 “化妆界 Supreme” 之称的 Pat McGrath 最近在潮流名所 Dover Street Market 推出一系列街头服饰,“这个系列灵感源自全世界对 Pat McGrath Labs 的热情,同样包括男生,所以我想创造一种新的、男女皆宜的方式,让不爱化妆的人也可以爱上 Pat McGrath Labs。” Apparel 001 就这样诞生了。

Apparel 001 系列单品 (图片来源:Pat McGrath Labs)

  除了中性化的街头款式,这个系列其实还有一个使用小技巧:印花 “001-006” 代表 Pat McGrath Labs 推出的限定彩妆系列,男生穿衣服,送同系列彩妆给女友是个相当有创意的选择(当然,自己想尝试化起来也是可以的):

GOLD 001,用它轻松 Get 衣服印花同款眼妆 (图片来源:Pat McGrath Labs)

Nicolas Ghesquière 上身(图片来源:@patmcgrath)

  Louis Vuitton 创意总监 Nicolas Ghesquière 已经上身该系列的 MA-1 ,中性且街头的设计不仅适合一般男生的日常穿着,背后醒目的金色眼睛图案可不是随便设计的:

精致的翅膀眼妆(图片来源:Vogue)

  “这来自我为 Maison Margiela 2015 秋冬秀场设计的眼妆,致敬 John Galliano,” McGrath 解释道。

Pat McGrath 为 Comme des Garçons 打造的秀场妆容(图片来源:Pat McGrath)

  选择在 Dover Street Market 正式推出 Apparel 001,也是因为 Pat McGrath 与玲姐的 Comme des Garçons 长期以来保持着密切的合作,总能碰撞出疯狂的火花。

McGrath 为 Givenchy 打造了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 “面具” 系列,说她是个艺术家一点不为过(图片来源:Vogue)

  除非是比较资深的从业人员或化妆爱好者,不然 Pat McGrath 这个名字你可能听都没听过,就像上面提到的那样,她在化妆界的地位和 Supreme 在街头潮流领域差不多,客户名单足够让你咋舌。除了上面那些设计师和品牌外,Prada、Armani、Dolce&Gabbana、Calvin Klein、Balenciaga、Givenchy,John Galliano 时代的 Christian Dior 等几乎所有一线大牌都爱找她。

Kim Kardashian/Rihanna (图片来源:Violet Grey/W Magazine)

  当下最火的女明星,包括 Rihanna、Kim Kardashian、Kendall Jenner 也钟爱她大胆的想法和精致的笔触。

  穿上 Apparel 001 系列会不会让男生变得更容易接受并向往化妆?这个不太好说。但把化妆和 “娘娘腔”、“Gay 里 Gay 气” 完全等同起来的 “传统观念” 确实有失公允。连同性恋都被慢慢接受,化个妆有什么值得区别对待的?

电影《Alexander》,讲述战争之王的故事 (图片来源:google)

  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亚历山大大帝在伊索战争中打败波斯王大流士时,亚历山大扔掉了大流士价值不菲的化妆箱以及香水。但讽刺的是,后来亚历山大游历亚洲,他开始着迷于各种男性化妆、护肤品,还把一路上遇到的植物、香料收集带回雅典,用来开发化妆品。虽然因为爱美、化妆而被整个古代文学史嘲笑讽刺,但丝毫不影响他卓越的战功,并称霸古文明中的最大帝国。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