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这些是伦敦时尚艺术圈内人士最爱的吃喝玩乐去处

2017-11-07 11:31:00 搜狐 分享
参与

  Insiders |城市特辑

  不同的城市美学会让我们发现生活的另一面。XER以伦敦为起点,让圈内人带你探索城市。 无论是因为够新潮还是够经典,在伦敦西区的这五家店铺的确有其不败的缘由。如果你有更多不败店铺的故事,也请留下。

  “厌倦了伦敦就厌倦了生活。” 这句话早已被说烂了。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 在伦敦都会找到喜欢的生活方式和适合自己的风格。 这座城市的魅力在于它沉稳中,不断有更潮流、更有趣的地方出现,给人无限探索新鲜事物的机会。

  beau monde: 指的是上流社会和时尚世界。

  也有时尚社交圈的含义。

  资深“伦敦客”对一家时髦餐厅的感情

  就像是一个用情猛烈的花花公子,

  爱的时候非你莫属, 变心变得却也快,

  因为这里总会有更火辣, 更棒的地方来取代现在的“娇宠”,

  并成为伦敦beau monde新潮地。

  然而伦敦文艺圈时髦的精英男女

  却总是对那么几个地方情有独钟。

  这篇为大家 推荐五个伦敦时尚艺术圈内人最爱流连的场所

  教你如何像最资深的伦敦beau monde一样出入伦敦。

  Chiltern Firehouse

  带动了周边房价上涨

  如果非要选一家伦敦beau monde 最爱的戏乐场, Chiltern Firehouse绝居翘楚之位。英国名媛Poppy Delevingne (Cara Delevingne的姐姐)选在这里举办自己婚礼的After party;高古轩与白立方画廊的老板在这里宴请高端客户;比尔克林顿曾在Chiltern的酒吧跟着Billie Holiday的音乐翩翩起舞;超模Naomi Campbell说她爱Chiltern Firehouse给人们的隐私空间。

  Chiltern Firehouse的前身是一个维多利亚时期新哥特建筑风格的废弃消防站。几年前被同时拥有纽约的The Mercer Hotel和好莱坞的Chateau Marmont的酒店业大亨Andre Balazs(也是乌玛·瑟曼Uma Thurman的前男友)买下后,找来了Google CEO Eric Schmidt在内的大牌投资人一起投资改建的,将其打造成了伦敦2014年以来最受时尚艺术界以及各界精英男女喜爱的消遣场所。

▲Chiltern Firehouse中纽约酒馆风格的餐馆

  这里甚至菜单的用词都是请来了前康坦纳仕集团的编辑总监James Truman, 精心选取精准词汇写下来的!

  整个酒店餐厅及酒吧的设计充满了浪漫与怀旧的味道,室内选择桃粉和金色的色调,仿佛置身在长岛的日落之下,又像是一直坐在圣诞壁炉火光旁般的温馨。

  酒店老板Andre Balazs说在色调的选择上,他信奉利兹凯尔顿酒店创始人Cesar Ritz的哲学“Women’s faces turn that crucial bit more beautiful beneath a peach glow”(女人的脸在桃色的微光下变得更加动人)

  室内用的香薰也很讲究,由香水大师Azzi Glassier设计。正如大师本人所说“味道能够让人回忆起过去欢快的时光”

  这里有着一种旧时的好莱坞魅力, 仿佛置身上个世纪的老电影场景之中,却又不失21世纪的时髦,连服务生的工作服都是英国潮牌Emilia Wickstead 提供的。

伦敦的一天可以从在Chiltern Firehouse 的Brunch 开始,再回到在这里,边喝鸡尾酒边谈谈情说说爱结束。

顺便说一句,Chiltern Firehouse的酒店的室内装潢是由顶尖的酒店室内设计公司Archer Humphryes Architects 打造的。

  Chiltern Firehouse是酒店业的又一传奇佳话,它的红火甚至带动了周边Marylebone地区的房价。也带动了所在的Chiltern Street上各种小众时尚品牌的生意。

▲Chiltern Firehouse附近的Cire Trudon蜡烛店

▲Chiltern Firehouse附近的Monocle Cafe

   最容易拍进Instagram的餐厅榜首

  “Toast to our short attention span.” (为我们对某人某地的三分钟热情干杯) ,这样的话对于所有伦敦来去匆忙的单身男女和对伦敦热爱玩乐的文艺精英来说,再适合不过。可伦敦的beau monde却爱Sketch爱了十年,实属不易。

