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趣的贾玲VS好看的高圆圆,你选谁?

2017-11-09 11:47:00 搜狐 分享
参与

  外表和内涵一样重要,同等条件下,你选哪个?

  《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黛西在知道自己生了一个女孩之后,哭着说:

  “哦,我很高兴是个女孩,而且我希望她将来是个傻瓜,这就是女孩在这世界上最好的出路——当一个美丽的小傻瓜。”

做一个Beautiful Fool?我知道很多女孩已经翻了个大白眼。

  小说写于上世纪20年代的美国,女权主义也闹了好几十年。

  时至今日,女人就不用装傻了?天知道。

  但美貌一直是硬通货却是真的。

你们从小到大,有没有被这种话骗过?

  小时候老师说:心灵美才是真的美,你们只需要好好学习。

  长大了找不到男票,你妈忽悠你:男人都喜欢聪明的。

  回家外婆一见到你就讲:多吃点,你一点都不胖。

  相亲失败闺蜜安慰你:是那个男的眼瞎。

  前男友含情脉脉看着你:我就喜欢你纯天然不做作的样子。

  然后你真信了,然后你就心安理得做了好多年120斤女孩,顶着一张随心所欲的素颜脸做人海茫茫中的一员。

  做一个普通人没什么不好,可如果你不甘于做一个普通人呢?

  做人要诚实,就像高晓松老师和吴彦祖老师放在你面前,无数姑娘会说,有趣的灵魂实在太重要,所以我选吴彦祖老师。

所长也是花了20多年才领悟出这个道理:

  外表和内涵一样重要,同等条件下,外表先行。

  01

  美,是你和这个世界的互动

  以前看过一个著名的4A广告公司女总监的采访,说她拼命工作了十几年,成为业内大牛后,一个偶然的机会同事跟她不小心透露,当年我们都很怕你,你看上去很严肃。

  她这才意识到,原来在她不笑的时候,五官看上去真的很凶。

  这给她的触动很大,所以决定自己以后在工作场合要多带一些微笑。(好像她也一直单身)

  当时我没回味出多少来,只对这个细节印象很深。

  现在一想真想拍大腿:原来这就是“女强人”的问题所在,女人如果忘记了自己的性别,不光是言行举止,连长相都会雄性化。

  我自己也有这个问题,从小到大,天生散发着“冷气机”气质。

  有一天某个要好的同学告诉我,你知道吗,平时你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像在生气哎。

  我听了心里也很冤枉:啊?有吗?可是我只是在很正常地放松啊,为什么照镜子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凶呢?

  直到我有次看到别人帮我拍的视频,我才恍然大悟:

  平时照镜子,我会下意识睁大眼睛,只有镜头里才会看到别人眼中的你到底长什么样。而我的眼角、嘴角在放松的时候线条都是下垂的,看上去当然是黑口黑面,别人欠你几千万的样子啊。

  我又要引用鸡汤鼻祖山本耀司的那句话了:“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

  一开始我是想过,看上去凶就多微笑呗,爱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嘛!

  有动过改一改眼睛形状的念头,但也是一闪而过。

  一是怕麻烦,二是懒,三是文艺女中年的垂死挣扎和惯性安慰自己,自然,自然多美啊!

  这方面我要感谢我的两个来自东北的大闺蜜。

  认识她们好多年后有一天我突然醍醐灌顶,问其中的一个,你的双眼皮是不是割的呀?

  她头也不抬说,是啊。又指着另一个闺蜜说,她的也是啊。

  两个人此时都在淡定地开黑,留下一个内心万马奔腾的我。

然后我就停止了装B多年的灵魂拷问,第二天就去九院挂专家号了。

  熬过了4个月肿的像鬼的日子以后,亲们,想知道所长的内心活动吗?我觉得这钱花得太值了!

  以前你一定听过120斤的人生和100斤的人生不一样,然后觉得嗤之以鼻吧?

  所长说,睁得开的眼睛和睁不开的眼睛的人生也完全不一样!用人格担保!

  因为我可以很放松地做自己,不用瞪眼睛瞪到抬头纹都出来,而别人还以为我在摆臭脸了。光是这条,就值得我开瓶香槟。

  另外就是吃瓜群众对你的视觉感受不一样了,正向反馈更多了。

  比如以前觉得你不好接近的人,现在觉得你比较面善,这种正向反馈又反过来增强了我自己的自我评价,所以多少对人生能量是有正循环作用的。

  行为心理学里也提到过,人的着装会塑造人的心理活动 ,比如你穿了隆重的礼服,就会格外注意仪态;你穿了居家服,就会格外放松。

  在你颜值提升了以后,自然也要开始打扮,让你的一言一行配得上这张脸不是?

