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件打印出来的衣服可以卖30万?

2017-08-07 11:02:00 SOFRESHTOWEAR 分享
参与

 

  据说吕克贝松导演的《星际特工》(《Vale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这两天在敲内地上映的档期,预计有可能会定在8月下旬上映。

  整部片子总投资2.1亿美元,光特效就砸了1.3亿美元 ,按理说应该是一部史诗级的科幻巨片。

但再看看演员表,就有一种可能是要斥巨资拍一部时装大片的感觉

  男主角请了Prada代言人小绿魔,女主角请的是当模特出身的Cara,而女配角则祭出了Riri。

除此以外,吴亦凡在电影里也客串了一个角色——Cara和小绿魔的一枚队友。

  整部戏连跑龙套根本看不清脸的外星人角色都是请时尚圈各种一线模特演的,可以感受到吕克贝松为了掏光全世界粉丝钱包的良苦用心。

 

  △比如电影里的这个外星人是维密模特Pauline Hoarau

 

  电影好不好看先不说(因为Fresh君也还没看过),就单从时装的角度来说,剧组确实还是相当上心的。

  因为电影里的整个未来世界是完全虚构来的,所以关于“里面的人物(包括外星人)究竟该穿什么样的衣服才显得足够牛X”这个问题,吕克贝松从2015年就开始面对全世界网友征集创意。

 

  △吕克贝松在和这部电影的戏服设计师一起敲定每一个人的衣服

 

  最后征集出来的创意包括:

  摘掉帽子就能自动变装的演出服��

  可以开屏的孔雀礼服��

还有外星少女的仙女裙(反正人物和衣服太多,就不一一剧透了)��

然而,整个剧组的用心还不仅仅局限于剧里,剧外也相当费心:

  为了让自己的红毯首映礼服能配上1亿多美元的未来感特效 ,女主角Cara和维密模特Pauline Hoarau在首映礼当天同时选择了同一个品牌的衣服,都打扮得像个外星人��

今天Fresh君想聊的其实就是这两件像外星人一样的衣服��

  它们都来自设计师Iris Van Herpen的同名品牌,同样属于高级定制系列,但可不是那种普通的高定。

 

  △Iris Van Herpen和她设计的衣服

 

  这个“不普通”不是体现在价格上。可以说就算你有足够多的钱去买香奈儿和爱马仕,就算你有几千万的豪宅,一辈子也未必会穿上一件这样的衣服。

  Iris Van Herpen设计的衣服,最典型的特征是,根本不用针线,但最终出来的效果能美得让你眩晕。

 

  △Iris Van Herpen 2017秋冬高级定制

 

  动起来的效果就像是3D特效��

定格的时候像一幅画。

每走一步又能变出一种韵律来��

可以说比《星际特工》里的时装更具有科幻色彩和想象力。

即使是浑身上下只戴着一件Iris van herpen设计的头饰,都美得让人心跳停拍。

之所以超越人们的想象,是因为这些衣服确实 都是用最新科技制作的,远远超越时代

  很多人可能见过Iris Van Herpen在2011年设计过的一件衣服,把水花飞溅的美妙瞬间定格下来让模特穿在身上��

  这件当时刷爆各大时装评论的水花装是她和伦敦建筑师Daniel Widrig跨界合作的3D打印系列,有一种让科技与自然规律抗衡的艺术感。

这个系列问世以后,Iris Van Herpen的3D打印裙子就被《TIME》杂志评为Best Inventions of the year 2011(2011年最伟大的发明) 之一。

人家做衣服用缝纫机,而她用3D打印机就可以。

  下面这件灰姑娘看了都想穿的透明水晶礼服,是她与意大利建筑师Niccolò Casas和3D Systems合作完成的,采用了光固化快速成形技术(听不懂),反正说她是半个科学家也一点不过分。

除了衣服,她还把3D打印技术用在凉鞋上。

把3d打印和水晶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脚踩水晶的效果。

那么,这种3D打印的裙子和鞋子,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拿2017年春夏高定这条裙子来举例:

先要在电脑CAD中建立物体的三维模型,并将模型分成多层结构。

  然后取原材料放入3D打印机内,机器将材料融化后喷出,打印出物件的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当所有层都打完时,所需要的物体就出现了。

  当所有层都打完时,还要按照廓形拼接成一个整体,就像拼乐高玩具一样。虽然有科学技术的帮忙,但前期的准备和每一步骤都需要精确的数据支持,每个环节都需要十分严谨。成本当然也很高。

当然,做高科技的时装定制,创意也不能仅限于3D打印啊。

  Iris van herpen经常变着花样玩面料。 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都给她拿来做衣服,看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更不知道怎么做的。

  比如说用皮革加上水晶的点缀做成电网一样的结构。

细节处各材质之间也相互连接,精细程度令人咋舌��

她还能在化学实验室里找到美的灵感。

  下面这件礼服是用硅胶与三乙酸酯做成像盔甲的架构,再把天鹅绒包裹在里面定型达到的效果��

  要做出这种美到窒息的高科技时装,对设计师要求太高。不仅要懂科技,有创意,还要求他们制作时装的手工艺功底也能达到高级定制级别。

  Iris van herpen本人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过:“其实高科技只是作为一个辅助,可以确保材质和形状的精准性,但时装的设计语言还是由创造力和工艺决定的。”

  上面这条裙子被包裹上了一层虹彩珠光涂层面料,远看就是肉色,近看会变幻色彩。有种毒蛇般的效果,又美又危险��

  很多人看到这里可能会在脑袋里冒出一个问号:就算它们美吧,不过也太怪了,究竟什么人才会穿这种衣服呢???