  调皮有趣,喜剧色彩,异想天开又诙谐幽默是用来形容Sketch的词。Sketch支持当代艺术的发展,因此每隔几年便会与一位当代艺术家合作,更换餐厅的装潢。 2012年与Tuner Prize获得者艺术家兼音乐家Martin Creed的合作大获成功后, 英国著名的视觉艺术家David Shirgley诙谐幽默的黑白漫画也进驻到Sketch,搭配淡粉色的甜蜜室内装修。这也让Sketch 的粉色餐厅常年蝉联最容易拍进Instagram的餐厅的榜首。

下午茶的餐具也是由David Shirgley设计:

在Sketch的The Parlour 也可享用精美的下午茶:

其实这里最有名的还是它的“蛋蛋”厕所,室内运用多媒体音效,让客人在厕所里能听到鸟鸣的声音:

店铺信息:

    餐厅与时尚买手店为一体

  位于Chelsea Kings Road上的Bluebird是最能代表典型英伦式切尔西风格的,一家结合了餐厅与时尚买手店为一体的热门店。

  阳光明媚的夏日中午在这里吃brunch可以肆意地欣赏一下典型的切尔西男孩。再多坐一会儿,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英国民众对于英国的中上产私立学校青年又爱又恨。

冬天餐厅为客人提供了暖暖的毯子, 可以继续坐在外面享用食物。

虽然食物不大好吃。

  一个纯粹的英国人的味蕾就像他们的脾性一样,非常中庸和不具批判性。 好在英国人把创造力表现在了他们的时尚、电影、音乐和艺术上了。

Bluebird自带的买手店集合了服饰、护肤品、家居用品和潮牌,还有一家小众艺术类书店。

女士们也可以在这里修眉毛,做指甲。

Bluebird的买手店也非常支持年轻的时尚插画家,偶尔会在店里办一场限时展览。

  

  有品又有钱人的最爱

  在伦敦文艺界的重量级人物宴请宾客的地方是位于Davies Street上,高古轩画廊旁边的C London。这里也是贝克汉姆, Formula One(F1方程式赛车) 老板Bernie Ecclestone的最爱。

  用5到10倍的价钱吃一顿味道平平的意大利餐,让人心满意足的不是吃到胃里的食物,而是在这里可以观察到的欧洲上流社会男女时尚形态。

  其实关于C London 有一个非常有趣的法律纠纷故事。它之前叫Cipriani London,两个创始人 Arrigo和Giuseppe Cipriani 是著名的Hotel Cipriani的儿子和孙子。

▲Hotel Cipriani, Venice

  他们的祖父在1931年的威尼斯创立了有名的Harry’s Bar, 并在1958年开设了Hotel Cipriani。

▲Hotel Cipriani, Venice

  但是整个家族在40几年前把所有的股份卖给了The Oriental Express Group,后者认为伦敦的这家餐厅使用Cipriani 这个名字侵犯了Hotel Cipriani 长久以来精心维护的品牌, 并将Cipriani家族告上了法庭。

▲Hotel Cipriani, Venice

  结果Cipriani家族输了官司,不得不把餐厅改名为C London 。有趣的是C London 旁边的墙上写着这样一句话: “太多法律,太少案例。”

  这里是伦敦的第一家酒店

  伦敦许多大画廊的老板都喜欢来Claridge's ,每年Claridge's都会邀请一位是时装设计师为酒店大堂布置上最美的圣诞树。

▲2012年Alexander McQueen设计的圣诞树

▲Burberry为2015年圣诞树的设计

  ▲2016年的设计师是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兼伦敦皇家艺术院校长的Sir Jony Ive和苹果公司的设计总监Marc Newson。

  Claridge’s有渊远的历史,是伦敦第一家酒店,维多利亚女王也曾下榻这里。

  其实这里的兴起是因一战之后许多流亡的欧洲贵族在这里留住。而二战之后, Winston Churchill(丘吉尔)在1945年的大选中失利后,也暂时入住了Claridge’s 的套房。

当然作为伦敦最好的酒店之一,它的下午茶也非常有名。

Tom Ford 曾说Claridge's的The Fumoir Bar 是自己最喜欢的酒吧。在英国禁止室内吸烟之前这里是一个雪茄吧。

▲The Fumoir Bar

  Claridge's中的米其林餐厅Fera也很有趣,它的概念是让客人从多重感官上感受到自然食材的质感、味道和触觉。

 

责编:王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