  作为一个中年妇女,割双眼皮之前,我只是单纯想让提个精神开个运,并没有抱着人生就此翻天覆地的妄念,不过真的执行了这件事后得到的正面结果,倒是蛮出乎我意料的。

  我记得有人说过,在你35岁的时候,如果觉得人生进入困局,那就去想办法改变你的外貌。

  仔细想想,其实很有道理。

  02

  美,是女人的尊严

  再来说说我外婆。

  外婆是我见过的对美最执着的女人。

  她年轻时是小学老师,爱梳两个大辫子,讲话柔声细语,如春风拂面。

每次见到她,都是未曾见人,笑语先闻。老远就能听见她亲热地喊我的小名。

  我十几岁时放学,她还常常在楼下接我,有一次坐出租车回家,司机得知那是我外婆,惊掉了下巴,他以为那是我母亲。

  外婆是很要漂亮的,早晨第一件事是画眉毛、涂口红、擦香水,因为发量不多,早早就为自己购置了假发,戴着非常精神。

  她夏天必穿长裙,秋冬爱穿风衣,每天都要去公园里跳交谊舞,然后去隔壁的医院开一点药,再散步回来。

  旁人都说我外婆好福气,因为从来不需要她做家务,家里的一切由我外公一手包办。

  不过旁人并不知道那是因为我外婆从年轻时就是一个孱弱多病身:冠心病、胆囊炎、胃很早就被切除了一半。若不是她天天锻炼,严格就医,可能根本走不到今天。

  人们永远看到一个美丽、娇嗲的外婆,看不到她背后的顽强和自律。

后来外婆年纪大了,走路腿脚不便,慢慢地,公园也不去了。

  即便这样,外婆在家里的时候,也不会忘记画眉毛。

  今年外婆92了,后来出了意外,晚上因为外公咳嗽,他俩调换了个方向睡觉,就因为换了多年的睡觉习惯,半夜她翻身起床,掉下了床去,这么一摔,就摔出了事。

  外婆后来进了ICU,她醒过来见到我妈第一句话是:啊呀,我这么躺着,不漂亮了。

  我妈心领神会,火速从家里拿来了帽子给她戴上,外婆才觉得自己不像“光榔头”。

  “人不美,毋宁死”的外婆,就靠这股顽强的生命力,奇迹般地从ICU里又活了过来。

  那一跤摔到了颈椎,她依然高位截瘫,但几个月后,她已经能独立坐着两个小时打麻将,谈笑风生。

  外婆从不高声讲话,外婆对外公一直温柔甚至发嗲,外婆从不忘记自己应该漂亮,而外婆实际上是我们家族里最强大的女人。

  外婆是我的偶像。

  03

  美,是你自己的选择

  另一位鸡汤鼻祖香奈儿女士也说:

  “女人20岁的面容是与生俱来的,30岁的面容是生活塑造的,40岁的面容是我们自己要负责的。”

过了30以后,我才逐渐对“负责”这个词不那么抗拒了。

  负责二字,包含了负重,亦包含了选择,它叫你自律,也给你自由。

  因为岁月会逐渐告诉你一个真理:你的长相包含了你的一切。

  你怎么选择度过你的人生,吃什么食物、做什么运动、穿什么衣服、和什么人交往、快乐与否、是不是有爱、焦虑还是轻松,统统写在脸上。

  你可以改变,可以不变,都是你的选择。但总之,你终于拥有了和真实的自我相匹配的容貌。

  不必为了政治正确,就不敢承认我们对外表的迷恋。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从来、一直都是。

  因为美,一直都是人类的追求。

  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战争就源于三位女神谁最美丽的争论,直接诱因则是绝世美女海伦的归属,然而当大美女海伦登上城墙时,特洛伊的元老们都不得不承认,为了这样的美人,再打上十年战争也值得。

  我也不想再举例说明美貌在这个社会能占尽多少优势,因为这自古以来就是事实。

  只是天然的美貌被认为是基因的遗产,后天的美貌则总是被视为作弊。

  但现实中,有人会甘于贫穷,有人会满足于无名,但几乎没有人会耽于丑陋。

  作为一名女士,现代社会对你的要求更加苛刻,除了能干,也不能难看。

  最诡异的是,假如你凭自己的能力,想决定自己的长相,承担整容手术的风险,还要屏蔽各种非议才行。

  你这样挺好的,干嘛要去动刀?

  一把年纪了,瞎折腾啥?

  你怕不是出了什么心理问题吧?

  我周围有很多不在意外表的女性朋友,活得惬意自然,或有自己的事业,或带娃弄儿,幸福舒展,我觉得挺好。

  也有像我一样,就是害怕变老,就是想跟自己的天然丑较劲,那就大大方方去装修一下不满意的地方。

  照我好友的说法:“在确保承重墙稳固的前提下,坚决支持你们按照个人审美喜好折腾室内装修风格。”

  就像吃素党和吃肉党可以和平共存,天然美党和后天美党当然也能和平共处。

  但大家谁也别打击谁,谁也别认为谁更高尚。这不是更好吗?

  所以,想去变美的,去吧,别理会那些嗡嗡嗡的杂音。

  女神们,加油咯!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