  比如明星啊。因为这么牛X和特别的效果,实在太适合在电影、MV、演唱会上出现。

  Iris Van Herpen的第一个明星客户是Lady Gaga。

  2009年的时候,Gaga为了宣传自己的一瓶香水,需要把自己穿成一瓶香水 。于是,她找Iris定做了这件惊世骇俗的衣服,当时基本可以说是挑战人们的认知底线了。

再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明星找上门来。有不少电影、MV,演唱会里的时装都出自Iris van herpen之手。

  Bjork就是Iris Van Herpen的超级大客户,不管是去领奖,开演唱会,还是拍摄音乐录影带都必须穿上最新一季的高定系列。

  刚才提到的水花装,容祖儿开演唱会时也定制过,据说花了30万人名币(其实在高定里也不算太贵),当时是黄伟文强烈推荐容祖儿定的,因为他本人是Iris Van Herpen的超级粉丝。最后迎着光的效果,确实到现在看还相当经典。

Taylor Swift在《bad blood》的音乐录影带穿过一双IVH的3D高跟鞋,和科幻主题特别搭调。

官方说像音箱,但我觉得也挺像芦笋。

  Beyonce在《MINE》的mv里也穿过Iris Van Herpen的衣服,这件衣服能在纯黑的背景里散发出无焦点的金属光泽,让画面很有质感。

这件衣服在大片里的效果更令人咂舌,有着像水一样流动的光泽感。

而更多Iris van herpen的高科技时装都被拿去拍了时装大片。

  比如宋佳在今年4月的《FIGARO》杂志上就穿过一件IVH的3D水晶装,效果绝对不是普通的时装能超越的 ��

美国版《VOGUE》为了给魔幻的《神奇动物去哪里》拍时装大片,也找Iris van herpen借过衣服。KK身上这件裙子就是��

这条裙子来自Seijaku系列,它在日语里是“静寂”的意思。

  甚至有一些你们想不到的作品也出自她的手 ,比如吕克贝松上一部作品《超体》里,寡姐身上这件衣服就是找Iris van herpen定做的。

  这件看上去很普通的小黑裙,其实有感光材质 ,Lucy刀枪不入的时候就会泛出密布的光点,也是相当细心的设定。

聊来聊去,基本都是明星们在穿。

  问题是这种像外星人一样的高定衣服那么费心制作出来,不能只拿来做演出服吧。究竟有没有普通顾客会买单并且敢穿出门呢?

答案是还真的有,比如英国富得流油的名媛Daphne Guinnes。

  她有收藏高定的爱好,家里一共有五六百件高定衣服,非常爱买Iris van herpen,也真的敢穿出门。

 

  △左:Daphne Guinnes

 

  水花装这么夸张的礼服她也定做了一件,拿来拍照还是极美的��

  Daphne Guinnes买Iris Van Herpen的理由也相当简单,就是不喜欢和别人撞衫,反正只要有其他人穿过仿过的款式(包括高定),她是不会再穿的。

  所以,对于那些连高定都已经穿腻了的人来说,这样的衣服才算是高定中的高定, 因为任何人用针线都仿不来,只有穿上一套这样的衣服,才算是真正的人生巅峰。

  最后,

  有人可能会觉得像Daphne Guinnes这样的富豪实在是有钱没处花,到处乱烧钱。

  没错,确实就是赤裸裸地烧钱。不过,并不代表买这些看上去很鸡肋的衣服就没有意义。

  其实汽车刚诞生的时候,也是个没什么卵用的东西,跑得不比驴快多少,还特别颠,当时也只有一些烧钱的“神经病”愿意买单。

  在手机还没出现的时候,这世界上有一种叫大哥大的东西,九十年代大概几万块才能买上一只,性价比极低,当时也只是拿来烧钱的玩具。

  但就是因为有人花真金白银支持,才让这两个行业变出了最终的汽车和手机。

  所以,还是应该感谢世界上有一群“神经病”在支持这种又贵又不实穿的科技高定时装,才能让他们的技术能越来越成熟。

  据说Iris van herpen现在已经可以做一些普通人也买得起还能穿得出去的成衣,同样不用针线,而是3D打印技术。

  比如用3D打印出蕾丝��

流苏��

和绗缝��

这些现在看来不切实际的衣服,或许就是我们的未来。

  

 

责编:王慧